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痛吗?
  隆冬,大雪漫天。

  屋里暖气充足,许知然正准备休息,窗外忽然传来汽车引擎声。

  她心脏一缩,本能的害怕起来。

  许知然走到窗前,往下看去。

  车停稳之后,颜铭冽脚步踉跄的从车里出来,许知然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喝醉了。

  许知然猛然后退,目光仓皇,想要躲起来。

  颜铭冽是她的丈夫,两人青梅竹马。

  可两年前两人结婚,却并不是出于爱情,而是因为怨恨。

  颜铭冽恨她,恨到想要折磨死她,尤其是喝醉之后,更是粗暴毫不留情。

  卧室无处可藏,许知然拉开衣柜,刚要进去,卧室门便被踢开,颜铭冽冲了进来。

  “又想跑?”他压在她后背上,体温滚烫,灼得许知然心慌,“还是说,你就这么不喜欢被你的合法丈夫碰?”

  “你喝醉了……”许知然试图推开他。

  这个动作惹怒了颜铭冽,他直接撕开了许知然轻薄的遮掩,毫无准备的进入。

  疼痛让许知然痛叫出声。

  “痛吗?”他掐着许知然脖子,“你背叛我的时候,害死我父亲的时候,打掉我们的孩子的时候,我也一样痛。”

  许知然狠狠咬紧牙齿,撇开了脸。

  “你怎么不解释?”颜铭冽掐紧她的喉咙,“你为什么从来不解释?许知然,你说话啊!”

  许知然闭上眼,痛苦道:“铭冽,你相信我好吗,我没有背叛你……”

  “证据呢?”颜铭冽满脸怒火,“你轻飘飘一句话,就想让我相信你,凭什么?”

  “你不说你爱我吗?爱我为什么不……”

  “我爱你?”颜铭冽嘲讽的打断她,“许知然,我只是以前爱过你,可你现在呢?肮脏,卑劣……我凭什么还爱你?”

  他一把将许知然扔在床上,晦暗的深夜仍在继续。

  许知然终于承受不住,昏迷过去。

  她浑浑噩噩,昏睡了好久,终于被身上的伤口痛醒。

  她艰难的撑起身,口干舌燥。

  许知然无力的靠在床头,叫来保姆,“麻烦给我倒杯水。”

  “哎,好的。”保姆应道,却仍站在原地,欲言又止。

  许知然预感不好:“怎么了?”

  保姆终于说:“家里……来了一个客人,是颜先生带回来的,说让您好好伺候。”

  许知然愣了许久,哑声道:“女人吗?”

  保姆点点头。

  许知然用力闭了眼,在保姆的搀扶下起床,下楼。

  客厅,一个身穿红裙的火辣女人背对着许知然站着,那身形……很是眼熟。

  许知然咬着牙,叫出她的名字:“顾甜雪。”

  “呀,颜太太终于起床了啊。”顾甜雪转过身,冲着许知冉娇美微笑,她一手撑着后腰,慢慢走近,做作道,“我可能要在这里住个一年半载呢,颜太太方便的吧?”

  许知然的目光牢牢定格在她明显凸起的小腹上。

  顾甜雪得意的挺起小腹:“是的,我怀孕了,是你丈夫的。”

  许知然眼前发黑,几乎站不住,全靠保姆搀扶。

  “颜先生说您在床上就是一条干枯的死鱼,毫无趣味不说,还不会下蛋,所以……”顾甜雪慢悠悠走近,嗓音娇柔,“他包养了我呢,你看我多争气,我们的孩子都五个月了呢。”

  许知然狠狠道:“滚出去,滚!”

  “许知然,你在叫谁滚?”颜铭冽的声陡然响起,“要滚,也是你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