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睡了一个女人
  “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她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

  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没了,沈乔瑾心中悔恨不已。

  身侧的男人已经沉沉睡去,从他身上冲天的酒气来看,果然男人在醉后都是禽兽。

  哪怕这位禽兽先生,长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她一件一件地穿好衣服,在离开包厢之前,又折返回去,拿出手机拍下了对方的脸。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记住这张脸,日后有机会,一定要讨回公道!

  可是现在,她却连报警的勇气都没有。

  刚刚才答应了母亲,要女扮男装进入厉家,要是因为这种事报警,岂不是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个女人了?

  “就让你再逍遥法外一段时间,等我日后恢复了女儿身,一定会让你受到惩罚!”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只是消费得起酒吧最昂贵的vip包房的男人,她能不能惹得起,沈乔瑾并没有想到这一层。

  ……

  翌日。

  厉墨白醒来时,头痛得很。

  昨晚因父亲娶了那个女人进家门的事,他与父亲起了一些争执,才喝了一场闷酒。

  没想到竟醉得这样厉害,甚至有些断片。

  空气中萦绕不去的一股幽香,让他脑海中闪过一些细碎的画面。

  而沙发上那抹殷红的血迹,似乎证实了脑子里那些乱糟糟的记忆,并不只是一场春梦。

  “该死。”厉墨白暗暗咒骂了一声。

  他竟睡了一个女人?

  神思稍定之后,他忽然想起,昨晚陪他喝酒的朋友,仿佛信誓旦旦地说要送他一个礼物。

  厉墨白立刻给迟帅打了一个电话。

  “这就是你给我送的礼物?”他语气里染上了分明的不悦。

  “喂喂喂,厉墨白,我可是忍痛割爱把自己最喜欢的这款限量版跑车都送你了,你怎么反而不感激我,一大早还凶巴巴的?”

  “跑车?你不是送了个女人?”

  迟帅立刻大叫起来:“什么?女人?”

  整个临城谁不知道厉墨白最讨厌女人,他这家伙平时但凡有个雌性生物近他三尺,都会像避瘟神一样避之不及,迟帅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为了讨朋友开心,送个女人过去触霉头?

  “老厉,什么情况?什么女人?”

  厉墨白没有多言,挂掉了电话。

  他的神色立刻如染了寒霜一般。

  若不是迟帅送的,那么——他昨晚是被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给算计了?

  然而算计他,无非为财为名或为利,那个女人怎么会在他醒来前就走了?

  他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站起了身。

  阳光照进包厢,沙发角落有银芒一闪。

  他看见沙发缝隙里嵌着一只银质手镯,尺寸很小,做工却是精致,可见这手镯的主人,必定手腕纤细。

  昨晚的记忆是残缺的碎片,他怎么也记不起那个女人的脸。

  只记得她身上……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