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敢动一下试试
  秦苑在心里面冷笑着,他自然是觉得自己这个女儿到处都是瑕疵了,就算后来她的可以发出声音,但是他也从来没有表现出高兴,他只在乎自己这个女儿到时候能够买多少钱,一个没落家的世子,而且好男风整日里流连在妓院里面,他居然也觉得这样的男人好。

  “老爷安!!”屋子里面的丫环见到他进来了,赶紧福了福身。

  秦中正看到屋子里面的场景,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他只是呵斥了一声:“怎么回事儿?不过就是落水而已,怎么现在弄得要死要活的,你们是怎么看顾小姐的,若是小姐醒不过来,到时候你们也陪着她一起去死吧!还有,林妈妈呢!”

  若是没有他刚才这样的做作,外人可能还真的会觉得他还是有些关心秦苑的,但是秦苑支阳知道自己的父亲从来不会关心这些,他估计只是庆幸于,能够因为这件事情,将母亲带来的丫环妈妈一网打尽,这是多美好的事情啊!

  “回老爷的话,林妈妈正在李姨娘屋子里面……”青荷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中正甩了一巴掌,青荷没有想到所以一时间没有站稳,她一头磕在了门框上面,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鲜血横流。

  在床上躺着的秦苑,心里头想着果然原来他至始至终都是这个德性,并不是因为后来的事情他才会变成这个样子,所以母亲这真的只是她想要活下去罢了。

  “父亲,你在干嘛?”秦苑颤巍巍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秦中正问道。

  秦中正看到她睁开了眼睛,但是脸上的青色却很明显,他哼了一声:“只是教训一个丫环而已,怎么着,现在感觉怎么样?若是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秦中正似乎都不愿意想在这里呆着,因为这里都是母亲陪嫁的人,而且他总是觉得靠着母亲才有现在这番的秦家,他总会觉得母亲还有这里的人都再用一种不屑的眼光再看着他。

  “不知道,全身都使不上劲,脑袋也好疼,父亲,娘什么时候回来呀,青荷,你去把林妈妈叫过来吧!父亲都好久没有来看过女儿了,女儿很想您。”秦苑虚弱的笑着,声音慢慢变得沙哑了起来。

  而大夫这个时候也开口说了:“贵府的小姐因落水太久,若是不好好调养恐怕以后会落下病根,药已经开好了,希望贵府能够好好按照药方熬煮。”大夫将药方放到了秦中正的手上,秦中正扫了一眼这上面的药,不在意的点了点头。

  虽说屋子里只有这么个大夫,但是秦中正在外人面前还是要面子的,所以他的语气缓了许多,面上也带了几分慈父相了:“原来是这样,真是麻烦大夫了,苑娘,既然大夫开了药,那你就好好听大夫的话,将药喝完了,病就会好的。不过,你到底是个女孩子,水边这种地方还是少去,女孩子就得娴静才会讨人喜欢,爹也喜欢你能够做一个娴淑的人。”

  秦苑哪里不知道秦中正的性格,所以也明白他说的这番话的意思,不过现在她没有办法起来,所以只能够顺着秦中正的意思说了一句。

  “爹教训得是,是女儿太过于贪玩了,青荷你还愣着干嘛,去将林妈妈叫过来吧!”

  秦中正也不想在这里多呆,所以说完这番话后,再叮嘱了几句就走了。

  秦苑背地里对着青荷使了个眼色,青荷头虽然很痛,但是她还捂着头去了玉苑里面,林妈妈在玉苑里面倒是没有吃苦头,或许是因为仗着夫人奶妈的身份,所以李姨娘也没有蠢到真把她弄死。

  “你说小姐醒了?”林妈妈回来的时候听到青荷的话后,惊喜的叫了一声:“天啦,真是老天爷保佑,谢谢佛祖,等小姐好了咱们得到庙里面去拜拜去去晦气。青荷,真是辛苦你了,你也别跟着了,赶紧让那位大夫给你看看,要是留下疤可就糟了。”

  林妈妈说完后还叹了一口气,她对秦老爷的做法自然看不上的,但是看不上又能怎么样呢!他可是这秦府的老爷。

  青荷低低的应了一声,想扯嘴角笑一下,却又牵动了伤口,刚才她真的以为自己会被老爷给弄死,头撞地上的时候,她甚至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正在慢慢的变冷。

  李姨娘瞧着秦中正居然去了秦苑的屋子里面,气得将桌上的茶碗全部都摔在了地上,她气得胸脯直起伏,秦颖瞧着她这么生气,嘴里自是不干不净的骂着了。

  “娘,刚才就该把大夫给扣下了,我就说她命大,这么深的水也没有把她淹死,这贱丫头可真是命硬。”

  李姨娘抠着桌缝,咬了咬唇对着屋子里面的人吩咐道:“把地上的东西扫干净,还有去叫老爷,就说我心口发疼,颖娘,你回屋子里面去,那个小丫头还轮不到我来收拾,只要你爹厌了她娘亲,就算她再怎么动也翻不出大浪来。”

  秦颖听到了自家娘亲的话,也觉得甚有道理,现在她娘亲还在庙里面呆着呢,哪里还会坏什么事情啊!不过她的心里面到底还是有些不爽,所以才会说这样的话。

  果然,没有过多久,就有人到了玉荷院请泰中正了,而他也正如秦苑所料,一下子就甩下她这个亲生女儿跑去看那个李姨娘了,秦苑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为了她这个女儿留在这里嘘寒问暖。

  进来的林妈妈看着秦中正连头也不回的就去了玉苑,心里头的堵就甭说了,她看着自家小小姐脸色青白的样子,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小姐,您醒来真是太好了,您可不知道,刚才真是把妈妈给吓到了。”林妈妈拿了小杌子坐在床下边,拉着秦苑的手一直再念叨着。

  林妈妈也不提秦老爷的事情,提了也是让人心塞罢了,况且小小姐至出生以来就从来没有得过秦老爷的喜欢,明明小小姐才是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就算只是个女儿,若是换作别的人家,恐怕也会大办一场,但是秦家却只是草草了事,就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秦苑仔细的看着林妈妈,似乎一眨眼她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眼前的林妈妈似乎比记忆中的要年青了许多,不知道是她记忆里面有偏差,还是她不自觉的将自己的心理状态也带到了这种记忆当中。

  “大夫,您帮青荷看看吧!给她开好一点的药,千万不能够让她的头上留下疤痕。”

  大夫听到她的话自是点了点头,青荷跟着大夫出了屋子,到了外间。

  秦苑之所以让青荷去叫秦中正来,就是想着让林妈妈出来,她现在这个样子,想必秦中正看了后心里面也会产生几分快意吧,她不在乎在这个时候让秦中正再高兴高兴,但是她不能够让林妈妈再在这个时候受苦,前世,就是因为她的事情与李姨娘受了冲突,秦中正一怒之下罚林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