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朝堂之争
  无双在行宫内已经被禁足了半月有余,整日间心心念念的多时倾城,但是自从上次让倾城落水之后,倾城就再也没来过,而且世秦澈让无双禁足,无双自然也没办法去找倾城。

  “咚!咚!”无双正苦闷的时候,竹马从外面进来了。

  “殿下,皇上照您前去觐见。”竹马禀报道。

  父皇怎么这么快就召见我?

  无双马上整顿完毕,只带着竹马前去觐见。当她登临朝堂之上的时候,看到二王都不怀好意的看着她,不由令她心下一阵发毛。这群老狐狸又想出什么法子整自己了?

  “儿臣无双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无双对于二王一众暂不理会,只自顾自的像世秦澈行了礼。

  “嗯,无双啊,近日朕罚你禁足,反省的怎么样啊?”世秦澈语气平淡的问道。

  无双不明所以,回道:“父皇罚儿臣禁足之后,儿臣日日在家面壁思过,细思之下,真的是有负父皇栽培,欲思欲惧。”

  二王一党见无双这般所言,得意之色更加难以掩盖。

  世秦澈龙目圆睁,怒声道:“净会说些漂亮话,朕罚你禁足,是要你真心在家悔过的,不是要你想些好听的话来欺瞒朕的。”

  无双不明所以,只能依稀感觉到父皇肯定意有所指。

  “陛下息怒,太子殿下所言依老臣看来可谓真心天地可鉴,陛下万不可因为一次的失利而过分惩罚太子啊。”二王党羽中的一位老臣开头谏言道。

  “是啊,兰州水患未除,还需要太子亲自前往赈灾救济啊,陛下万不可因一次的失败就抹杀了太子殿下为陛下解忧之心啊。臣以为应当再给太子殿下一次机会,允许太子殿下二下兰州,继续解决水患。”

  “臣附议。”

  “臣附议。”

  “臣附议。”

  底下一众二王的党羽一起附议举荐太子再下兰州解决水患。

  无双此时算是明了,这群老狐狸是要‘坑’她啊,都知道兰州水患是个棘手的差事,谁会想接手。还不如趁此机会扔给她无双好等她再次失利之后继续打压呢。

  无双转身作揖道:“谢诸位同僚举荐,无双感谢诸位对本殿的信任。”而后无双又转身跪拜世秦澈,“父皇,若是平常差事,无双自当竭尽全力、死而后已。但是这兰州水患可是百年难遇之天灾,无双上次去已经是毫无建树,请父皇万万不能以苍生百姓的安危为儿戏啊,请父皇派遣真正可用之人代替无双前去赈灾。无双自知能力低微,不敢以兰州百姓的生死做赌注。”

  世秦澈是真的怒了,“我乐国也算是泱泱大国,难道连一个小小的兰州水祸都无人能治理么?难道还要朕亲自前去处理么?这朝堂之上,到底还有没有一个可用之人,各位‘国之栋梁’都被兰州水祸给吓成了‘朽木’了吗?”

  世秦澈当初为了平衡朝堂,分别培育起丞相杨烨、二王以及太子三党势力,意在平衡朝堂。但是这些年来三党势力羽翼日渐丰满,但是真到了要他们出力的时候却又各个推三阻四,生怕自己势力被打压,之后被其他两方势力吞噬。此次,派无双前去兰州也是因为其虽是自己亲封的太子,但毕竟年幼,再三方争斗中一直处于下风,本意就是想让她去走过过场然后回来领赏给她培植势力的机会的。岂止却低估了这次兰州水患的严重程度,有心提拔没成,还让无双被打压的厉害。无论说什么,世秦澈也是不会再让无双去揽这个烂摊子了。

  “陛下息怒,这朝堂之上哪怕真如陛下所言全是朽木,也会为了乐国甘愿做薪柴燃尽最后一丝焰火的。况且,太子殿下年纪轻轻犯一次错也无妨,陛下何不再给他一次机会呢。”方才谏言的那个老臣不依不饶,仍是玩命的坑害无双。

  世秦澈单手揉着有些疼痛的额头,缓声道:“太子无能,但好在还知道轻重,不敢拿我乐国百姓的性命做赌注。知道自己不行,就愿意退位让贤,这事给尔等的机会,就没人能为朕分忧解难么?”

  “如果年轻人失利一次就被放弃,岂不是要被磨去了锐气,以后怎么继续担当大任呢?”

  “那也是以后的事,凡是当以黎明百姓为重。无双太子现在确实能力还不足以担当此任。”

  “可是无双殿下是陛下亲封的太子,怎么能说是无能之辈呢?”

