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最讨厌的味道
  “乔瑾,你愣着做什么?赶紧叫哥!”蒋美新狠狠掐了她一把。

  她只得粗着嗓子,支支吾吾地叫了一声:“三、三哥。”

  其实,厉墨白是厉振国的长子,厉振国膝下只有厉墨白和厉墨颖这一双儿女。

  之所以叫三哥,是因为他上面还有两个堂哥,在家族中排行第三。

  厉墨白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径直向父亲那边走去。

  沈乔瑾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并没有认出自己。

  “你倒是还知道回来。”厉振国冷嗤一声。

  “之前说的那个项目我已经谈下来了,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签约。”厉墨白甩过去一份厚厚的文件。

  原来,他前几天没回家,不仅是因为老爷子娶了个继室而怄气,还顺便去了趟国外谈生意。

  厉振国本还有些冷淡气恼的语气,也霎时软和了一些:“做得不错。”

  厉氏集团是厉振国半辈子的心血,厉墨白自从接手了大部分集团的生意之后,更是蒸蒸日上,短短几年时间就跻身世界百强行列。

  像他这样的人,沈乔瑾攀不上,更惹不起。

  她只能在心里阿弥陀佛,希望能够顺利地以男人的身份在厉家熬过这两年,等她考上了国外的研究生,就可以恢复女儿身永远离开了。

  ……

  晚上,沈乔瑾刚洗完澡,在房间里找不到毛巾,便湿着头发跑了出来,想叫佣人给她送毛巾过来。

  谁知刚出房门,就撞上了一具紧实的胸膛。

  “啊……”她被撞得往后跌去。

  厉墨白嫌恶地看了一眼胸前被他头发沾湿的痕迹。

  “走路不长眼睛?”

  “对、对不起……”她赶紧忍着疼爬了起来。

  瞧见他胸口被自己弄湿了,听说这位少爷可是有洁癖的,她赶紧拿手去擦:“三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手腕被他冷不丁抓住,甩到了一边。

  他闻到了一股幽香,似乎是从眼前这个小子身上发出来的,跟那天在酒吧里闻到的,很像。

  “你一个男人,还喷香水?”厉墨白用手帕掩住了鼻。

  “不是的不是的!”沈乔瑾使劲闻了闻自己身上,得出结论,“是我洗发水的味道!三哥要是不喜欢的话,我明天就换了!不知三哥喜欢什么味道?”

  他并没有回答,冷眼看着面前这个小子,只见她个子虽然矮了一些,模样倒是清秀,唇红齿白的,倒像个女人。

  可见他妈从小没有把他教好,一个大男人成天娘们兮兮的。

  “让开。”

  沈乔瑾赶紧乖乖让路。

  厉墨白也没多说什么,径直走了过去。

  蒋美新听见动静出来,看见厉墨白神色不悦地走过,赶紧上前去,狠狠掐了一把自己女儿:“你怎么回事?惹他不高兴了?”

  “妈,我没有……”

  “死丫头,我可警告你,咱们娘儿俩能不能在厉家过下去,厉墨白有一大半的话语权,让你给他留个好印象,不是让你冒冒失失去撞他的!”

  “知道了知道了,又不是我故意要一脑袋撞上去的。”沈乔瑾也很无奈好不好。

  她刚刚摔了个屁股墩儿,到现在还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