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水中倾城
  一路无话,似乎哪些歹徒也觉得有无双在,再没有机会行刺,倾城与无双在此后的路程中再没有人打扰。到了京都之后,两人分别告辞。

  无双回到自己的行宫不消片刻,竹马便急急慌慌的从外面回来了。

  “殿下,陛下急召您入宫面圣,好像是因为兰州水患未除,二王一党抓着这点不放想着给你使绊子呢。”竹马如实禀报。

  无双轻叹口气,自语道:“该来的早晚都会来,但就这点事情还扳不倒我世无双!”

  虽是不在意,但父皇的召见还是要去的,无双带着竹马进宫了。

  “宣无双太子觐见。”

  无双闲庭踱步的进来,丝毫不在意朝堂上紧张的气氛。

  “儿臣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无双先是给世秦澈行了大礼,却丝毫不提兰州水患之事,这下倒是让想要看她笑话的人蹙眉。

  世秦澈知道二王肯定会借机打压世无双,却也没有办法。

  无双行礼跪拜地上,世秦澈却并没有让她平身。这让二王及其党羽心中暗爽,纵然是皇帝陛下也不能再包庇太子了吧?

  世秦澈不理她,她也不说话,就这样一直跪在地上。

  良久,世秦澈“狠厉”的看了一眼无双,将手中的奏折扔到无双面前。

  “哼!看看吧,满朝之上多是弹劾你这无用太子之词。兰州水患确是百年罕见,但你作为太子亲下兰州,怎么会毫无作为?还好意思回京?”世秦澈怒道。

  无双并不打算辩解,兰州水祸乃是天灾,别说是她这个太子,哪怕是父皇亲去也不见得比她好上哪去。不过,奏折上的名字她倒是看轻了,是他?本来这人就在她和二王两党之间摇摆不定,这次亲自上书弹劾,想必是真的归了二王那边了吧。

  世秦澈站起身甩了一下皇袍,背负双手,怒视着无双,大声道:“无双太子领皇命前去兰州解决水患,无功而返,将太子禁足在太子行宫三个月,面壁思过去吧。”

  “是,无双自当在宫中日醒己身,以期日后再为父皇解忧。”无双心喜,父皇果然还是明智的,也知道兰州水患之事非她之过。说是禁足,也只不过是让她暂避风头而已,而且也堵住了二王的嘴。

  二王也看出了世秦澈的包庇之心,心有不甘有意再打压几句。

  “陛下,太子他······”

  “太子什么?你不用为他求情,太子马上回宫开始禁足,快走,别在这碍眼了。”世秦澈打断了那个朝臣的话,让他欲哭无泪。我不是想求情,我是觉得您处罚太轻了啊,但碍于皇帝威严,那人没再敢说话。

  无双自是表现的一副悲痛之意,但内心却欣然若喜,领命退出了朝堂,临走时还对着那个要为她“求情”的朝臣道了一句:“多谢大人好意,只是无双确实有罪在身,烦请大人不要再为无双求情了。大人今日好意,无双记下啦,日后有机会必当报答。”说完之后不再看那人要气到吐血的表情,大摇大摆的出了殿堂。

  无双回到了行宫,发现倾城的轿子停在宫外,心中不免一阵欣喜。

  “殿下,倾城郡主到访多时,一直在内殿等候。”守卫向无双禀报了一声。

  无双一进内殿就看到了倾城坐在一侧的椅子上,见到自己回来了,雀跃着从椅子上起身。

  这副姿态比我还像女人,难不成是我猜错了?倾城真的是女儿身?

  无双细细打量着倾城,从头到脚一点也不放过。

  倾城羞怯的低下头道:“太子哥哥,自从前几日我遇刺之后,太子哥哥就经常这样盯着我看。这样······不好。”

  无双满脑袋黑线,这倾城若真是男儿身,这隐藏的真的也太深了。一定要找机会验证一下,不过自己现在本就是女扮男装,一个不慎再落个‘轻佻太子’的名号怕是不太好。这也让无双一阵头疼。

  倾城见无双不说话,便开头道:“太子哥哥,倾城没别的意思,只是您贵为太子,若是旁人见到你对倾城这般,怕会落了别人口实。”

  无双无语,好像自己真要把“她”怎么样一般。

  无双呵呵一笑道:“郡主想哪里去了,郡主生的如此美貌,我只是多看了几眼而已,没别的意思。倒是我们也不过刚分开没多久,倾城郡主便登门拜访,不知有何事啊?”无双想要换个话题,倾城也很“识趣”的没有再过多纠扯。

  “是这样的,前几日太子哥哥舍命救下倾城,还受了伤。倾城心感过意不去,特来登门拜谢。”倾城言罢还抓起了无双受伤的右手查看了一下,“太子哥哥这手生的好美,比寻常女子的手都要白净细致,若是留下伤疤倾城怎么过意的去,我府上有特制的膏药,效果极好,我晚些差人送一些过来吧。”

  无双也看着倾城的手,看上去确实也像是女儿家的手却比之一般女儿家的手要大上半分。

  无双一计涌上心头,开口道:“我的手早已无碍,方才父皇已经罚我禁足三个月,正好我想演练一下武艺来打发一下时光呢。知道倾城郡主也学过些武艺,不若陪我切磋一下如何?”

