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今生
  “申烨!”世无双发疯一般的冲向申烨,她要问清楚这一切的真相,她要知道倾城郡主的失踪是否也和他有关。

  申烨眼神一冷,陡然间一脚踢在世无双的小腹上。世无双武功尽废,身体又被旧疾新思折磨的羸弱不堪。这一脚,世无双从座前倒飞而出,华服飘舞,凤饰零落。世无双如一只跌落凡尘的真凰,美艳而凄凉。这一脚,也断了世无双最后一点痴念。

  凤落九天霞,血羽坠白牙。

  红色的华服被鲜血染得更加红艳,两行清泪滑落。世无双知道,自己的孩子没有了。申烨也是个武学高手,那一脚明明可以直接杀了她,可他却没有,只是杀了她的孩子。申烨,真的太残忍。

  “他!是谁?”世无双,喃喃自语,她已不再对申烨抱有任何幻想。或许,从一开他就是为了得到她的帮助才处心积虑的吧。

  申烨抽出长剑,一步步向着世无双走去。他要亲手了解这一切,他的帝王之路不能存在任何污点,他还要做万古一帝。

  世无双微微抬首,盯着申烨,一字一顿的道:“他!到底谁是?”

  “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一点寒芒如星,点向无双心口。

  世无双并没有任何反应,即便没有这一剑,她的心也已经死了。唯一的念想便是知道那个夜夜陪伴自己的‘申烨’到底是谁?

  世无双脑海一片空白,拼命思索那个人的记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良久,这一剑并没有刺下来,并非是申烨良心发现,而是有人挡下了这一件。

  “你是?倾城?”世无双仔细观察这面前的人,五官确是倾城无误,却为何是男儿打扮?若说是女扮男装的话也太逼真了,自己也层女扮男装,自问绝对做不到如此。

  申烨饶有兴致的打量世倾城“哦?你还活着?我倒小瞧你了。”

  倾城没死?亦或是自己死了?是自己的幻觉?

  无双精神恍惚间,倾城已经将无双从地上带起。丝毫没有往日间女子装扮时的柔弱,更有一种男儿的霸道。

  倾城并没有打算去理会申烨,盯着怀中的人儿。

  “无双,我从死渊崖死里逃生,只是为了赶回来陪你。”倾城的声音也变了,不再是女儿家的侬声细语,而是好听的男子声音。“无双,黄泉碧落,你不孤单,有我陪你。”

  倾城真的是男子?无双忍不住仔细打量着倾城的脸,而后双颊绯红,低下头去。在这攸关时刻,她本不应该却还是忍不住的有了羞怯之意。

  直到,剑尖从倾城胸口透过。无双瞪大了眼睛,咬牙低喝:“申烨!”

  “朕没时间也不想看你们在这缠绵悱恻。”申烨向殿外走去,吩咐道:“两人全部刺死,一个葬于东海之下,一个葬于西山昆仑之巅。千生万世,你们再难相见。”

  “哈哈哈······”,申烨只觉得胸口压抑良久的那口闷气终于烟消云散,大步行走。

  世无双看着申烨的背影沉声道:“申烨,若有来生,我要你下地狱。”

  倾城撑不住了,连带着怀中的无双倒在地上。无双贴近倾城胸口,用尽最后意思力气推动插在倾城背后的长剑。一柄剑,穿两人心。

  ·······

  狂风惊雷,大雨倾盆。

  世无双仍然在思索着前世的一切,恍然如梦。现代古屋世家最年轻的家主,偶然穿越至这世界,却被申烨那等人蒙蔽,最后凄惨而亡。再醒来,竟然又是重生在了十四岁的时候,在这兰州。

  倾城,是男子。难道,每夜陪伴自己的是他?无双一时不能理清这一切真相,幸而自己并没有真的羽落成烬。自己再次重生,有了再去翻转一切的机会。

  “申烨,我要你血债血偿。倾城,如若是你,今生我们不要在被迫共走黄泉,我们要一起在这世间厮守。”无双暗暗发誓,要斩破枷锁,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世无双,是乐国的伪太子,约莫是空中妃嫔的争宠手段,她被女扮男装了十四年。而今天,她的宿命都将被重生而来的她所改写。

  车内,世无双趁着车帘被风吹起的刹那眺望远方,眼神深邃而悠远。

  “殿下,前方有人在厮杀。”马车停住,竹马向车内的世无双解释。此去兰州,只带了了一个贴身侍卫,就是这驾车的少年。竹马前世的结局凄惨,为了救无双,他被做成毒人,最后更是被被万蛇分食,待找到他时,已经只剩下了一堆白骨。今生,无双发誓再也不要自己珍惜的人再有不测,尤其是世倾城,她要马上见到世倾城,去找到答案。

