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避子药
  顾汐月闭上眼:“所以,你是来杀我的吗?”

  陆婉儿眼底明晃晃的闪过杀意,脸上却没有显露,而是道:“不,我不想杀你,你死了对于你来说反而是解脱,我只是来给你药。”

  她拿出一个白玉瓶,放在顾汐月床边:“这是避子药,只要你吃下这个,你就不会怀孕。”

  顾汐月没动:“你为什么给我这个药?”

  “为什么?理由还不明显吗?我是皇后,陛下的长子,只能我来生!”陆婉儿眼里流露出恨意,“而你,休想和我抢!”

  顾汐月拿起药瓶,没有说话。

  陆婉儿该说的说完了,慢慢站起身来。

  “药我给你了,吃不吃,看你自己。”陆婉儿道,“不过就算你真的怀上了,我也不会允许你把孩子生下来的,所以,你自己想清楚了。”

  陆婉儿理了理裙摆,准备走。

  拉开门时,她忽然道:“顾汐月,我知道你没有失忆。”

  陆婉儿回过头:“所以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事,都是真的。你如果想要以后的日子少一点痛苦,我还是劝你,早点去死。”

  顾汐月握紧了药瓶,仍旧没有回应。

  她的确是没有失忆,也许是她执念太过,御医给她用了药,催眠洗脑,让她失忆之后,她自己很快重新想起了一切。

  她记得自己被剖腹取子的痛苦,也记得目睹孩子被扔进火坑的巨大痛苦,还记得贺闻朝残忍看着她的目光……所有的所有,她都记得。

  顾汐月慢慢闭上眼,但她还是万万没想到,她的父母亲人,竟然都死于贺闻朝之手。

  原来贺闻朝根本就不是因为她背叛过而恨她,而是从一开始,就厌恶她。

  之前数年的恩爱过往,不过一场骗局。

  难怪,难怪仅仅因为一个误会,贺闻朝就要折磨她至此,他恐怕早就恨她入骨了。

  再回想起自己对贺闻朝死心塌地的样子,顾汐月只觉得无比可笑。

  ……

  顾汐月一夜没睡,而就在第二天的晚上,贺闻朝来了。

  太监通报时,顾汐月正在看话本,她握着书的手指瞬间狠狠捏紧,好几个呼吸之后,才慢慢放松下来。

  脚步声渐渐靠近,贺闻朝进来了。

  顾汐月闭上眼,再睁开时,眼底只有干净茫然。

  她好奇的看向门口,瞧见了缓步走入内室的贺闻朝。

  贺闻朝仍旧是满脸的冷色,眸色幽暗,隔了一点距离,不动声色地盯着顾汐月看。

  “我以前一定认识你吧?”顾汐月欢喜的跳下床,撑大了那双明亮湛透的眼睛,“我感觉你好熟悉,我们之前……”

  顾汐月试探性地摸了摸贺闻朝的脸。

  “我们之前,是夫妻吗?我记得,我们好像拜过堂。”

  贺闻朝垂着眼,目光幽暗,盯着顾汐月,半响未语。

  顾汐月似乎有些尴尬,她放下手:“对不起,可能是我记错了,我失忆了,过去的事情我什么都……啊!”

  她话没说完,突然就被贺闻朝打横抱起。

  “我们以前,的确是夫妻。”贺闻朝几步走到床边,将顾汐月放在柔软的被子上。

  他俯下身体,目光暗如深海。

  “是吗?”顾汐月天真好奇道,“那我们做夫妻多久了?我好像认识你很多年了……”

  “对,我们认识很多年了。”贺闻朝手指落在顾汐月的领口上,轻轻拨开,“我们之前有很多故事,今晚,我会用另一种方式,帮你慢慢回忆。”

  衣带随之也被拉开,层层衣衫落在地上。

  顾汐月闭上眼,忍着心里的抗拒和愤怒,抱紧了贺闻朝的腰。

  她必须要先忍耐,没准备好之前,她不能对贺闻朝动手,如果暴露了自己恢复记忆的事,贺闻朝一定会加倍折磨她。

  所以,她必须要先装傻,再找机会,杀了贺闻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