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贱东西
  “乔小姐,你来干什么?”乔幼薇刚到公司大厅,就撞上了傅子晋的随行秘书刘向,他一脸慌张,急忙拉住乔幼薇,压低了声音,生怕被人听见似的。

  “傅总说过,叫你不要出现在公司里!”

  乔幼薇心里一疼,却还是绷着脸道:“我怀孕了,刚做了检查,医生说这次的孩子很健康。你告诉他,我们马上就又有孩子了。”

  刘向一愣,神情十分复杂,好几秒之后才说:“好,我去转告……”

  他匆匆进了电梯,过了足足半小时,才下来接乔幼薇。

  “傅总有个很重要的会,让你先在休息室里等他。”刘向走在前面,说话时并没有看乔幼薇。

  而乔幼薇只顾着高兴,完全没有注意到刘向的异常。

  自从上次她又趁着傅子晋醉酒睡了他,惹得他大怒之后,他们已经两个月没见过面了。

  这次看在孩子的面上,他会原谅自己的吧……

  乔幼薇满心期待,进了休息室。

  独自等了十几分钟后,门外响起嘈杂的脚步声。

  乔幼薇欣喜起身,却看到两个护士开门进来,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医生紧跟其后,语气冰冷:“乔小姐,傅少叫我们来给你做人流。”

  “什么意思?”乔幼薇连忙后退,“做什么人流,我不要!”

  两个护士几步上前,一把扣住乔幼薇的手臂,将她摁在沙发上,而那个女医生抽出一支镇定剂,弹了弹针筒,准备给乔幼薇注射。

  “放开我!”乔幼薇用力挣扎,“这是傅子晋的孩子,你们敢伤害他?放开我!”

  护士更加用力的压住她,女医生冷冷道:“就是傅少不要想孩子,你没听清吗?”

  “不可能……”

  针尖抵住了乔幼的手臂,她尖叫一声,不顾一切的用力,一脚踢开了医生,推开两个护士,冲出了休息室。

  傅子晋的总裁办公室在走廊另一头,乔幼薇仓皇跑去,高跟鞋掉了一只也顾不得,她一把推开办公室门。

  “子晋!”

  办公室里,傅子晋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个身材高挑妖娆的女人勾着他脖子,挂在他身上,贴得极近。

  乔幼薇愣在原地。

  傅子晋余光看到乔幼薇,脸色瞬间阴沉:“你来干什么?”

  乔幼薇回过神,跌撞着扑过去,抬手就要给那个女人一耳光,却被傅子晋用力扣住手腕:“你干什么?别碰景希!”

  “我还问你干什么?”乔幼薇眼圈通红,“你知道我怀孕了吗?我们又有孩子了,可你在干什么?”

  傅子晋皱眉,满脸厌烦,他抬起眸,看向门口的医生和护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她弄出去!”

  “傅子晋!”乔幼薇尖叫,“这是你的孩子,你的亲骨肉!”

  傅子晋定了两秒,终于转过视线,眸光漆黑深沉,满是绝情:“不,他只是一个令我恶心的贱东西。”

  贱东西?他说他和她的孩子,是贱东西?

  乔幼薇身体一晃,差点没站住,医生这时候冲来,抓住乔幼薇,一把扎入针头。

  镇定剂入体,乔幼薇身体一软,失去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