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当年真相
  “不,不是这样的!”她摇头,不能相信。

  当年,明明是骆时彦对她始乱终弃,带着容妈离开了顾家。

  后来顾家破产了,父亲也被逼得跳楼自杀,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在她最艰难的时刻,骆时彦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

  “你胡说八道。”顾楠完全否认。

  就在这时,骆时彦走出了办公室:“你们顾家敢做的事情,如今却不敢认,顾楠,你还真是跟你父亲一个货色。”

  她转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骆时彦。

  而容倾颜却一改刚才咄咄逼人的姿态,跑到了他的身边哀哀哭泣。

  “时彦,我妈妈就是被顾家人害死的,他们都是魔鬼……可是、可是顾楠刚才却说,我妈死了是活该……”

  “我没有说过!”顾楠连忙说。

  骆时彦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唇角噙着冷笑。

  他揽过容倾颜的腰,如此亲昵的模样,更是深深刺痛的顾楠的眼。

  “顾楠,如今你们顾家落得这样的下场,却是我在这里俯瞰着你,你是不是应该跪下来,好好向我哀求认错?”

  “骆时彦,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为什么?呵,你还有脸问?”

  骆时彦眼底浮起一片浓浓的恨意。

  当初,他还没有回到骆家,只不过是被容妈收养的一个养子,在顾家寄人篱下。

  顾楠跟他一起长大,个性张扬的大小姐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他的爱意,然而身份的悬殊,让他从不敢越雷池一步。

  顾楠十八岁生日那天,偷偷进了他房间,说要和他永远在一起,结果却被她父亲顾霆抓了个正着。

  顾霆看不上他只是管家的养子,硬要说是他蓄意勾引顾楠,要把他以强.奸犯的罪名送进监狱。

  容妈为了救他,不得不答应把自己的肾给肾衰竭的顾太太,结果却死在了手术台上。

  他后来被骆家人找到,认祖归宗,接手家族企业后的第一步,就是要向顾家复仇!

  “顾楠,你、你父亲、你母亲,你们所有顾家人,都该死!”

  顾楠踉跄着后退一步,跌坐在了地上。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那些往事,家里人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提过一个字。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因为这件事才离开顾家的,我也不知道容妈是为了我妈妈才死的,我不知道……”

  她这样慌乱无措的样子,让骆时彦皱了皱眉。

  难道,这个女人真的全然无知吗?

  容倾颜看见了他眼里的犹豫神色,立刻抢先说道:“顾楠,你就别演了,三年前在顾家的时候我全部都偷听到了!”

  “你……偷听到了什么?”

  “你们顾家人不是早就真的时彦哥哥是骆家子孙,所以才故意派你去勾引时彦哥哥,好让顾家攀上骆家这棵大树吗?只是没想到时彦哥哥是正人君子,不肯为你们的小人计俩屈服,你们才恼羞成怒诬陷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