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孩子被烧了
  顾汐月愤怒的冲进院子里,门口守卫瞧见她,急忙拦住,扣着她手腕,一把将她制服在地上。

  火光在院子和顾汐月眼睛里跳动,那火苗是如此的汹涌巨大,瞬间就将那襁褓中的孩子给吞噬了进去。

  “不……”

  顾汐月撑大了眼,泪水不断从她眼角滑落,打湿她苍白的脸。

  贺闻朝那深邃幽暗的目光也落在了顾汐月脸上,他眸光沉了沉,寒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顾汐月死死盯着那大火,沙哑的喃喃道:“贺闻朝,你知道那是你的亲骨肉吗?”

  贺闻朝拧眉,俊美无双的脸上只有冰冷寒霜,他加重了语气,质问:“我在问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顾汐月睫毛颤了一下,被剖腹取子,被活活烧死孩子的愤怒在她心里燃烧,仇恨迅速膨胀开,吞噬她的理智。

  她忽然笑了一下,眸光凄婉:“闻朝,我想见你,我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一定要当面和你说。”

  贺闻朝拧眉,面无表情的冷冷注视着顾汐月。

  “你想耍什么花招?”

  顾汐月慢慢抬起睫毛,露出她那双被泪水打湿的,湿漉漉的眼睛。

  她眼睛生得好看,眼珠漆黑水灵,目光温软时,十分惹人怜爱。

  “你就不想知道,当初你还是南国质子时,我为什么突然和你悔婚,然后和江城离在一起吗?”

  贺闻朝本就阴冷的表情,顿时更加阴沉。

  这件事,是贺闻朝永远也不能原谅的背叛。

  顾汐月仰着那张素白的脸,含着泪水,轻声道:“你过来,我告诉你实话,所有的难言之隐,我都告诉你。”

  贺闻朝迈开脚步,朝着顾汐月走过去。

  “顾汐月,你最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要不然,我会让你五马分尸!

  顾汐月垂着睫毛,轻声道:“我会的……”

  他们之间相隔的距离不远,贺闻朝几步便已经走到顾汐月面前:“说吧。”

  “你还记得那一天吗?”顾汐月声音很轻,说到重要之处,只剩下一点虚弱的气音,“你中毒之后,我……”

  后面的贺闻朝听不太清,于是他蹲下身,附耳过去。

  也就是这时,顾汐月突然推开侍卫,扑到贺闻朝身上,张口狠狠咬住他的脖子。

  “你还我孩子命来!”

  顾汐月嘴下丝毫没有留情,牙齿合拢间,贺闻朝的皮肉被咬破,流出猩红血液。

  “放肆!”一旁的太监总管大吼一声,猛地一脚把顾汐月踢翻。

  “陛下,您怎么样?”太监总管扶着贺闻朝,看着那刺目的鲜血,急忙大喊,“太医,快去叫太医!”

  小太监马上跑出去,找太医过来。

  贺闻朝自己却十分镇静,他摸了摸脖子上深可见肉的伤口,一碰就是满手的鲜血。

  他薄唇轻轻一勾。

  “顾汐月,你浪费了朕的最后一次信任。”

  他这次用了朕,而不是我。

  顾汐月双目赤红:“信任?你的信任就是挖我肚子,烧我孩子吗?这样的信任,我根本不稀罕!贺闻朝,我告诉你,我和你没完,我一定会杀了你!”

  贺闻朝慢慢握紧手指,唇边依旧笑着:“你恨朕?”

  他挥开太监总管,迈开步伐,一步步走到顾汐月面前。

  “你一个叛贼之女,有什么资格恨朕?顾汐月,你以下犯上,大逆不道,朕是不是应该诛你九族?”说到这里,贺闻朝突然想起什么来。

  “朕忘了,你顾家,现在只剩下你一个活口了。”

  提起这件事,顾汐月便满腔愤懑。

  她的家人,皆是因为贺闻朝而死。

  而现在,连她的孩子,也被贺闻朝活活烧死,她恨,她真的好恨。

  “贺闻朝。”顾汐月咬牙切齿,“我一定会杀了你,我一定会!”

  贺闻朝垂着眼帘,目光漆黑晦暗。

  “来人,把她给我关进地牢,好好伺候着,直到她认错服软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