  倾城面上一紧,道:“太子哥哥武艺高强人尽皆知,倾城再怎么说也是女儿家,学的那些也不过是些花拳绣腿而已,怎么敢和太子哥哥切磋呢?”

  看着倾城那娇弱的眼神似是快要流下眼泪了,无双也忍不住心中念道:“我见犹怜啊。”但是,还是要借这个机会试一下她。

  “倾城郡主放心,我不会欺负你的,只是想在武艺方面能多指导你一下,免得像上次一样毫无自保之力。”无双不松口,仍是要切磋。

  看着无双坚定的眼神,倾城知道哪怕自己再找上十个借口,恐怕无双也会有一百个理由等着自己吧。

  “那好,请太子哥哥多多手下留情。”请无奈答应下来。

  待两人都换上了劲装,一起来到了后殿的演武场。仆人们都知道太子喜武,便将这演武场收拾的很是小心。这演武场毗邻一处池塘,穿过一座白石桥才能到达。

  无双换上了劲装,更加有了一股英姿飒爽之气。而倾城却还是难掩那副女子的温婉柔情。

  一定是他入戏太深了,无双还是愿意相信倾城是男扮女装的。

  出于“女子优先”的礼节,无双招呼倾城先出招。然而,倾城的表现再次让无双哭笑不得。这哪是武艺啊?分明就是舞艺啊。倾城不是来切磋武艺的,分明就是来斗舞的。

  倾城身形袅袅,一柄长剑被舞的白光流转,煞是好看。只是这舞艺欣赏一下还好,要真是拿来对敌只怕会顷刻间被人击溃吧?

  无双疾步上前,一举击溃倾城的防守节奏。好在无双不敢下痕手,处处收敛,倾城才能抵挡片刻。

  “叮。”倾城的长剑被击飞,脱手而出。无双不饶人,继续步步紧逼,连开口求饶的余地都没有。

  “郡主小心!”半城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扑通。”

  倾城落水,激起一片水浪。半城快步上前跳入水中将倾城给捞了上来,还不忘回头瞪了无双一眼。无双并不在意,眼神火热的盯着头上还挂着半片荷叶的倾城。

  “可惜啊,要是刚才给她找见再薄一点的衣服就好了。”无双心中感到可惜,虽然衣服都贴在身上了,但是无双根本看不清。可这带着单纯的求知欲望的眼神落在别人眼中就不是那回事了,旁人只看到太子殿下目光灼灼的盯着从水中捞出来的倾城郡主,那眼神似乎要将倾城郡主给吃掉一般。

  半城忍不住腹诽:“太子殿下外表看起来也是个正人君子,怎么今日间却暴露了如此轻浮的一面,怕是自家郡主落水也是在太子的算计之中吧?”

  半城挡在无双和倾城之间,护着倾城。无双也知道自己好像有些过了,忙脱下自己外衣想给倾城披上。

  “太子殿下,还是我来吧。”半城伸手夺过无双手里的衣服转身披在了倾城身上。

  无双只能悻悻的抵过衣衫,还不忘趁机多看倾城两眼。只是这又招惹了半城一声冷哼。

  无双想招呼两人去换衣服,刚上前一步,半城便张开双臂护住身后的倾城,甚至连倾城自己也是低着头后退了半步。

  无双无奈,只得吩咐了几个奴婢带两人去客房换衣服。自己只能去前殿等待。

  苦苦等候了大半个时辰,倾城终于换好衣衫出来了。

  无双上前想要赔个不是,只看到倾城的眼睛红红的,似是哭过一般。见无双过来,半城立马挡在倾城身前。人家是护主心切,无双自然不好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倾城出言劝下了半城。

  “倾城郡主,方才怪我唐突了。倾城一介女子,我竟逼你和我切磋武艺,真的是被冲昏了头脑了。本宫向你赔个不是了。”无双伸手作揖。

  倾城马上回了个礼,道:“太子殿下言重了,倾城无碍,只是在武艺方面似是真的没有任何天赋,以后就不劳烦太子殿下挂心了。”

  方才不是还叫自己“太子哥哥”的么?这就又叫“太子殿下”了?这是故意在生分自己吧,但自己确实无话可说,连辩解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那就在我宫中用个午膳吧,也算是我给倾城郡主赔罪了。”无双没话找话,皱着眉头开口道。

  “不敢劳烦太子殿下,我们怕是享用不了太子殿下宫中的午膳了。”半城冲上来站在倾城身侧,伸手道:“郡主,咱们回吧。若是时间足够,咱们回去还能吃个午膳呢。”

  倾城也不说什么,向无双行了个礼便带着半城离去了,把无双一人晾在了原地。

  “殿下,您是不是饿了?要不要用午膳?”竹马低声问道。

  无双微扬下巴,道:“倾城郡主来访,理应送送人家,你去吧,吃饭不着急。”

  竹马答了声“是”,向倾城郡主追去。同时心中不忿,明明是你让人家落水的,关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