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要你一辈子痛苦
  冰冷的池塘水淹没了苏温酒的鼻息,她本能的拼命挣扎起来,或许是运气好,胡乱间她抓到了池塘壁,急忙抠紧手指,将头冲出水面。

  呼——她刚吸了一口气,头顶上忽然按下一只手,用力将她摁回了水里。

  苏温酒重新被水淹没,凉水填充满她的鼻子和喉咙,她一呼吸鼻腔就灌满了水,直冲到肺腑。

  肺快要炸了,好难受……

  苏温酒不断挣扎,可怎么也摆脱不了头顶上那只手。

  窒息让她难受又脱力,她渐渐挣扎不动了,身体一点一点的下沉……

  头顶上的手也松开了。

  身体沉重,苏温酒一点点的落下水底。

  她是不是要死了?

  陆卿寒,救我……

  陆卿寒……

  意识即将消失前一秒,她忽然感觉水面剧烈一晃,有人抱住了她。

  身体上浮,冲出水面,温暖的空气瞬间包裹了她,解救了快要炸裂的肺腑。

  苏温酒想要呼吸,可她喉咙和鼻腔里塞满了冷水,她呼吸不了。

  好累啊……

  她缓缓闭上眼,她不想挣扎了,真的好累啊……

  “苏温酒!”耳旁突然炸响陆卿寒的喊声,“你给我醒过来!”

  陆卿寒!

  这声音突然给了苏温酒力量,她猛然一喘息——“咳咳!”

  苏温酒剧烈咳嗽起来,吐出充满了喉咙的凉水,她终于可以顺畅得呼吸了。

  “卿寒……”苏温酒急忙伸手,抓住了身旁人的手臂,“卿寒!你救我了?”

  陆卿寒没有说话,他一手扶着苏温酒,脸色冰冷,只是盯着她。

  “你还是在意我的,对吗?”苏温酒劫后余生,又是被陆卿寒所救,内心狂喜,“你一定是还在意我的!卿寒,你听说我,当初我没有……”

  “闭嘴!”陆卿寒用力甩开了她,“苏温酒,我救你,不是因为我在意你!而是我不想你死得这么轻松!我要你活着,要你一辈子都活在痛苦和懊悔里!”

  苏温酒摔在菜地上,手掌正好摁到一块石头,尖锐的棱角割破了她的掌心,疼痛令她清醒。

  “苏温酒,你记住了,我准许你死的时候,你才可以死!”说完这句话,陆卿寒起身,大步离开。

  苏温酒怔楞地看了看他离开的背影,又望着自己被割破的掌心,凄惨苦笑。

  对了,孙妈!

  苏温酒突然想起,她急忙趴到池塘边上,看着那一池波澜平静的池水,满心惶恐。

  “孙妈……”苏温酒撑起身,失声大喊,“救命啊!来人,救命啊!”

  渐渐有佣人过来,听了苏温酒的话后,连忙叫人来大佬。

  苏温酒僵硬在池边,意识恍惚。

  她都差点死掉了,那孙妈是不是……

  “找到了!”有人大喊,同时从水里拖上了一个人。

  “孙妈!”苏温酒扑过来,果真看到了面色苍白,早已溺死的孙妈,她脚下一软,扑通摔地,“孙妈……”

  “怎么回事啊,好好的怎么就淹死了?”

  “好像是因为偷东西吧……少爷说她偷了一只表,要把她赶出去,她不愿意……”

  “不愿意也不至于跳水自杀啊……”

  “可能有病吧,和那个苏温酒一样,没事找虐咯……”

  苏温酒晃荡着身体站起来:“你说孙妈偷了表?”

  佣人道:“是啊,少爷亲口说的,这个孙妈手脚不干净,死不足惜!”

  苏温酒脑中一白,仿佛被惊雷劈过。

  她迈开沉重的步伐,狂奔着往陆卿寒的房间冲去。

  她知道孙妈的,孙妈不可能偷东西!绝对不可能!

  这明明就是陆卿寒故意的找的借口!

  还有把孙妈扔进池塘里,是不是也是他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