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周虹的不良用心
  季夏夏转身看了一眼沉默的父亲,拖着长音道,“爸,我不想去……”

  “这次由不得你,你要是不想跟我断绝父女关系,你就必须给我去!”季建国怒气冲冲道。

  听着季建国的话,周虹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季夏夏却感到满心委屈。

  如今在季家,自己已经是多余的存在,都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爸,这话一点都没错。

  谁让自己生母生自己的时候难产死了呢?

  或许当年妈妈将生的机会留给自己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自己以后所要面对的这一切。

  平时继母和继妹就没少为难自己,只是为了顾全大局,自己尽量减少跟她们的冲突,却没想到她们却是愈发变本加厉。

  父亲也失去了最起码的判断标准,多数时候都是听从继母周虹的意见。

  “好,我去!”季夏夏忍住眼里的泪水道。

  “早听话不就没事了吗?非要惹你爸发火才甘心?”周虹不疼不痒道。

  “你……!”季夏夏怒视着她,差点发作。

  季冬冬眼看着自己的亲妈和继姐,这一番你来我往,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这个时候,季建国身上的手机却突然响了,他接起电话听完之后,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单位有点事情,我先去处理一下,一切都由你来安排好了。”季建国对着周虹说道。

  “只要你这个宝贝女儿听话,我就烧高香了!”周虹撇了撇嘴。

  “夏夏,老实听话,就让爸爸省点心吧!”季建国嘱咐完之后,直接向门口走去。

  季建国在银行工作,还没有到内退的年龄,也算是有点小职权。

  “你爸的话都听到了吗?回房间换身衣服,礼物我也都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这次可得给我长点心!”周虹咬牙道。

  季夏夏没有理会她,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季夏夏走后,季冬冬赶忙凑上前,小声道:“妈,你又给她物色了个什么对象啊?”

  “就是常跟我在一起搓麻将的慕老太太的孙子,这慕家好像是挺有钱的!”周虹一脸算计道。

  “这么好的条件,你不先留给自己闺女,便宜了她?”季冬冬悻悻道。

  “这慕老太太倒是挺着急孙子的婚事的,不过,我听别人说她这孙子那方面有毛病,不举!”周虹一脸坏笑道。

  “天呐,那不就是个活太监吗?”季冬冬睁圆眼睛大张着嘴巴,惊声道。

  “你小点声,可别让她给听见了!”

  季冬冬悄摸声息地看了身后一眼,然后转头,母子二人相视会心一笑。

  季夏夏从屋里换了一身浅蓝色,淡雅的连衣裙,踩着白色的高跟鞋从房间里走出来。

  “穿得这么素,你是去奔丧啊?还是去相亲啊?”周虹脸色一沉,一脸不悦道。

  “这有什么不妥吗?”季夏夏反问道。

  “行,行了,你就是看你爸爸不在故意跟我作对呢?”周虹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不过,周虹心里清楚,这小贱人毕竟是底子好,穿什么都是有模有样,兴许这慕家少爷就看上了呢?

  季冬冬虽然以前是嫉妒季夏夏长得比自己漂亮,性格又好,但是一想到她即将相亲的对象不举,她就心里莫名地心情好。

  “带上我给慕家少爷准备的礼物,别忘了一定要亲手交给他!”周虹刻意地强调了一句。

  季夏夏看了一眼,是一个粉红色的手袋,里面装着一个长方形精致的粉色盒子。

  “就算是相亲,也没必要给对方带礼物吧?”季夏夏心里有些抵触。

  看周虹这架势,分明有些把自己送出去,上赶着倒贴人家的意思。

  “我跟慕老太太是牌友,这也不过分吧?锦江饭店1808客房,你可别给我弄错喽?”

  听着周虹的话,季夏夏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但是为了不惹爸爸生气,她只能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