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
  站在门口的季夏夏的忍耐已经达到了限度,再也听不下去了,咚地一声撞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内的两个人立马停止了动作,瞬间分开,满脸惊慌失措。

  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季夏夏,顾景泽的脸上闪过一丝慌张,然后片刻又恢复了镇定,“夏夏,我想,这只是个误会吧?”

  “误会?”季夏夏一双眼睛仿佛要把他看穿一般,言语锋利道,“误会你为了升职谈成合作把我送上大客户的床?误会你们两个是在屋里不穿衣服探讨人生?”

  顾景泽被季夏夏一连串的反问,问的哑口无言,脸上是红一阵白一阵。

  何雨晴眼看顾景泽在季夏夏面前已经输了阵仗,直接披了一件男式白衬衫,雪白的大长腿往前一迈,顾景泽在她身后也匆匆地提上了裤子。

  何雨晴双手抱臂胸前,甩了一下波浪卷,一双桃花眼斜睨着季夏夏,脸上带了几分嚣张。

  “夏夏,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们也没有必要再藏着掖着了,这样子三个人都累,我认识景泽比你早,他爱的是我……”

  “认识的早你干嘛不提前公开你们之间的关系?非要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难道这是你们何家的传统吗?”

  季夏夏回呛了她一句,其实她的话中也是意有所指,何雨晴的家事她多少也知道一点,何雨晴的父亲就干过姐夫出轨小姨子的事情。

  季夏夏说这是她何家的传统,实则也是话里夹枪带棒嘲讽她。

  “夏夏,这是我们三个人的事情,你干嘛非要扯上我的家事?”何雨晴脸一红道。

  “你这种人原来也会脸红啊?我还以为你根本不知道何为廉耻呢!”

  何雨晴被季夏夏的一番话说的也是,没了话说,这季夏夏别看平时行事得体大方,看起来好像没啥脾气,关键时候言辞倒也犀利。

  此时,撂在床头的手机却响了,顾景泽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接起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的咆哮声之后,他立马脸色大变,然后瞪大眼睛看着季夏夏,“谭总说我放他鸽子,让他白等了一个晚上,你昨天晚上没上谭总的床?”

  “顾景泽,你还是男人吗?做事敢做不敢当,到这个时候还想狡辩?”

  季夏夏被气得终于爆发了,顺手拿起电视柜上的一把水果刀,就要跟顾景泽拼命。

  顾景泽眼看此刻的季夏夏,根本就控制不住,只好左躲右闪,尽量地避开她,不让她伤到自己。

  何雨晴眼看事态已经失去控制,怕闹出人命,则是趁机拨打了报警电话。

  二十几分钟后警车嚷嚷着赶到,上来几个警察,询问了几句之后,直接将三人带去派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