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相救
  “太子殿下,得罪了。”月心将无双抱到了软塌之上,而后熄灭了房内烛火。

  倒也生的好生俊俏呢,月心借着映射进来的些许光亮打量着无双,纤细的手指轻抚过无双的脸颊。而后轻柔的解开无双的衣衫,动作很是小心,好像生怕将‘昏睡’中的无双惊醒一般,虽然她也知道无双今晚绝对是醒不了的了。

  “嘭”

  有人破窗而入,月心想起来反抗却不想眼前一晃栽倒在地。

  可笑,自己用烟迷了无双却又栽在同样的手段上。月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双被那人抱走,自己却连声音都发不出。

  翌日,清晨。

  无双醒转过来,发现自己正不知身在何处。印象中,自己是着了月心的道,不只怎么又到了这地方。细细打量一下,这房间简约朴素但一点一滴的细节却很精致雅观。

  无双推开窗子放眼望去,窗外翠竹成林,还有个不大的池塘里莲花盛开。无双更是心下起疑,这里究竟是哪里?

  “吱呀”

  房门被打开,进来一个瘦削的黑衣男子。带着面纱,但是一双眼睛却如两把利刃直透人心。

  “你醒啦?正好我准备了些早餐,多是些清淡的粥食,你正好可以用一些。”男子将手中的餐盘放在桌子上,便要转身离去。

  “等等,你是何人?这又是何处?”无双轻诧。

  男子并不回身,只是淡然道:“你先梳洗用餐,之后再详谈不晚。”

  无双也是沉稳之人,看样子他是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恶意的,便按他说的梳洗用餐之后才走出了房间。

  无双行至厅堂,男子正在看一本书卷,并没有注意到无双已至。无双观察了一下这男子,看着男子神态动作间稳健,无双猜测这人绝对是个武学高手。

  “还请兄台将昨晚之事告知在下。”无双开口道。

  男子丢下书卷起身看着无双道:“昨晚之事也是偶然,我本是打算夜探万花阁去一会月心姑娘的,然后正好见到月心设计你,将辱你清白,便将你救下并带回我这地界。”

  无双心想,这人也是个风流潇洒的主,怕是想去找月心却先行被自己打扰了好事吧?不过那月心与自己并不相识,怎么会陷害自己呢?

  “多谢兄台相救,不知这月心与我并不相识怎么会设计陷害于我呢。兄台可知其中一二内情?“无双想从这人口中知道些真相。

  “可惜了,我只是去万花阁寻美的,也只是偶然救了你,并不知道什么内情。”

  无双知道从这人嘴里是问不出什么事情来了,打算先行离开再说,此人过于神秘,虽然暂时对自己没有什么加害的意思但难免会有些圈套是想不到的。

  “既然兄台不知内情,无双也不过多打扰。烦劳兄台送在下回去,日后必当相报。”无双作揖道。

  男子的眼神带着一丝戏谑道:“此去万花阁本是奔着月心去的,不过却觉得她也不过如此,是外界将她传的过了。”

  无双开口道:“在下觉得兄台所言极是,那月心也如一般粉黛无二,只是外界谣传而已。只是在下确实还有要是在身,日后有机会的话,倒希望和兄台一起踏月寻芳去了。今日还请速速送我离开,我彻夜未归,我府上怕是要乱作一团了。”

  无双所言非虚,宫内确实已经乱成一锅粥了。青梅在万花阁被各种狂蜂浪蝶‘调戏’良久,好不容易逃出了万花阁。但是在宫外等到天亮也没等到无双回来,自己回到太子行宫内,无双也没有从别的地方回来,这下可把青梅吓坏了。先不说陛下会不会随时召见太子,单是太子夜访万花阁这一条都会将这京都风云变幻。青梅并不太担心无双安危,自家殿下武艺高强又心思缜密,应该是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只是太子长期不归被陛下知道了,要怎么半啊?

  青梅不可能想的到自家的太子殿下正被人困在京都郊外一处隐蔽的院落里,而且一时还脱不了身。

  ·······

  神秘男子并不理会无双,丝毫没有放行的意思,开口道:“虽然月心让我失望,但是我却找到了一个比月心更适合我的人。”

  无双腹诽,谁要听你喜欢哪家姑娘。但是看到面前这人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不免心中发毛。

  难神秘男子又开口道:“不只公子可曾婚配与否?”

  无双差点吐出一口老血,这人果然心术不正。

  无双眼神一凝,不想再被这人纠缠,沉声道:“本殿下并无龙阳之好,你若再纠缠我休怪我不顾相救之情了。”

  神秘男子并不生气,而是抬头看着天空道:“爱与欲是截然不然的,何必纠缠于性别。若是真爱,又与性别何关?”

  无双气结,知道是说不通了,先行动手去抢夺先机。无双对自己的武艺很有信心。

  然而这神秘男子竟然武功不在自己之下,而且看他那淡然的样子似乎和自己交手还未用全力。

  神秘、强大。这两个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危险。

  无双只想速速解决了这人,然后马上回宫。可是越急越乱,最后竟然被神秘男子抓住一个破绽制服了。但是这人却马上又将无双给放开了,无双也不讲什么‘武德’,立马又向那神秘男子攻去。

  终于,无双第三次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她承认了,她打不过这个人。

  “你到底想怎样?只是因为救了我就把我关在这了吗?”无双恼怒,但是自己确实有打不过他,“说吧,怎样才能放我离开?”

