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谁最狠?
  陆家,婚宴大厅。

  明亮的水晶吊灯之下,衣着华丽的宾客含笑来往,手里晶莹的玻璃杯在灯光里璀璨反光。几杯美酒下肚,话匣紧跟着打开。

  “听说陆总这次是二婚,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陆总前妻当年抛夫堕胎的事,你没听说啊?”

  “没,你快讲讲!”

  “好像是三年前吧,陆总父亲生意破产,身无分文,于是陆总夫人当场翻脸要离婚,而且隔天就去医院打了已经五个月的孩子!”

  “哎哟,陆总当时都跪在夫人面前,求她留孩子一命,但是最后……啧啧。”

  “可真够狠的……”

  几人话语间,一道纤瘦得脆弱的倩影穿过几个客人,端着托盘经过。

  “不过陆总也是个狠人,喏,重新起家以后,马上把前妻找了回来,聘成保姆,伺候现任!”

  说完,几人目光兴奋,紧紧追在苏温酒身上。

  苏温酒端着一盅鸡汤,小心翼翼穿过人群,朝着苏温薇和陆卿寒走去。

  两人在宴会厅的正中心。

  苏温薇穿着一袭白色礼裙,布料柔软贴身,毫不掩藏她微凸的小腹,而她身旁,陆卿寒西装裹身,挺拔英俊。

  郎才女貌。

  苏温酒脚步微顿,心脏用力缩紧。

  停顿间,苏温薇看到了苏温酒,眼底笑意一转,她与陆卿寒说了两句话,随即笑意盈盈的走向苏温酒。

  “姐,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不好好歇着呢……”她亲昵的伸手出,接住托盘,眼睛突然狠意一闪。

  哗啦——

  托盘忽然倾斜,灼热的鸡汤顿时洒在苏温薇凸起的小腹上。

  “啊——”苏温薇往后一倒,重重摔在地上。

  “天呐!”

  人群顿时一乱,一个女客人立马冲出来,扶起苏温薇,同时对着苏温酒大声吼道:“苏大小姐,你为什么要把鸡汤泼在一个孕妇身上!”

  苏温酒冷眼看着虚伪演戏的两个人,抿紧了唇不说话。

  苏温薇捂着小腹,虚弱苍白。

  周围客人见状,不由指责苏温酒,说她狠毒残忍,竟然对孕妇大打出手,太过分了!

  “怎么回事?”陆卿寒走近,他一出声,围拢着的人群顿时分开,让出路来。

  “你这个恶毒的前妻,竟然在你婚礼上殴打你现任!”那女客人大声说,“陆总,你可得好好还你现任一个公道!”

  陆卿寒没有说话,他转眸,漆黑深邃的目光牢牢盯住沉默的苏温酒。

  苏温酒绷紧了身体,到底还是忍不住开口:“我没……”

  “啪——”她话没说完,脸上就重重挨了一耳光。

  “苏温酒,你忘了陆家的规矩了吗?”打她的人是陆家的管家,“陆总说过多少次了,做错了事,就不要狡辩!”

  苏温酒抬起发红的眼睛:“可我没有打过苏温薇!”

  “你……”

  “够了!”陆卿寒开口,嗓音冰冷至极,“别让她在这里碍眼了,拖出去,按规矩处理。”

  规矩两个字让苏温酒下意识的一缩身体。

  她抬起苍白的脸,想要解释,却只对上陆卿寒厌恶冷漠的视线。

  管家拽着苏温酒,很快离开宴会厅。

  他将苏温酒推进一间杂物室,表情渐渐狰狞兴奋。他慢慢撸起袖子,狞笑着说:“前任陆太太,陆家的新规矩,你懂的吧?”

  说着,管家一脚踹上苏温酒的独自

  苏温酒膝盖一软,跌在地上,管家手里的鞭子没有丝毫停顿。

  “陆总亲自定的规矩,做错一件事,就在这里反省一天,不过这次,新任陆太太吩咐过,让你涨涨记性!”

  管家不知道从哪里拿的鞭子,鞭子一下接一下狠狠落下,打得苏温酒后背皮开肉绽,满是鲜血。

  可就算这样,管家依旧不停动作。

  偏僻的杂物间里,声响长久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