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记得了
  顾汐月失忆了。

  她一心求死,不论别人怎么威胁哄骗,就是不肯吃饭喝药,贺闻朝为了不让她不死,于是用了这个下下策,让她忘记过去。

  不记得过往以后,顾汐月的治疗果然顺利起来。

  她身边照顾的宫女太监们也通通换了人,每个人都安静沉默,除非必要,绝不会和顾汐月多说话。

  顾汐月一开始还会问问题,后面也慢慢安静下来,每天只是看书和画画。

  一晃一个月过去了。

  气温渐寒,入冬了。

  第一场雪落下来的时候,顾汐月受了风寒,发起了高热。

  她昏昏沉沉,睡了两天。

  隐约间能感觉到身旁不断有人来往,有人交流谈话,有一次她从昏睡里清醒过来,意外听到了御医们的对话。

  “顾贵人的身体被损坏得太严重了,就算现在调理过来了,也很难活过二十五岁,更不要说……”

  另一个声音更加苍老的御医接话说:“顾贵人能活多久,我们管不了,我只要现在调好她的身体,让她能再次怀上皇子就可以了。”

  “也是,陛下一直在催,恐怕就是着急要一个皇子,皇后娘娘也不争气,肚子迟迟没有动静……”

  顾汐月听了一阵,又昏睡过去。

  她这次她睡了很久,再醒来时,已经深夜。

  屋里只点了几盏蜡烛,光线昏暗,而顾汐月的床边,坐着一个身形窈窕的女人,面对着顾汐月,见她醒了,唇角一勾。

  “还记得我吗,汐月姐姐?”

  这个女人,就是现在的皇后,陆婉儿。

  顾汐月眨了眨眼,茫然道:“不记得了,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认识我吗?”

  陆婉儿笑道:“我当然认识你啊,我不仅认识你,我还知道好多你不记得的事情。”

  顾汐月撑起身来,满脸惊喜:“那太好了,你快告诉我我叫什么,过去都发生了什么……这里的人什么都不和我说……”

  “你叫顾汐月,”陆婉儿道,“是上一任皇后,后来因为被陛下厌恶,所以削去了皇后之位,贬为贵人,进了冷宫。”

  说到这里,陆婉儿忽然从桌子上取下一个烛台,将那跳动的烛火,送到顾汐月面前。

  摇曳的火焰映亮了顾汐月的眼睛,陆婉儿眉眼带笑,眼神眼神紧紧盯着顾汐月,低声说:“你还生过一个孩子,但是……他被烧死了。”

  顾汐月瞳孔一缩,手指也紧紧蜷缩起来。

  陆婉儿笑道:“你还记得吗,你孩子被丢进火坑里的那一幕?哦,还有,你孩子死之前,被人生生挖出了心脏,可怜啊。”

  顾汐月睫毛颤了颤,片刻后,她才说:“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我为什么……一点也不记得了?”

  陆婉儿盯着顾汐月的脸,观察着她的每一个反应。

  “是吗,那你还记得你的家人吗?你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吗?”陆婉儿慢慢低下头,“不是在混战的时候被南国敌军误杀的,而是被陛下命人,暗中烧死的。”

  顾汐月一下子没绷住表情,脸色刷的白了。

  她记得,当初南国派军入侵,带头的将军为人暴戾,一路屠杀百姓,一夜之间,满城尸骨,血流成河。

  她的父母家人,也因此死在敌军刀下,府邸也被烧毁成灰,与当时中了毒,被困在皇宫地牢里的贺闻朝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你以为贺闻朝真的爱你吗?”陆婉儿道,“才没有呢,他作为质子,在宫里委屈求全,被人欺辱,而你是丞相之女,又得太后偏爱,如果能有你照顾,他会在宫里少吃多少苦头啊?”

  “顾汐月,从一开始,贺闻朝就只是想利用你而已,可你太天真了,竟然对他掏心掏肺,真是蠢得无可救药。”

  陆婉儿看着她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目光也渐渐冰冷,“你这样的蠢货,就应该早点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