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她要报仇
  陆婉儿最后一句话,逼得顾汐月尖叫起来。

  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贺闻朝……他怎么能如此狠毒残忍。

  陆婉儿欣赏着顾汐月发狂的模样,满脸愉悦。

  “顾汐月,我早就和你说过了,别和我抢闻朝,他不是你的,可你偏不听,你非要和他在一起,结果现在呢?”

  陆婉儿笑起来,“现在看看你的下场,再想想你的家人,你孩子的下场,啧啧,真惨啊。”

  顾汐月瘫软地坐在地上,喃喃道:“是我错了……”

  从一开始,就是她错了。

  她不该见色起意,主动接近贺闻朝,更不应该为了给中毒的贺闻朝求解药,就答应江城离的条件。

  她为了他放弃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可最后得到了什么?

  是家破人亡,生不如死的下场。

  顾汐月想要哭,可两眼干涩,她一颗泪也落不下来了。

  这些天在监狱里,她早就把眼泪哭干了。

  陆婉儿这时却递给顾汐月一个药瓶。

  “里面是比鹤顶红更毒的毒药,一颗下去,保证必死无疑。”陆婉儿一脸虚伪的善意,“你要是不想活了,就吃了它,一了百了。”

  顾汐月捡起药瓶,垂眸死死盯着。

  陆婉儿轻轻拍了拍顾汐月的肩:“还有件事情,本宫偷偷告诉你,闻朝已经知道你身体大好,于是准备了另一种折磨你的方式。”

  她捏着顾汐月的下巴,迫使她看向周围那几个五大三粗的狱卒。

  “这些人,过两天,就都是你的男人了。”

  顾汐月身体狠狠一颤。

  陆婉儿丢开她的下巴:“顾汐月,选择权本宫已经交到了你的手上,所以,别说本宫没有帮过你。”

  这句话说完,陆婉儿离开了牢房。

  她身边的丫鬟太监也紧跟着离开,偌大的地牢,瞬间恢复了死寂阴冷。

  但陆婉儿还留下了一个东西。

  有狱卒走来,要端走那盘东西。

  “不要!”顾汐月急忙扑过去,牢牢护着那盘卤心。

  如果被狱卒拿走,那一定会被随便丢掉的,顾汐月不允许这一幕发生。

  狱卒也懒的理她,不过一盘卤心而已,留下来就留下来。

  顾汐月被扔回牢房,怀里紧紧揣着那盘心脏。

  等狱卒都走后,她拿出那个装着毒药的药瓶。

  她要是死了,的确是一了百了。

  但是,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就这样去死。

  贺闻朝这样折磨她,伤害她,她为什么要懦弱的去死?

  不,她要报仇。

  顾汐月把毒药藏起来,她不会把毒药吃下去,她要用它去毒杀贺闻朝。

  如果要死,那也是她和贺闻朝一起死。

  顾汐月身上的外伤虽然好了,但体质虚弱,和陆婉儿耗了一番力气之后,她精神疲惫,趴在稻草里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的,她感觉到有好几只老鼠从她脸上爬过。

  顾汐月瞬间惊醒,急忙撑起身,把身上的老鼠抖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牢房里竟然来了七八只老鼠,它们围聚在一起,正在吃着什么东西。

  那是顾汐月孩子的心脏!

  “不要,走开!”顾汐月急忙扑过来,赶走老鼠,将盘子抢回来。

  可是太晚了,里面的心脏已经被老鼠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点捻都捻不起来的残渣。

  老鼠呼啦逃走,瞬间没影。

  顾汐月抱着那个空掉的盘子,绝望的大哭出声。

  她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