  “绕过去,不要理会。”世无双以为是江湖仇杀而已,不远牵扯什么因果,误了她的行程。

  “是。”竹马应了一声,也不愿多加沾惹麻烦,自己毕竟只有一人在此,万一殿下有了闪失就不好了,虽然也知道其实殿下的武功比自己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尤其这次殿下意外昏迷,醒转之后似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虽然对身边仆从都还不错,但却对谁都冷淡的很。而这次醒来之后,却难得的对自己各种关切体恤。尤其是哪种眼神,盯着自己的时候,殿下的眼神似乎体恤到近乎有着一丝愧疚一般。甚至,之前一次差点被流寇所伤,竟是殿下出手救了他。之后还反复确认有没有受伤,好像自己是主子殿下才是仆从一般。竹马对于殿下的转变真的是难以适应,不免整日提心吊胆,生怕殿下继续有什么奇怪的举动。这一情况也让无双无奈自嘲:“想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真的很难啊。”

  说也奇怪,外面厮杀的竟还不是两班人马,而是三方势力在缠斗,真不知其中有怎样的复杂隐情。

  竹马驾车绕路,世无双紧闭双眸。对车外的厮杀不闻不问,她本就不喜欢流血伤人之事。

  “郡主,小心。”

  马车内一抹红霞闪过,待竹马回过神来,车内已无人。

  竹马忍不住腹诽:“不是说不招惹闲事的吗?怎么突然就冲出去了?殿下近日真的是难以捉摸其性了。”不过也不能让殿下独自一人涉险,竹马马上冲出去接应世无双。

  世无双听出了喊出那句话的人,半城,世倾城的贴身侍从。能被他称呼郡主的人只有倾城一个,可是倾城不是应该在京城吗?怎么会来到这里?

  一柄长剑带着寒芒如流光一般射向倾城的马车。

  前世,你在申烨剑下亡。今世,我再也不要别人用剑伤你!

  世无双竟然单手抓住了剑刃,白刃染红。无双似是无感,反手将剑掷出,将出手的那人钉穿。

  竹马刚冲进战场,就看见了自家殿下“自残”的行为。殿下这是受什么刺激啦?

  一众黑衣人也被这突然冲出来的“杀神”惊住了,在一个似是领袖的人的号令下,两方人马各自奔逃。

  “半城,一个不留。”很温柔的中性嗓音从马车内传出,在世无双的示意下,竹马也去帮半城去追杀逃逸的人。

  车帘掀起,真的是倾城。那张自己心心念念的脸,那个朝思暮想的人。

  “太子哥哥,你手受伤了,快进来包扎一下。”倾城温婉的拉起无双的衣袖,将其拉到车里。

  现在倾城和自己还不熟络,自己不能轻举妄动。无双这样劝慰自己,但是见到倾城还是忍不住的颤抖,难以压抑自己的情绪。

  “太子哥哥,你怎么抖的这么厉害,脸色也如此苍白呢,伤的严重吗?”倾城关切的询问。

  深吸一口气,无双挤出一个微笑,道:“无妨,只是淋了些雨,有些冷意而已。”

  倾城轻柔的抓起无双受伤的手,仔细包扎起来。无双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倾城,真的是一副温婉的小女儿姿态,若不是有前世记忆,真的会被“他”蒙在鼓里呢。

  倾城包扎好,抬首看到无双眼神火热的注视这自己。不由低下头去,一副羞怯的小女儿姿态。无双见到自己偷偷注视倾城被发现,也是两片红霞映上两颊。两个“各怀心事”的人就这么沉默了下来。车外惊雷呼啸,车内静如寂灭。

  “倾城郡主此时不是应该在京都么?怎会落入此等险地。”无双开口打破了这平静。

  倾城依然低着头,道:“倾城是专程来接太子哥哥的,怎知被歹人伏击,幸得太子哥哥相救,不然倾城怕是要殒命于这荒郊野外了。”

  无双疑惑,此时自己与倾城应该还不算熟络才对,怎会来此想接?

  “殿下。对面人马太多,且有一波人马个个武力非凡,我们全斩了一波,另一波人马却都逃走了。”竹马的声音从车外传来。

  无双想要回到自己的马车,却被倾城一把抓住了衣袖。

  “太子哥哥就这么回去么?倾城怎么说也是专程来接太子哥哥的,不若让倾城陪你说说话吧解解闷也好。”倾城出口相留、

  无双以为自己是眼花了,竟然从倾城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