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嚣张截大夫
  “娘,您还真把秦苑的大夫给截来了,您可真是好本事儿,我看林老货肯定急得都快要跳墙了,要不然咱们干脆让这大夫人不过去那边得了。”李姨娘的女儿秦颖搂着她的手,翘着手指捏了一颗樱桃放在嘴里面。

  “呸,真是的,这樱桃都有些烂了,不好吃。”

  李姨娘伸出细细的手指敲了一下她的额头,眼波流转间甚是媚人:“你呀你,可真是不满足,这府里面有哪个有这个口福,能够吃到这樱桃,这冬天的樱桃可不是什么便宜东西,你爹可是从老远让人运过来的,花费的钱财人力那可不是钱能够算得了的。”

  说完这话后,李姨娘暗自得意了起来,这府里头谁有这份尊荣,也就她有了,只要想想这府里面的其他女人嫉妒得双眼发红的样子,李姨娘就觉得心里面甚是舒畅,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嫁给秦中正,而且还能够把他牢牢的把握在自己的手心里面。

  “好疼呢!娘你不要总是戳我的额头啦,要是戳出印来可怎么办?”秦颖嘟着嘴巴不依。

  屋子里面的大夫此时正在擦着汗,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口,明明说是给正房嫡女治病,怎么着就把自己带到这里来了,而且也不让他走,这大宅院里面的争斗,关他这么个大夫什么事情,这可真是碰上了倒霉事情了。

  “这位夫人,若是夫人有不舒服的地方,我现在就为你把脉。”大夫不想在这里多呆。

  李姨娘听到大夫人的话后,懒懒的伸出了手臂,掩嘴打了个呵欠:“呵,这可真是急性子呢!得,看完你就赶紧去看那位小姐吧!估计人家正拼了命的再等着你呢!”

  林妈妈和青荷走得快,所以不一会儿就到了玉苑,这一进到里面,就看到大夫才刚刚为李姨娘把脉,这心里头的火完全就上来了,林妈妈冲了进去,屋子里面的门都被弄得砰砰响。

  她们突然闯进来,倒是将李姨娘和秦颖吓了一跳,不过一看到是她们两个,脸上立马充满了怒色。

  “你们怎么回事儿?胆儿肥了啊!居然敢不敲门就进来,是不是不想活了,啊!”李姨娘瞪着眼睛,厉声问道。

  林妈妈今天进来就没有打算着能够善了,她对着李姨娘冷笑了几句:“姨娘这话可真是说得可笑,要是按礼来姨娘也高贵不了去,咱们为小姐请的大夫,你倒是有胆子截了去,你这是得了什么绝症了,这么急着想要看大夫人,你说出来也让老奴乐乐。”

  李姨娘听到她的话肺都快气炸了,她在这里这么久,可没有人敢这么与她说话,这可真是胆肥得不行了啊!真的不把她这个人放在眼里了,她以为正房的人就有这样的胆气了吗?正房的夫人还在庙里面吃斋念经呢!

  “青荷,你还在这里傻站着干嘛?还不赶紧将大夫请过去,真是没有眼色。”林妈妈这次是抱着以身成仁的态度来的,她自然是知道老爷多疼这个狐媚子,但是自家小小姐也没有办法再拖了。

  青荷听到林妈妈的话后,也没有胆怯,她身为小姐屋子里面的大丫环,就得对得起她的这份信任,现在就是她挺胸出力的时候了,青荷走到了大夫的身边,面上带着习惯性的笑。

  “大夫,请跟我来吧,我家小姐正等着您呢!”青荷很是礼貌的轻声说了一句。

  大夫倒是没有迟疑的站了起来,据他所知,似乎正房的姑娘已经昏迷不醒了,对于大宅院里面的争宠手段,他心里虽然是不屑得很,但是却也觉得心寒,这大院里面的女人对于生命似乎完全不看在眼里,这让他这个作为大夫的,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好的,这位姑娘带路吧!”大夫人将地上的药箱拿了起来就准备走。

  青荷看这位大夫并没有犹豫,心里面也是松了一口气,她对林妈妈露出一个笑,然后赶紧带着大夫去了秦苑所住的院子里面,大夫刚从玉苑出来,这乍一看到这个院子这么凋零的样子,还真的是有些不习惯了。

  “你家小姐的病情怎么样?现在还是没有醒吗?”大夫加快了脚步跟在青荷的后面,嘴里问起了秦苑的病情。

  青荷一听到他提起自家小姐的病情,脸色就白了几分:“我和妈妈出来的时候,小姐还没有醒,大夫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家的小姐,可千万不能够让她出事情啊!”青荷出来的时候,心里面几分不好的预感,屋子里面的人再怎么后悔自己没有照顾好小姐,也没有用了。

  大夫看到她难看的脸色,心也愈发的往下面沉了,这情况难道真的问题大了。

  只不过,当两个人踏进了屋子里面的时候,原本躺在床上的秦苑正背靠在床栏上面,而丫环红玉正端着热不给秦苑吃,青荷一看到自家小姐醒了,捂着嘴巴惊叫了一声,随后不顾形象的扑了过去。

  “呜呜……小姐,您可醒了,您可真是吓死奴婢了。”青荷眼泪掉得厉害,一边哭一边笑。

  其实秦苑也没有想到自己用力睁开眼睛后,看到得是这样熟悉到骨子里面的景色,她原以为自己可能会像成为一个孤魂飘荡在世间,但是或许是因为她的不甘太过于强烈,所以老天爷让她再重来一次。

  当时她真以为自己是做梦,但是这不是做梦,她是真的回到了自己十二岁的时候,那个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若不是她现在醒过来了,或许再过个把小时,她就算是醒过来也只能够当哑巴了,前世,她就是因为落水高烧烧坏了嗓子哑巴了三年,后来被自己的娘亲寻了一个有名的神医治好的。

  但是,就算是嗓子治好了,她的声音也不像普通姑娘一样清脆婉转,因为声带已经毁坏了,她说出来的声音又粗又厉,就像是菜刀磨在石头上面,虽然不能够说特别让人不舒服,但是听到的人眼里都会有异色,而男人们更是不想娶这样一个姑娘做自己的妻子。

  “嗯,我醒过来了,这是请来的大夫吗?”秦苑身体里面还有些没有力气,她无力的对着青荷笑了笑,声音显得特别的沙哑,就算是喝了一杯水,但是喉咙却也像是被塞了沙子一样。

  “林妈妈呢?”

  青荷听到她的问话,赶紧擦干了眼泪回答道:“林妈妈正在李姨娘那里呢!因为李姨娘把咱们为您请的大夫给截了,所以,林妈妈带着奴婢去将大夫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