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好久不见
  许蓝果然十分欣慰:“这么说来,斓跃倒是个好孩子。”

  “妈,钱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我都会解决好的。”

  “楠楠,斓跃既然肯帮你,说明他是心地好的,以后等妈死了,你也算是有个归宿,不会让妈妈担心。”

  “妈你说什么呢?你的病,还是能治好的!只要……”

  只要有钱。

  一想到这里,顾楠心口就一阵抽痛。

  许蓝的心更是痛,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体太差,需要肾脏移植,也不会害得管家容妈一大把年纪,为了捐肾死在手术台上。

  若不是这件事,骆时彦又怎么会恨上顾家,最终害得顾家家破人亡?

  然而这些事,顾楠却一无所知。

  挂掉了母亲的电话之后,顾楠深吸了一口气,往骆氏集团走了进去。

  就算是为了妈妈,她也只能丢掉廉耻和虚无可笑的自尊,去见骆时彦。

  “不好意思,没有预约,你不能见骆总。”前台的秘书毫不留情地将她拦了下来。

  “是他让我来找他的。”

  “那你能拿出凭证来吗?”

  顾楠当然没有凭证。

  昨天晚上,骆时彦只留下了一句话而已。

  “这样吧,您告知一下您和骆总的关系,我去问问。”

  “我……”她顿时语塞。

  她和骆时彦,算是什么关系呢?初恋旧情人?还是钱色交易的顾客?

  那秘书端详了几眼顾楠,早生了轻蔑之意:“这位小姐,我理解您想要勾搭骆总飞上枝头的心思,只是骆总也不是谁都能见的,您请回吧。”

  “麻烦你通融一下,我真的有要紧事找骆时彦……”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高挑模样艳丽的女人走了过来。

  秘书一看见她,顿时笑脸相迎:“容小姐来啦,骆总正在办公室,我现在马上通传。”

  “不用了,我直接进去找他。”女人颇有几分傲慢,连看都没有看一旁的顾楠一眼。

  顾楠却一眼就认出了她——容倾颜,当初顾家管家容妈的女儿。

  三年不见,她完全大变样了,变得异常美丽妩媚。

  而如今,她已经是骆时彦的未婚妻。

  “这位小姐,骆总有别的客人要接待,请您现在马上离开。”秘书不客气地对顾楠说。

  容倾颜这才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顾楠,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之后,爆发出一声惊天冷笑:“顾楠?居然真的是你?”

  “倾颜,好久不见。”她勉力保持着表情的镇定。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突然甩下来的一个巴掌!

  “顾楠,你居然还有脸来这里!你这个贱人……”

  耳边一阵嗡鸣,顾楠顿时一头雾水。

  “你们顾家害死了我妈,害得时彦哥差点去坐牢,你怎么不去死啊!”容倾颜冲了过来,一把揪住她的头发拳打脚踢。

  “你说什么?顾家怎么会害死容妈?容妈不是生病……”

  “我妈是为了给你妈做肾脏移植手术失败才死的!你当年诬陷时彦强.奸你,我妈为了救他,去求顾霆那个畜牲,他就逼着我妈把肾脏给你妈!”

  犹如五雷轰顶一般,顾楠脑子里一阵晕眩。

  什么强.暴,什么肾脏移植……容妈怎么会是被父亲害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