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绝食
  顾汐月满脸不可置信,也更加觉得陌生。

  这还是她记忆里的贺闻朝吗?

  她记忆中的贺闻朝,那个她曾经爱之如命的贺闻朝,明明是一个温柔强大的男人,即便在沦为质子,也从未自甘堕落,什么时候,他变成这样?

  这样的狠毒残忍,毫无人性。

  太监们并没有留给顾汐月太多时间,很快把顾汐月从地牢里带出去。

  顾汐月被送回冷宫,并且派来了医术最精湛的太医,给她把脉解毒。

  顾汐月中的毒复杂狠毒,根本没法解毒,只能慢慢调养排毒,而且需要大量昂贵又稀少的药材,耗时耗力不说,还特别耗钱。

  但贺闻朝还是毫不犹豫的命令太医继续解毒,不管花费多少钱和药材,一定要把顾汐月的身体调养过来。

  顾汐月中毒深,身体又太过虚弱,一进冷宫就陷入了昏睡,太医悉心照顾了整整半个月,她才苏醒过来。

  只是醒来后,她不论是药还是食物,全部闭口不食,一心想要把自己耗死。

  太医好不容易给她续上的半条命,就这样被她折腾掉一半。

  若是她再不吃药吃东西,撑不过三日,就会一命呜呼。

  这一日,顾汐月依旧拒绝吃任何东西。

  碧罗守在床边,哭着劝了整整半天,顾汐月却依旧坚定寻死,她必须要在自己被迫怀上第二个孩子之前,离开这个世界。

  “娘娘……”碧罗握着顾汐月的手,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外面忽然进来两个陌生的太医,以及几个冷脸大太监。

  “你先出去吧,圣上要给顾汐月用新的治疗方法。”为首的大太监对着碧罗道。

  “什么新方法,我之前怎么没听说,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碧罗护在顾汐月床前,“你们给我说清楚,要不然我……”

  大太监不耐烦,直接示意外面的侍卫,把碧罗给拖出去,再死死锁住了寝殿大门。

  “你们关门干什么?”碧罗奋力挣扎,想要扑过去撞门,“我警告你们,离我们娘娘……”

  她又吵又烦,侍卫懒得忍耐,直接将她打晕。

  而寝殿里面,同时传出来一声尖锐的大喊。

  “不!!!”

  这喊声愤怒而绝望,穿过冷宫的宫墙,传到墙外站定的贺闻朝耳里。

  贺闻朝闭了闭眼,忽然感到头疼。

  他按了一下眉心,缓了一会,那疼痛很快消失,一切如常。

  “陛下。”陆婉儿穿过花园,缓步靠近,“您在这里干什么?”

  她也不行礼,直接上前来挽住贺闻朝的手臂,脸色担忧:“您脸色不太好,是没休息好吗?”

  “没。”贺闻朝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臂,“你怎么过来了?”

  陆婉儿温柔一笑:“妾身过来看看汐月姐姐,听说她这段时间不吃不喝,一心寻死,妾身便想着来开导开导她。”

  贺闻朝面色冰冷:“不用了,她以后不会寻死了。”

  陆婉儿吃惊的挑了挑眉:“陛下为何这样说?”

  贺闻朝不回答,而是转身往他自己的宫殿走去。

  “你身体不好,没事就多在殿里休息,别乱走动。”

  说话间,贺闻朝人已经走远。

  陆婉儿目送着他高大冷漠的背影,暗暗掐紧了手帕。

  都这样了,贺闻朝心里竟然还是在意着顾汐月,先是留她性命,现在又不惜一切代价给她解毒,吊着她的命……

  陆婉儿越想心里就越是怨恨。

  她之前就不该为了多折磨顾汐月几天,而没有直接弄死她。

  要是顾汐月早早死在地牢里,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事了……

  不过,现在再下手,也还来得及。

  反正,顾汐月的毒,不是还没完全解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