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过是点小病
  秦苑听完了前因后果,也算是理清楚了,前世,她只是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知道去争,就只知道靠着自己的娘亲,今世,她要用自己的双手,让那些害死自己的人知道,她秦苑会让他们尝到加倍失去的痛。

  “小姐,老夫人为您把脉吧!”大夫看她额头上还再出冷汗,就知道她肯定是再硬撑着,明明是个不大的姑娘,却是要遇到这样的事情,这可真是让人怜惜的。

  秦苑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她伸出细细的手腕放到了床边,大夫将手指搭了上去,眉头皱了好一会儿才松开,而秦苑则是吩咐着秦荷去找秦中正,并且交待了一些事情。

  “小姐,您怎么能够这么说呢!您的身体一定会没有事情的。”青荷听到她的吩咐后,赶紧紧张的说道。

  “你不用紧张,我只是要你去爹的面前说一下而已,你就说我不行了快要死了,让他赶紧过来,要不然见到的就只有尸体了。”秦苑另一只手扶着盖在身上的棉被,语气明明是软糯的,但是却不自为何让人觉得哪里不一样了。

  青荷不知道自家的小姐到底要干什么?但是一接触到她平静无波的双眼,她就没有办法再张嘴问为什么了?她低声应了声是,便迈开脚步去寻了秦中正。

  “大夫,若是我爹来了,也请您配合一下。”秦苑低垂着眼睛,眼敛下面有些阴影。“您不要觉得有负担,我只是怕娘不在,爹会牵怒于我罢了。”

  秦苑低头的时候,露出了白皙的脖子,那一截脖子并不像富足人家的姑娘家,倒是有些像穷苦人家的,那一低头都能够看到上面的骨头,显得分外的刺眼,屋子里面的丫环看到自家小姐这样子,都差点没有忍住想要哭出来。

  大夫也没有说拒绝的话,只是嘴里溢出了一声叹息:“小姐的话老夫明白了,行了,您还是先躺着吧!做戏要做全套,说到底夫妻闹矛盾,总归不关孩子们的事情啊!”

  秦家是这里的大户人家,有八卦自然也广为人知了,秦夫人被送到庙里面的事情,秦家也没有掩着,就这么明晃晃的从街上走过,外人都说秦老爷这是脑子被驴踢了,秦夫人当初也是有名的美人,性格也温婉,这秦老爷到是好现在居然弄到想要宠妻灭妾了,这可真是要不得啊!

  秦苑见他答应了,顺从的躺在了床上,她闭上了眼睛,而看着她闭上眼睛的大夫,也开始开起了药方,虽说是醒来了,但是这身子倒是烫起来了,而且脸色也由刚才的发白变成了现在的发红,刚才秦苑完全是命悬一线,现在勉力醒来了,但是身体到底还是拖得有些严重了。

  青荷做了这么久的丫环,要说演技那肯定也是有的,所以她一跑到秦中正的院子后,就伤心的大哭了起来,秦中正院子里面的下人,也知道青荷是秦苑这里的丫环,一看到她哭得伤心已的样子,就有人过来走过来了。

  “你不是小姐那里的大丫环,怎么跑到这里来哭了,老爷正在屋子里面练字呢,要是被他听到了,你可又得挨骂了。”这个小厮是在外面看门的,看着青荷哭得伤心,倒是好心的提醒着,别看老爷平日里笑得儒雅,但是罚起人来那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青荷哪里会不知道秦中正平日里的德性,但是她可是带着小姐的吩咐来了,她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小厮,眼里的伤心绝望很明显,她想到了当时在李姨娘那里,还有看到小姐躺在床上的情景,还有小姐苍白小脸上近乎绝望的平静,轻轻的啜泣立马变成了嚎啕大哭。

  “麻烦你去告诉老爷,小姐,小姐她,她快要不行了。”

  小厮听到她的话惊得不行,他也不敢在这里站着了,急忙往回走,虽然平时他可能不会这么做,但是现在可不是什么小事,若是小姐到时候真的出了事情,那他这样的下人不死也得残了,这秦家的主人自然是不会认为是自己的错,他们只会认为是因为他们这些下人延误了小姐的病情。

  “你等一会儿,我现在就去禀报老爷。”小厮跑过去的时候,立马敲响了紧闭的门。

  在屋子里面欣赏着自己的字的秦中正,再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后,眉头不爽的皱了皱,将手中的笔搁下后,才慢条斯理的擦干净了有些粘湿的手。

  “有什么事情,非得在这个时候敲门。”

  外面的小厮自然也是听出了老爷语气中的不爽,但是他现在只能够硬着头皮禀报道:“老爷,大小姐屋子里面的青荷来报,说小姐快要不行了,想要让老爷去看看。”

  秦中正擦手的动作一顿,把手帕丢在了桌子上面,小厮一提起这个女儿,他的脸色明显是不愉的,而且脑子里面还闪过秦夫人的脸,他冷哼了一声,道了声:“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青荷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才看到秦中正从屋子里面出来,青荷低垂着头站在那里不敢动,她完全没有想到老爷居然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也是如此,青荷的心里面凉了凉,若真是这样,以后自家小姐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玉荷院的气氛有些冷凝,秦苑屋子里面的丫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秦苑交待青荷的事情,她们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却知道青荷去禀报老爷,但是老爷现在还没有过来,这是什么样的道理,就连旁边开药方的大夫都觉得这父亲的心也太毒了吧!

  当秦中正来到玉荷院的时候,躺在床上的秦苑透着外面的阳光,看到这个好久不见的父亲,眼里的黑雾直涌,如果有人看到她的眼睛,一定会发现她压抑上的恨意,还有那喷涌而出的厌恶,进到院子里面来的秦中正,明显感觉到似乎有人再看着自己,但是等他把眼神瞄过来的时候,秦苑早就已经闭上了眼睛。

  “不过是个哑巴,就算是长得好又能够怎么样呢,能够嫁给世子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你到底还想要挑什么……”记忆中的秦中正端着他那副被外人称作儒雅的脸,说着这样不要脸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