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可怜的姑娘
  当时二十大板打下去,林妈妈的命差点去了半条,从那以后她的身体就一直不见好,最后过了一年后就去世了,当时林妈妈的死不仅对秦夫人是个打击,对于秦苑也是个打击。当时的秦苑从来没有想过林妈妈会这样离开这个世上,她拖着病本在秦家硬生生的拖了一年,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活下来。

  现在秦苑回想,觉得或许林妈妈之所以会拖着病体,就是因为她放心不下秦苑他们,所以才会咬牙坚持,秦夫人的娘家白家已经没有了没落了,若是林妈妈也不在了,那他们不是会被那些姨娘欺负得更厉害。

  “妈妈,我没有事情,我马上就会好起来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想喝点粥。”秦苑庆幸的笑着,至少她睁睛睁得及时,她的林妈妈现在还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的眼前。

  想起那天眼前的血红,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父亲做的事情,所以现在她重生而来,从现在开始她要让那些人好好的尝尝她所受的苦。

  林妈妈一听到她想要听东西,立马高兴了跳了起来:“好,好,妈妈现在就让小厨房您做,您在这里稍坐一会儿,红玉,你还在这里愣着干嘛?赶紧拿了药去煎,记着,别让别人碰这个药,知道吗?”

  红玉听了林妈妈的话,心惊肉跳的应下了,这话的信息太大了,她也不敢掉以轻心了,现在玉荷院可不是以前的玉荷院了,现在夫人也不在,也没有人护着这里了。

  “妈妈,奴婢知道了,小姐奴婢先出去了。”红玉拿了药方去药房里面拿药。

  其他的丫环们也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了,林妈妈一个人在这里照顾着秦苑,她拿着热毛巾一边为她擦手,一边问起了落水的事情。

  大宅院里面的龌龊数不胜数,林妈妈自然是知道里面的猫腻,她完全觉得自家的小姐,不会跑到水边而且还会失足掉了下去,因为她经常会教导自家的小小姐,不要到水里面去,这大院里面姨娘这么多,不得宠得得宠的一大堆,姑娘公子也一大堆,谁知道哪个心里装了坏心。

  “小姐,您到底是怎么掉到水里面去的,老奴问了青荷也没有听到她说得清楚,只是说当时她看到的时候您已经在湖里面了,老奴平时不是常与您说不要到偏僻的地方去,不要去水边危险的地方玩耍吗?而且这寒冬腊月的,若是冻坏了身子骨可怎么办啊!”

  还有一些话林妈妈没有说出来,这若是把身体冻坏了,以后可能会子嗣艰难,这城里面有多少庶女身体多少有些问题,林妈妈以前也看到过许多姑娘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落水,到最后无一不是子嗣困难,只因为落水的时候受了寒,再加上还小。

  秦苑低垂着眼,精致的小脸上显出了几分脆弱:“妈妈,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到后面有人推了我一把,但是想要回头看的时候,我已经掉进水里了。”秦苑似乎还能够感觉到水流进到耳鼻的感觉,那种濒死的感觉只要经历过一次就忘不了。

  林妈妈看着她的小可怜样,伸出了手搂着她,轻轻的抚着她的背:“小姐,您要坚强,只要等到夫人回来了日子就好过了,妈妈没用,没有办法保护得了小姐。若是白家还在的话,恐怕老爷就不会这么对小姐了。”

  就算是白家还在,恐怕秦中正享受着白家的资源时,也会在背里面诅咒着白家赶紧倒了,现在白家终于是散掉了,他心里面肯定是高兴得想要鼓掌。因为白家原本的祖宅不在这里,白家败了后,白家的人就搬到祖宅了。

  秦苑算是明白了当时白家搬离的时候,秦中正会这么高兴,还让厨房做好菜好菜在娘亲的屋子里面好好的喝了一宿,当时娘亲还以为他是有高兴事情,若是知道当时他心里面想的东西,恐怕会恶心是没有办法与他接触吧!

  “放心吧,妈妈,娘亲很快就会回来的,我会让她很快就回来的。”秦苑精致的小脸上绽开一抹笑容,那笑容有别于其他时候的笑容,看着就让人觉得她说得似乎就能够实现似的。

  林妈妈抚着秦苑脸颊边的小酒窝,笑着直点头:“那是,咱们小姐可是最厉害的。”

  落水事件后,秦苑在屋子里面休养了差不多半个月身体才逐渐好转,虽说秦中正将弟弟秦书禁足了,但是秦苑还是经常会去看他,而且有时候还会让厨房里面做一些好吃的东西送过去,秦书原本突然被父亲禁足了,他心里面还惶惶的,但是现在看到姐姐每天都会带着笑容的来看他,秦书心里面也好受多了。

  因为秦书比秦苑小了五岁,有时候一些事情他也不懂,而秦苑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说什么,但是她也会让秦书看明白,自己的这个父亲是不可信的,只有自己能够保护自己了才是真的好。

  “姐姐,娘要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都好久没有看到娘要了。”秦书的声音里面还带了小孩子的软糯,他眨巴着眼睛,手里拿着一本书。

  秦书其实并没有在私塾里面上过学,以前秦夫人也提过这件事情,但都被秦中书给挡住了,而且理由千奇百怪,当时的秦夫人自以为丈夫的心里面是有自己的,况且秦夫人愿意嫁给秦中正,也是心里有爱的原因。

  女人对于爱情都是盲目的,再加上秦夫人从小就被父母宠在手心里面,根本就没有接触到外面的这些肮脏事情,她哪里会想得到,自己嫁的这个丈夫,心里面居然有如此阴暗的想法。

  秦苑当时也天真的以为这是父亲为了自己的弟弟好,当时的她可真是天真的想要让现在的自己给掐死。

  “娘马上就会回来了,你要是觉得闷的话,就到姐姐的屋子里来吧!别总是一个人呆在这里,会闷出病来的。”秦苑摸着弟弟的头温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