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最后一面
  顾向风放下了扫帚,走向陆卿寒:“你自己的女人,你自己不知道吗?”

  陆卿寒脸色瞬间漆黑。

  顾向风勾起唇,轻轻一笑:“陆卿寒,我只告诉你一句话,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

  说完,他转身离开。

  陆卿寒用力闭上了眼。

  背后佣人休息室里,女佣正好出来,又撞上了陆卿寒。

  “那个女人呢?”陆卿寒开口,声音比刚才更加阴冷。

  “还、还在睡觉……”

  “拿冷水,给我泼醒她!”陆卿寒字字咬牙,“然后让她把马厩给我扫干净,没弄干净,不准停下,不准吃饭,不准喝水!”

  “好的。”女佣立马应下,送走陆卿寒后,她马上接了一盆凉水,毫不客气的一头浇在苏温酒身上。

  苏温酒从睡梦中惊醒,刚睁眼,就被女佣揪住头发,拖下床。

  “少爷叫你去扫马厩,你还敢睡觉!给我起来!”

  女佣一路拖着苏温酒,毫不客气,直接把苏温酒推进铺满了马粪的马厩里。

  苏温酒跌了进去,被浓郁臭气弄得几乎呕吐。

  女佣狠狠道:“少爷说了,不弄干净,不准休息!”

  苏温酒缓了缓后背剧痛与眩晕,慢慢开始打扫。

  陆卿寒喜欢马,他养了十匹利皮扎马,马厩也又大又宽敞,苏温酒带着伤打扫了一个上午,也不过扫完一个角落。

  她把马厩里脏污的垃圾汇集在一起,再吃力的推向处理坑,刚到坑边,突然有人两步冲过来,对着苏温酒染血的后背狠狠一推。

  苏温酒身体失控,顿时滚进了满是杂草和马粪的坑里。

  “哈哈哈哈!”苏温薇发出得意大笑,她走到坑边,看着在污秽池里挣扎的苏温酒,笑得更加张狂傲慢,“苏温酒,里面香不香?”

  坑并不深,苏温酒扒着坑边,想要出去,却被苏温薇一脚踩住手指。

  她疼得低叫。

  苏温薇蹲下身,欣赏着苏温酒狼狈的样子。

  “你知道卿寒现在在做什么吗?”她笑着问,“那个一直很照顾你的中年女人,叫……孙妈对吧?”

  苏温酒立马抬头,狠狠道:“你想对她干什么?”

  苏温薇无辜:“可不关我的事,我怎么会为难一个老女人呢?是卿寒,卿寒说她偷了东西,正在想办法让她交出来。”

  “不可能!”

  孙妈不可能偷东西。

  苏温薇撇嘴:“你爱信不信了,不过啊,我提醒你一句,早点去找孙妈,不然啊,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你滚!”苏温酒抓起一把稻草,洒在苏温薇脸上。

  稻草上沾染的脏污东西飞溅到了苏温薇身上,她一声怒骂,又是一脚踢在苏温酒脸上。

  苏温酒再次往坑里摔去,但这一次,她还抓住了苏温薇的腿。

  两个人一起滚了进去。

  苏温薇尖叫着在坑里胡乱挣扎,苏温酒趁机爬起来,往庄园主楼跑去。

  孙妈是苏温酒从苏家跟过来的佣人,从小照顾苏温酒,感情极深,苏温酒已经把她当亲人了。

  苏温酒跑过院子,远远看到池塘边上有几个人,正在殴打着孙妈。

  孙妈蜷缩在地上,已经不动了。

  “孙妈!”苏温酒一声怒喊,“住手!”

  那几人看到冲来的苏温酒,不仅没有收手,反而一把将孙妈推进池塘里。

  噗通——孙妈身体顿时沉入水里。

  “不要!”苏温酒急忙扑过去,却只看到晕染着血色的波澜。

  “孙妈!”苏温酒不会游泳,只能在池塘边上着急大喊,“孙妈!”

  “这么着急啊,那你下去救她啊!”背后有人一脚蹬在苏温酒背上,将她一起踢入了水里。

  哗啦——冰凉的池塘水,瞬间淹没了苏温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