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死性不改
  贺闻朝去找顾汐月的时候,她正在后花园里望天楼里看星星。

  正值深冬,夜里寒霜冻人,就算是抱着火炉,也一样冻得人骨头发疼。

  可顾汐月却只披着一件薄薄的披风,手炉没带,火炉也没有点,就那么站在围栏前,一动不动地望着漆黑的天空。

  贺闻朝皱眉,脸色愈发冰冷:“顾汐月,朕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顾汐月盯着天,轻声说:“我小时候听我娘说,人死之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永远守护着还在世的亲人。”

  贺闻朝盯着顾汐月安静苍白的侧脸,忽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一下伸手,把顾汐月从栏杆边上拉开。

  “怎么,你又想去死了?”

  顾汐月抬起眼,看了看贺闻朝:“你说,我们的孩子,也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吗?”

  贺闻朝表情一僵,嗓音嘶哑道:“顾汐月,你到底想做什么?”

  顾汐月往前走了一步:“贺闻朝,你告诉我一句实话,你对我,到底有没有过一点点的感情?只是一点点。”

  冬夜里天光昏暗,只有望天楼上的几盏烛火照亮四周,那几点烛光落进顾汐月的眼里,眸光明亮水润,干净而可怜。

  贺闻朝心里生出了一刹那的动摇,很快又想起想起陆婉儿的那一句“她对你根本没有感情”,那一丝动摇迅速消散。

  “像你这样的贱人,我怎么可能对你有感情?”

  贺闻朝一步逼近,紧盯着顾汐月的眼睛,“你伤心你孩子没了,但你有没有想过,一切都是你活该呢?”

  顾汐月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活该,”她笑得弯腰,扶着扶栏,“是啊,的确是我活该,爱上你,为你孕育子嗣……一切的一切,的的确确是我活该。”

  顾汐月盯着地面,已经干涸的眼眶里竟然再次流出了眼泪。

  泪珠一颗颗的滚落,砸在石头做的地面上。

  “那你呢?贺闻朝,你如此对我,如此对我的家人,我们的孩子,你如此残忍冷酷,那你的活该呢?”

  她泣着泪声讨,可贺闻朝却只是盯着她说:“你果然没有失忆。”

  顾汐月一笑,她突然放开栏杆,往前走了一步。

  “是啊,我什么都记得,我记得我们初见那一天……”她视线落在楼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雪了,漫天雪花飞舞,纷纷扬扬,落满枝头。

  “也是这样,下着大雪。你那天披着一件白色狐毛披风,撑着一把银边的素白雨伞,穿过大雪,迎面走向我……”说话间,顾汐月已经贴近在贺闻朝面前。

  提起过去,贺闻朝一时也有些恍然。

  未掺杂家国爱恨的时候,他与她之间,的确有过一段很美好的过往。

  “那时候的你,眉目温柔多情,面容绝世无双,我对你,一见倾心……”顾汐月眸光深情,专注地看着贺闻朝,“现在……我恨你入骨!”

  顾汐月话音陡然一转,猛然扑向贺闻朝,用尽全力,将他撞到望天楼边上。

  栏杆并不高,不能拦住猛冲的两个人,贺闻朝身体一翻,失控的从栏杆上跌下,摔出楼外。

  幸好他反应极快,及时抓住了栏杆,稳住了身体。

  顾汐月扑在他怀里,牢牢抱着他的腰。

  又被顾汐月算计了一次,贺闻朝又气又怒:“顾汐月,你当真是死性不改!”

  顾汐月一笑:“是啊,到死之前,也一直没有改变过……”

  她最后看了一眼贺闻朝,决然松手,任由身体坠下。

  “顾汐月!”贺闻朝急忙伸手拉她,却只是来得及碰到她指尖。

  两人指尖擦过,顾汐月在贺闻朝面前,笔直下坠,她白色的裙摆在夜色里散开,犹如云朵……

  砰——

  顾汐月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