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这是你孩子的心
  顾汐月被带到了地牢,绑在刑架上,被狱卒用带着倒刺的鞭子狠狠抽打。

  几鞭子下来,顾汐月便浑身是血,昏死过去,然后再被狱卒用冷水泼醒,接着鞭打。

  顾汐月刚被剖腹取了孩子,虽然靠着复体丹恢复了一半的伤势,但身体虚弱,根本挨不住这样的拷打。

  几番下来,她便彻底昏迷,怎么也弄不醒了。

  贺闻朝吩咐过,不能让这个女人死了,要让她活着认错服软。

  于是每当她身体承受不住,昏迷过去,便会有御医过来,给她治伤,吊住她的性命。

  如此三天之后,顾汐月已经遍体鳞伤,下最猛的药也要吊不住她的命了。

  狱卒如实禀告给贺闻朝。

  贺闻朝不要顾汐月死,于是暂停了对顾汐月的鞭打刑罚,让她先修养七日。

  于是接下来几天,顾汐月每天被好吃好药的养着,身上的鞭痕与剖腹的伤口日渐恢复,连着肌肤也逐渐恢复了原本的白皙滑腻。

  明明她还身处肮脏牢房,可她骨子里的清灵明艳之气,丝毫掩盖不住。

  每日监视着她的狱卒,看她的目光逐渐变了味道,视线总是在顾汐月的胸口和长腿上转。

  顾汐月每日浑浑噩噩的昏睡,不知年月。

  “起来了,顾汐月,皇后娘娘来看你了。”狱卒粗暴的踢了一脚牢门,“听见没有,快给我起来!”

  顾汐月勉强睁开眼睛,撑起身体。

  原本总是光芒昏暗的地牢里,此刻亮若白日,墙壁上挂满了宫灯。

  四个太监打头,四个宫女随后,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高挑女人,缓缓走入地牢里。

  来的人,是陆婉儿,把顾汐月挤下来,成为新任皇后的女人。

  她也是贺闻朝最宠爱的女人。

  顾汐月咬紧了牙齿,努力垂下视线,免得眼神暴露了她心底的怒火。

  “出来!”狱卒开门进来,揪着顾汐月的头发,将她拖出牢房,扔在审问台下。

  台上,陆婉儿一席华丽红裙,被太监搀扶着,姿态雍容,缓缓坐在铺着软垫的椅子上。

  她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顾汐月,随后挥挥手指,让人把食盒端过去。

  宫女得令,手脚利索的拿出食盒,放在顾汐月面前,打开,从里面端出一盘切得有些厚的卤肉。

  顾汐月低着视线,保持静默。

  “你能看出来这是一盘什么肉吗?”陆婉儿开口,嗓音婉转动听,“猜猜,猜出来了,本宫有赏。”

  顾汐月仍旧低着头,一言不发。

  “皇后娘娘在问你话呢!”狱卒一脚踢在顾汐月后背上,“还不回答!”

  顾汐月咬紧了嘴唇,依旧不吭声。

  “没事,不必动怒,她不愿意猜,本宫告诉她就是。”陆婉儿扶着太监的手,优雅起身,慢慢走到顾汐月面前。

  她低着嗓音,温柔缠绵的说:“这是一盘卤心。”

  顾汐月心脏缩了缩,她想起了自己被活活剖出去的孩子,就是被挖了心脏做药引。

  陆婉儿俯下身,贴在顾汐月耳边。

  “这就是用你孩子心脏做的,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药引,只是闻朝单纯不想让你把孩子生下来而已。”

  “不……”顾汐月脑中一片空白,不愿意相信,“不可能……”

  只是不想要,那早早就让她流产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要挖孩子的心脏,还要烧了他那幼小的身体。

  “顾汐月,你还真是不知道闻朝有多么恨你呢。”陆婉儿把那盘心脏端起来,用手指捻起一片肉,啪的一下扔进火盆里。

  “你知道吗?你孩子被取出来的时候,已经会哭会叫了,但是闻朝不喜欢他,觉得烦,于是啊,他拿出长剑,就是你之前送他那把剑,亲自,把你儿子的心脏,给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