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她必须要坐牢
  顾楠目光呆滞的坐在地上,洁白的墙壁一抹血痕,容倾颜倒在地上,额头上鲜血淋漓——骆时彦一进门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顾楠!你是不是疯了吗?你知不知道杀人是要坐牢的?!要是容倾颜出了任何事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骆时彦看着容倾颜焦急的怒吼,以最快的速度抱起容倾颜离开。

  容倾颜不能出事,如果她有事,顾楠肯定逃不了。

  顾楠依旧痴痴的坐在地上,丝毫不在意发生了什么,随便吧,随便吧,她都不在乎了,她是罪人,她是罪人!

  骆时彦守在容倾颜病床前,心里十分焦急,如果这一次容倾颜再出什么事,那他怎么对得起容妈。

  “哥哥,哥哥……”容倾颜睁开眼睛,伸手抓住他。

  “容倾颜,你醒了!”骆时彦满眼惊喜。

  “嗯,哥哥,吓死我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看见骆时彦的神情容倾颜心中十分舒心,她喜欢他这样满心满眼只有她的样子。

  “哥哥,是顾楠推的我,她想杀了我。”容倾颜满眼恐惧道。

  骆时彦神色一滞,想起顾楠,想起她的欺瞒和背叛,眼底浮起一阵恨意,阴骘道,“你放心,我会处理的。”

  看着骆时彦的模样,容倾颜心底一阵不甘,她要得到确切的答案,她要听见骆时彦准备怎么对待顾楠。

  “哥哥,顾家人都是疯子,都心狠手辣。三年前他们父女俩把我们害的这么惨,还害死了妈妈,如今顾楠又回来,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哥哥,我们一定不能放过她,要不然妈妈也不会安心的。”

  一提起容妈,骆时彦心中的恨意愈加浓郁,再加上想到原来顾楠从一开始接近他就是带着阴谋的,骆时彦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你放心,我现在就去处理。”

  “嗯,哥哥,我相信你,你一定会给妈妈报仇的,顾楠恶意伤害我想要置我于死地,她必须要坐牢。”容倾颜目光清澈的看着他,满眼信赖。

  坐牢?

  骆时彦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你先好好休息,醒来后保证看见你满意的结果。”

  寻回刚才的病房时,骆时彦却没有发现顾楠,最后找了一整个医院也没有看见她,在秦城除了他以外,顾楠还能找谁?

  脑子里忽然浮现一个人,骆时彦不由得有些懊恼!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手段!

  顾楠醒来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脑子里一片混沌,正准备下床时忽然有人推门进来。

  “沈斓跃!”顾楠失声道,“你怎么回来了?”

  身穿白色西服的温润男人手里正端着一碗汤,看向顾楠的眼神里全是疼惜和爱怜。

  “你身子太弱,先上床好好休息。”

  “沈斓跃,我妈妈去世了……”

  顾楠眼眶湿润,在外漂泊三年,她一直都无依无靠,回到秦城又面对着骆时彦那样的误会和屈辱,沈斓跃的回归,让她突然间有了安全感。

  “楠楠,别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沈斓跃心疼的将她揽进怀里。

  “楠楠,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沈斓跃看着她的眼睛,温柔道。

  看着他温润的眉眼,顾楠的心里忽然想到另一个与他截然不同的男人,稍稍抽出了手,低头道,“斓跃,谢谢你。”

  看着她这副模样,沈斓跃自嘲的笑了笑,“没关系,我早该想到的,你的心里除了骆时彦根本容不下任何人。”

  “沈斓跃……”顾楠歉疚的看向他。

  沈斓跃是她的青梅竹马,顾沈两家原本是想让他们俩结婚,以此达到联姻目的的,却没想到落花有情流水无意,顾楠居然不撞南墙地爱上了骆时彦。

  后来顾家破产后,顾楠带着母亲离开,沈斓跃也出国了,今天去医院看望病人,却没想到遇见了顾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