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要你痛苦一辈子
  “哈哈……”黎雨璇突然大笑,这让她看起来疯狂而妖冶:“顾长栋,你不要后悔。”

  后悔?怎么可能!“我顾长栋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遇见你。”顾长栋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女人被自己逼着躺在了手术台上,血液从女人两腿中流了出来,浸红了手术台。

  顾长栋眉头一皱,再也不看一眼转身就走出手术室。医生护士上前,立刻进行破腹取胎,她已经严重动了胎气。

  生无所恋,死又何惧。

  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肚子上传来剧烈的疼痛,是手术刀划破皮肤。啊!黎雨璇双手紧握,指甲嵌入手心,手中一片黏糊。

  黎雨璇已经晕死过去。

  胎儿被取出时,已经成形了,是个男孩。一个死了的胎儿被带了出去,恐怕这里除了床上那个心跳微弱的女人,没人真正爱着他。

  刚刚经历过这场惨无人道手术的两个护士悄悄走了进来。

  “心跳微弱,瞳孔涣散,准备电击。”

  死亡是什么感觉?

  疼痛消失,记忆消失,感情消失,最后化成天地间的灰尘,随风消散。

  听说人死亡时,眼前都会浮现出一生最重要、最珍惜的东西。

  黎雨璇失去意识前,看到了一个人,阳光下他逆着光,抿唇一笑,让她一见误了终生。

  风吹起病房的窗帘,雪白的病床上的躺着一个面色苍白,容颜清淡如画的女子。长长乌黑的睫毛一颤,女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地方不是地府,是医院?我没有死?

  黎雨璇颤抖着手扶上自己的小腹,只摸到了纱布,小腹一片平坦。大颗大颗的泪珠不停从眼眶中流出,黎雨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不停抚摸自己的小腹。

  宝宝,妈妈终究没有护住你。你最后是想自己离开妈妈身体让妈妈活下来么?

  对了,宝宝的身体。把宝宝的身体找回来,妈妈要亲自送他走。

  “护士……”黎雨璇艰难出声,声音微弱而嘶哑。

  咔、咔,病房们被打开又关上。

  “护士,把我孩子的身体给我。”黎雨璇躺在床上看不到来人,只听到对方不断走进自己的脚步声。

  “打胎的滋味……”一个女人的声音,她的语调上扬,透着明显的兴奋:“不好受吧,黎雨璇。”

  这声音是……黎雨璇睁大了眼睛,又恢复了平静。

  “姐姐,”黎雨璇苦笑一声,沉浸在孩子死亡之中,她没有发现黎落的语气不对:“你回来了啊。”

  脖子突然被人双手掐住,黎雨璇咳嗽着,不敢置信的和面前的黎落四目相对。

  “不要叫我姐姐!”黎落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恨不得立刻掐死对方:“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最厌恶的就是被别人叫黎雨璇的姐姐。”

  黎雨璇被掐的呼吸艰难,双手拍打着对方掐着自己的双手,她不明白自己善良的堂姐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咳……咳,放手,黎雨璇只能做出唇语。

  “想知道为什么吗?”黎落靠近黎雨璇的脸,笑的一脸纯良,黎雨璇却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好不掩饰的恨意。

  “我就是要你痛苦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