第六章 暗里交锋
  秦书乖乖的点了点头,娘走的时候嘱咐了他,凡事都要听姐姐的。

  “知道了,姐姐,我要是看累了,就会到你那里去玩的。姐姐你也赶紧回去吧,我听林妈妈说了你生病了不能够在外面久呆的。”

  秦苑听着他这么小的人儿,说着这么懂事的话,眼泪差点流了出来,她笑着应了一声,再与秦书说了几句后,就被青荷扶着回到了房间里面。

  “小姐,要不要奴婢再去摘些花过来,奴婢听花院里面的人说,有好多花已经开了,奴婢来的时候路过了一下,那花开得可真是好看。”青荷头上的伤已经好了,因着大夫用心,所以也没有留下什么伤疤。

  “正好春风明媚,咱们就去那里看看。”秦苑笑着答应了,青荷立马准备着披风,叫了红玉一起过去伺候着。

  秦府里面的花院算是比较金贵的地方,平日里院子里面的夫人姨娘想要鲜花,都是花院供应过来的,当然,这个时节想看花的话,只能够去花院了,毕竟现在天气还挺冷的,花都是在暖房里面开着。

  路上,倒是碰到了李姨娘带着秦颖出来散步,瞧她满面春风的样子,估计昨晚儿上秦中正又往她的被窝里面钻了,这一对狗男女可真是不知羞耻。

  “唉哟,这不是大小姐吗?你怎么在这里呢?不是说生病了吗?怎么还把大小姐扶出来啊,要是再染个风寒那可就麻烦了。”李姨娘夸张的大叫了一声,捂着嘴巴眼神带着责怪的看着青荷和红玉两个丫环。

  秦颖看到秦苑眼里是赤.裸.裸.的得意,昨天晚上爹爹可是又在玉苑休息的,这样的殊荣就只有她的娘亲有,就算到时候夫人回来了,自己娘亲的地位也是稳稳的。

  “娘,你管她作什么?她自己要作死难道咱们还能够管不成?”秦颖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屑的说道。

  秦苑似乎十分好脾气的笑了笑,语气轻柔得似乎可以滴出水来,但是眼神却是如刀般的再刮着秦颖的脸:“妹妹的教养可真是越来越好的,不愧是姨娘教出来的人,果然性情也像姨娘呢!不过作为一个妾生的孩子,嫡庶之分还是要分得清楚的,姐姐也不想妹妹出去的时候,被人骂作没教养,说妹妹是只长了脸不长脑子的草包美人。”

  李姨娘和秦颖听着她的话,心里怒得不行,嫡庶之分,现在白氏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想着什么美事呢!但是到底是在院子里面,而且周围还有这么多的下人。李姨娘吞下了这些话,脸上的笑容僵得像是被冻了一样。

  “瞧大小姐说得这话,颖娘也是老爷的女儿,你这样骂她,岂不是再说老爷,这可如何是好,若是传到了老爷的耳朵里面,恐怕老爷会责怪于小姐。原本小姐就不讨老爷的喜欢了,若是再惹恼了老爷,这日子可怎么过……况且,就算大小姐不在意,也得想想小少爷啊!”

  秦颖是个直脑子,等李姨娘一说完话,便怒瞪了秦苑一眼,急咧咧的骂了一句:“你说什么呢,你这个病歪歪的家伙……”秦颖向来其实没有什么脑子,不过她脑子是没有脑子,想法极其恶毒,要说她吧,没有遗传到她娘亲的智商,只遗传到了她娘亲的狠毒。

  李姨娘拉住了自家的女儿,就怕她到时候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来,她现在就算是再受宠,但是夫人还没有废掉呢,要是夫人废掉了,她倒是可以安心的作起宠妾,以后在秦家横着走,但是现在还不行,刚才的这番话,也是拿捏着秦苑不敢告到老爷那里。

  “哎哟,颖娘就是不会说话,这可真是的,大小姐你也是来赏花的吧!不如一同去了。”李姨娘脸上的笑越显娇媚了,对于一个小孩子,她还是有手段的。

  不过,秦苑没有给她这个面子,她是秦家的嫡女,你一个姨娘来这里凑什么热闹,正如林妈妈所说的,姨娘的位置跟奴仆差不了多少,瞧瞧秦家的姨娘也不少了,但是人家没了秦中正的宠爱,过得连狗都不如。

  姨娘们生的儿女倒是没有怎么怠慢,毕竟女儿们到时候可以联姻,要是个个长得娇美的话也能够为秦家带来的一定的利益,说到儿子的话也能够帮着老子打理事业,要是人长得帅也是可以联姻的,虽然娶进来的媳妇儿可能长得不是这么美观。

  “还是不用了,道不同怎么能一起去赏花,我看你还是走另一条路吧!”说这话的时候,秦苑的眼神明显带了些不屑,似乎李姨娘在她的眼里只不过是个玩意儿。

  但是眼神这玩意儿她爱怎么用就怎么用,反正她也没有动手打李姨娘,就算李姨娘真真切切的发现了,心里头暗恨也没有办法发飙,因为她还没有自信到一巴掌打到秦苑的脸上,到时候还能够全身而退。

  说到底,还是因为李姨娘自己也顾忌着自己是妾的身份,但是,秦苑明白的,再过几天这个李姨娘再也不会觉得自己是妾了,她会横行八道的像个王八一样。

  “呵呵,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不强求了,希望大小姐到时候好好赏花。”李姨娘咬着牙齿说完这句话后,便带着秦颖愤愤的走了另一条小路。

  青荷看着她们这么离开,心里面倒是有些担心了,李姨娘到时候不会去跟老爷告状吧,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小姐,要是李姨娘在老爷面前说您的坏话,那可怎么办啊!”青荷下意识的咬着嘴唇说道。

  站在一旁的红玉,倒是显得十分的愤怒,她对着秦苑说道:“小姐,咱们不怕她们,小姐您可是这秦府的嫡女,这二小姐不过就是个妾生的,哪里会比得上您高贵。要是老夫人还在这里就好了,若是她还在,小腿哪里还会受这样的蹉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