  神秘男子细想了一下,道:“既然你打不过我的话,不如等到哪一天你能打过我了就让你离开如何?”

  无双怒目圆睁,神秘男子也知道这可能有点不太‘公平’,继续道:“要不,我可以多指点你几招,说不定你就能快点击败我了,怎么样?”

  ······

  几日间,无双用了各种各样的办法试图击败这个神秘男子。偷袭、陷阱、逃跑,要不是不擅长用毒说不定早就考虑给他下毒了。不过这个神秘男子说要指导无双的武艺竟然真的每天都在认真的教导无双,无双这几日间在武学上收获可谓是收获颇丰。

  慢慢习惯下来的无双也接受了这个现实,自己堂堂太子殿下被一个整天带着面罩的神秘男子困在了一个不知道在哪的地方,还得时时刻刻担心着他会不会‘轻薄’自己。

  无双再次被神秘男子击败后,失落的向房间走去。

  “等一下,你走吧。”神秘男子开口道。

  “什么?你要放我走?”无双以为自己听错了。

  神秘男子点了下头,道:“没听错,现在整个京都都在找您的,我怎么敢再把你留在这呢。”

  “找我?”无双心下一动,开口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神秘男子也不否认:“当然,今早吾皇陛下要封赏太子,可是被禁足的太子竟然不知所踪,而你又经常时不时的自称本宫,想来你就是当今的无双太子——世无双。”

  “所以你要放我走仅仅因为我是太子?”无双问到。

  神秘男子点头,道:“基本上就是这样吧。”

  无双欲哭无泪,早知道你这么怕太子这个身份,第一天我就告诉你我是太子了,直接说一句‘我是当朝太子,速速送我回宫’,这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吗?

  无双大步迈着步子往前走,想要快点赶回去。既然都在找他那就说明父皇肯定是知道他不在宫里了,这事还需要好好找个借口。

  “你就这么不想看看我面罩下的脸么?”神秘男子问到。

  无双头也不回的道:“没兴趣。”

  ·······

  待无双回到自己宫中换好衣服进宫面圣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都怪那个人,只是放自己走了,可是自己找了半天才找到路,又小心溜到了自己宫中。等一下进宫面圣不知道要被骂成什么样呢。

  无双急急慌慌的来到朝堂之上,满朝文武和世秦澈都带着怒气的盯着他、这些人都是在等她自己。

  “无双见驾来迟还请父皇恕罪。”无双很识相的先给世秦澈行了礼,虽然知道这也没什么用。

  世秦澈带着怒意道:“行啊,不愧是朕的无双太子,让我和满朝文武一起恭候你的大驾是吗?”

  无双知道世秦澈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辩解,只能继续跪在地上不敢说话。

  “说吧,干嘛去了?朕给你的禁足之期还没到,你就已经不见人影了,好像还跑到了宫外。你要是不能给我个解释,以后一辈子也别想再出你的行宫。”世秦澈怒道。

  无双低着头道:“儿臣确实是昨晚出宫而且一夜未归,儿臣无话可说,至于儿臣做的事情也是私自去接待了一些江湖草莽而已。”

  世秦澈疑道:“你一个太子去结交江湖人干嘛?”

  无双答道:“回父皇,儿臣平日里也从未结交过任何江湖之人。不过此次竹马去兰州解决水患,我虽远在京都却也十分挂心。虽然个人得失是小,但是我乐国百姓生死是大,但是儿臣知道上次失利必然已经让父皇对我失去了信信心,但是儿臣还是想尽些绵薄之力,所以才会去结交些江湖中人拜托他们在兰州能助竹马一臂之力。”

  世秦澈的面色渐渐缓和了,开口道:“我也听说了,这次竹马在兰州解决水患也是得了不少江湖人士的帮助,想来都是你的安排吧。不过你毕竟是朝堂之上的太子,身份有别,这些人以后还是不要随便结交了。”

  无双暗喜,这事算是糊弄过去了,只是竹马你不要介意是我抢了你的功劳啊。

  “儿臣谨遵父皇教诲,日后定不会再结交这些人。”无双凛然的答道。

  “这都快中午了,退朝吧。功过之事明日再说。”世秦澈刚起身又说了一句:“无双太子解除禁足,明日开始随朝议事。”

  无双谢过恩,一直等到世秦澈离开了才起身。

  “诸位,今日无双让大家等候这么久,心中有愧,若是大家不嫌弃,可否让我在宫外找个酒楼备些酒菜向诸位请罪?”无双对着满朝文武道。

  和无双有争执的二王一党自然不会有人应声,杨烨没有出声他的羽翼自然也不敢回应,只有无双以前培植的人回应了无双。虽然答应无双宴请的朝臣不足十分之一,但是这无法掩饰一个事实。

  她,世无双,要重回这朝堂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