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慕靳辰,我们分手吧
  大雨滂沱的下着,顾依依浑身湿透的跪在慕家别墅外的铁门前,一张惨白的脸没有半点血色。

  顾氏就要破产了,她必须来慕家寻求帮助,说来也巧,慕家独子慕靳辰是她相恋数年的男友,他们两彼此深爱着对方,可她已经快一个月联系不上慕靳辰了,她现在唯一能求助的只有慕夫人,偏偏慕夫人极不喜欢她。

  顾依依的眼睛里聚满了水光,祈求似的朝大门内喊道,“慕夫人,求求您,帮帮顾家,求求您……”

  也不知道她在大雨中跪了多久,久到她浑身上下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连骨骼都僵硬的时候,她终于听到管家说道,“顾小姐,夫人让你进去。”

  闻言,顾依依脸色一喜,顾不得身体的不适,仓皇跑了进去。

  “把这杯姜茶喝了。”慕夫人示意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顾依依闻声,身体本能一愣,完全没想到慕夫人开口就是这句,这是不是说明她还是有一丝丝关心她?毕竟她是她儿子的女友。

  “怎么,怕我下毒?”慕夫人雍容华贵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悦。

  “不是,我喝,我现在就喝,谢谢您。”顾依依从女佣手里端过水杯,咕噜噜的一口饮尽,而后抬头看向慕夫人,诚恳的说道,“慕夫人,求您帮帮顾家,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和我儿子分手,我保你顾氏安然无恙。”慕夫人冷声道。

  “什、什么?”顾依依身形一晃,几乎站立不稳,她捏紧拳头道,“夫人,除了这个条件,您就算是要我去死我都愿意。”

  她爱慕靳辰,她绝不和他分手,他们说好的要一起白头偕老呢。

  慕夫人冷笑一声,残忍无情的丢下话,“我给你一晚上时间考虑。”

  随后,顾依依被强行送去了慕家客房,也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在门外淋了雨的原因,她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很快便晕了过去。

  顾依依再次醒来后,全身酸软无力,眼前也是一片漆黑,她什么也看不清楚,可是她却感觉到一双炙热的手朝她探来并撕碎了她的衣服……

  顾依依瞳孔快速收缩,身心都是强烈的排斥、恶心、抗拒,可她动弹不了,她说不出话。

  不、不要!不要!

  靳辰,救我,救我……

  顾依依犹如一具死尸一般心死如灰的躺在床上,男人就像一只不知疲惫的野兽狠狠地撕碎她!

  她被侮辱了!被一个不知名的男人侮辱了!她甚至看不清他的脸,也反抗不了!

  眼泪顺着眼眶滚滚流淌,顾依依用尽全身最后那一道力气死死的咬在男人的右胳膊上,直到口腔里传来一股浓浓的铁锈味。

  次日,顾依依顶着破碎不堪的身躯回到了家中。

  刚到门口,就被顾母一巴掌重重的打了过来。

  顾母看着顾依依脖子上密密麻麻的吻痕,又是一巴掌怒扇过去,“你这个不知羞耻的贱人!我怎么就生了你!你姐姐为了公司的事三天两头的奔波,我让你去慕家求救,你却去跟男人乱来!顾依依,你怎么不去死!慕夫人不是讨厌你吗!你死了她就会救我们顾家!你去死啊!我就当没生过你这种恶心的人!”

  顾依依心脏抽痛,沙哑的喊道,“妈——”

  “走!你给我走!我不是你妈!”顾母推开她便转身离去,并示意保姆关门。

  顾依依见此,满脸苦笑的回了自己的小公寓。

  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慕夫人发过来的。

  “如今你已经不干净了,你更加配不上我儿子,按照我说的跟他分手!”

  呵呵,对方到底是有多厌恶她啊,不惜设计自己儿子的女朋友,哈哈。

  顾依依坐在床边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僵硬又苦涩的拨打着慕靳辰的电话。

  很快,电话里传来慕靳辰磁性悦耳的声音,“宝贝,抱歉,最近有些事必须在国外处理,等我回来,我把一切都告诉你。”

  顾依依神情呆滞的说道,“不必了,我都知道了。慕靳辰,我们分手吧。”

  对方愣了两秒,低笑道,“生气了?乖,等老公回来宠你。”

  “慕靳辰!你一个患了脑癌即将变成傻子的男人,你配的上我吗?我说分手!你是不是聋了?!”

  这一次,男人沉默了近乎五分钟,才咬牙问道,“你、说、什、么?”

  “我都知道了,你这一个月消失不见甚至手机关机不接我电话都是为了偷偷治病!这个病很难治对吧?成功的几率很小,要么变成傻子,要么成为植物人,我还这么年轻漂亮,说真的,我没必要为了你吊死在一棵树上。”

  “顾、依、依!等我回来!我跟你解释,电话上说的我都不听!”男人咆哮道。

  “对不起,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我把身子也给他了。”

  说完,顾依依的身体再没有任何力气,手机重重的滑落在地上,溅起一地的血迹,只见女人的左手腕上割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

  顾依依望向地面上的手机,里面传来男人愤怒的吼声,“顾、依、依,你好样的!你TM真有种!分手是么?好,你别后悔!”

  听着男人近乎疯狂的声音,顾依依缓缓闭上眼睛,眼泪顺着眼眶流淌而下,唇角却勾起一抹解脱的笑容。

  慕靳辰,对不起,让你失望了,这辈子我们有缘无分,希望下辈子我能真正的嫁给你,只做你的女人……

  对不起,我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