  “大胆?你的意思是朕老眼昏花到已经辨不清庸才还是人才了么?”世秦澈一拍龙案,惊得满堂朝臣跪拜。

  “陛下息怒。”群臣开口。

  要不是看他是两朝元老,早就赶他告老还田了。明明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学什么年轻人争权斗势。世秦澈越看那张老脸心中越是不忿,若不是真的老到只能动动嘴皮子了,世秦澈都想把他扔到兰州去治理水患了。

  这朝堂之上算是成了死局,有能力的人都不想去。无能之辈,世秦澈又绝对不会动用。

  “陛下,臣愿前往兰州治水。”

  底下群臣窃窃私语,到底是谁甘心做这‘出头鸟’?

  “竹马,别胡闹。”无双示意竹马闭嘴。

  世秦澈向前探了探头,仔细打量了一番,“哦。你是太子的家臣,叫什么来着?”

  “回避下,微臣竹马。”竹马回道。

  “胡闹,你一个家臣,有什么能耐敢代替你家太子处理兰州水患。毕竟,那是你家太子都办不了的差事啊。”二王的党羽嘲讽道。

  世秦澈也是惊疑不定,这看上去岁不足廿的少年真有什么本事来应对这兰州水祸吗?

  无双开口道:“父皇,是我未管教好家臣,让他在这朝堂之上胡言乱语。回去自当好生管教。”

  “就是,区区一个家臣,要不是你家主子是太子,你有资格随朝觐见吗?”只是一个朝臣,有人讥讽起来更是恶毒直接。

  世秦澈问道:“你可有信心解决兰州水患?”

  “有!”

  “可敢立下军令状?”

  “敢!”

  “好,那就不用立这军令状了,传朕旨意,命竹马前去兰州治理水患。持朕圣旨,兰州地区州府之下官员全凭竹马调遣。如若解决了兰州水患,待你回京加官进爵。”世秦澈还是愿意在这少年身上赌一把,或许这也是解决朝堂之争唯一的办法啦。

  竹马屏声道:“如若解决兰州水患,不求爵位封赏,只求仍能侍奉太子殿下身前。如若解决不了兰州水患,用不回京!”

  又有人忍不住讥讽道:“若是解决不了,就要逃避罪责了么?我乐国百姓的生死启示你掌中玩物?”

  竹马回头怒视了一眼那人,道:“如若解决不了兰州水祸,八百里加急送我项上人头回京负罪。”

  “你的人头能值多少兰州百姓?”

  世秦澈点指着不断出言讥讽的那人,怒喝道:“够了,有人愿为我乐国百姓不顾生死,你又何等作为。你这等人,怎有资格入朝为官?拉出去,削去一切官职,贬为庶民,永不得进朝录用。”

  那人还想申辩几句,却被朝中护卫拖着离去。

  “杨丞相,救我啊,救我啊·······”

  杨烨假装没有听到。

  杨烨,三党里最沉稳的就是你了,有时候你比朕都要沉稳。世秦澈背对群臣,目露寒光。

  “杨丞相,他请你救他,你想怎么救啊?”世秦澈眼神冷厉的盯着杨烨。

  杨烨面不改色:“回陛下,臣不想救他,臣想亲手杀了他!”

  “哦?为何?”世秦澈道。

  杨烨丝毫不畏惧世秦澈的眼神,道:“此人一己胡言扰乱朝纲,其心当诛。臣以为陛下太仁慈,只是贬为庶民,这惩罚太轻了。只是,这竹马毕竟只是太子家臣,若就这样师出无名必然会折了太子殿下的颜面,更是折了陛下的颜面,我乐国的颜面。”

  世秦澈心道又是一个‘拦路虎’,道:“那依丞相之意,应该怎么出师有名呢?”

  既然你要师出有名是吧?那朕就给他名,只要你杨烨想的出来的,朕就能给出来!

  杨烨略一沉思道:“本相也对这竹马也略有耳闻,据闻虽是年纪清清,却是武艺非凡之人,不如为他设下擂台,谁若是在擂台上击败了他就替他前往兰州。

  “好,就依丞相所言。”世秦澈实在猜不透杨烨的心思,这擂台一设,不管这竹马是不是个武艺高手,但是击败他就要替他前往兰州这一条就没人想去争擂吧?但越是如此,他越是害怕,因为他越来越看不透杨烨了。

  一般人绝对不会去挑战竹马,但有一个人绝对会——世无双。杨烨深知竹马对世无双而言意义非凡,非是寻常的家臣那般。若是斩了竹马,等于是废了世无双一臂。

  无双知道在这朝堂之上,世秦澈绝对不会答应自己再前往兰州了。可惜的是,竹马竟然招惹上了这等苦差还在各方势力的逼迫下一一退让。上一世,竹马就是为了自己而落了个被万蛇分食的惨剧收场,这一世,无双却又担心自己又要保护不了竹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