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口味有点重
  蒋美新压低了声音,掐着她的耳朵叮嘱:“你以后可别得罪了他,要跟他搞好关系,知道了吗?”

  搞好关系?什么关系?

  呵,有些人明面上是重组家庭的兄弟,可实际上,却是爬上床的关系呢。

  沈乔瑾幽幽叹了口气。

  回到房间,将房门给锁死后,她才敢脱下紧身的裹胸衣,揭下脖子上贴的硅胶假喉结,躺到了床上。

  刚才洗完澡急匆匆地想出去拿毛巾,她都忘了要在裤裆里塞玻璃珠,幸好没被厉墨白发现端倪。

  看来以后,要更加小心了。

  她摸了摸空荡荡的手腕,有些怅然若失。

  手镯已经丢了好几天,一直没有找到下落,看来是找不回来了。

  就像她和陆景凡之间的感情,也永远都回不去了吧。

  “罢了罢了,我现在连女人都当不成,还去想那些事做什么?”她翻了个身,将身体裹进被子里,强迫自己入睡。

  ……

  第二天厉墨白一大早起床的时候,就看见了楼下餐厅里,厉振国和沈乔瑾正在吃早饭。

  蒋美新亲手拿着草莓去喂给厉振国吃,模样亲昵矫情得很。

  而沈乔瑾则端着一碗粥:“厉叔叔,这是我一大早熬的粥,您尝尝味道怎么样。”

  他不禁又起了几分轻蔑。

  这母子俩倒是真会讨好老爷子,偏偏老爷子最吃这一套,被哄得高高兴兴。

  不过,当他在餐厅落座之后,发现了一件极有意思的事情。

  蒋美新拿了草莓也去喂她儿子,沈乔瑾却将脸瞥到了一边去:“我不吃草莓。”

  “你这孩子,怎么还挑食了?”

  “我不爱吃。”

  其实,沈乔瑾并非是真的不爱吃草莓,只是她想起,父亲最喜欢吃的也是草莓。

  而如今父亲还在医院里躺着,母亲却在这里跟别的男人温存恩爱,这让她心里实在是很不是滋味。

  厉墨白将沈乔瑾的这些小表情全收进了眼底。

  看来,这小子对他母亲倒是意见不小。

  有意思。

  厉墨白微微眯了眯眼,对这个从天而降冒出来的假弟弟又有了新的认知。

  “墨白,你今天要是没什么事,一会儿带乔瑾出去逛逛街,给他买两件衣服。他过几天就要开学了,也没带什么行李过来。你买东西的眼光好,替他挑一挑。”厉振国突然说道。

  沈乔瑾赶紧说:“不用了不用了,我衣服够穿!”

  厉墨白不动声色,回答:“我上午公司有个会,下午陪他去。”

  沈乔瑾一愣,他不是应该很讨厌自己的吗?

  老爷子的意思,当然是要他们俩多相处相处,培养兄弟感情,可厉墨白怎么会答应陪她去逛街?

  厉墨白打量了她一眼,幽幽道:“你的穿衣品味的确是有待加强,从厉家的门出去,别丢了我的脸。”

  沈乔瑾下意识扯了扯自己的衣领。

  看来,她这几天一直穿高领,是被人狠狠地嫌弃了。

  好在身上的痕迹已经褪得差不多了,不会被看出来了。

  ……

  上午厉墨白公司有事,用了早饭以后就走出了家门。

  迟帅的车早就等在门口。

  “喂!”迟帅轻佻地冲他吹了个口哨,“上车!”

  “大清早怎么过来了?”

  “你今天要谈的那个项目我家也有投资,我妈让我过来跟你学学谈判技巧。”

  厉墨白坐上了车。

  迟帅神秘兮兮地凑了过来:“喂,我刚刚在你家门口,怎么看见一个女人?前几天你跟我说睡了个女的,不会就是那一个吧?半老徐娘啊,你口味挺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