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能遇见你很好
  苏晴把干衣服搁在沙发上,走到楼梯口把上午拿上来的照片挂在墙上,钉子订的有些高,她踮着脚尖专注的对准相片的孔洞……  

  楼下的门嘭的一声响!  

  吓的她身体往后一倒,重重的跌在了地上。  

  苏晴的腰似是被刀扎一样疼,她的脸皱了起来,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拿手捂着自己的腰这疼痛就翻倍的加剧起来。  

  苏晴倒抽了一口凉气,额头立马冒出了汗水。  

  凌墨疾步走到她身边,弯腰要扶她起来。  

  苏晴朝他露出一个勉强的笑,“老毛病了,我躺一会儿就好了。”  

  凌墨将她的手拉开,“怎么伤的?”  

  一面问着,一面用自己的手替代她的手,在她的腰上揉开了。  

  苏晴紧咬着牙关,手攥的指甲都在发白,颤声道,“以前我是学舞蹈的,有一回在比赛的时候出了事故,舞台上边砸了一块板,正好砸在了我腰上……你能轻点吗?”  

  “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一直都希望能借着舞蹈来赚钱回报孤儿院,后来发现自己不能跳舞了,我很难过。”  

  “好点了吗?”凌墨能感觉她腰部的温度升高了不少,“我扶你到沙发上躺着吧。”  

  苏晴微微动了一下身子,脸颊微红,“麻烦你了。”  

  “恩。”凌墨扶着她走到沙发边,让她俯身躺着,问“后来呢?”  

  “后来,院长就跟我说,你小时候不是想开花店吗?不能跳舞了,那就去开花店吧。”苏晴模仿着老人家的口吻说着,然后轻笑道,“然后,我就在这里开了这家花店。”  

  “你一点没觉得不甘心?”  

  “没有。”苏晴摇头。  

  凌墨眸光亮了一下,他见过太多人性的贪婪面,渴望金钱、成功、关注,可苏晴是不一样的。  

  苏晴俏皮的朝他眨了眨眼睛,“每天做着自己喜欢,但平庸的事情,过着平凡的生活,不是挺好的么?”  

  平凡,这是凌墨从未听过的一个词,他从出生就是凌氏企业的接班人,站在阶级制高点睥睨所有人,是高处不胜寒的帝王,是所有人视线的焦灼点。  

  没人会关心他好不好,他们关心的永远都是凌氏企业能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  

  苏晴见他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眸光冷冽散发着丝丝的寒气,那种叫人心发凉的感觉又来了。  

  苏晴想起小时候刚刚踏进孤儿院时,她蹲在角落里一个人抱着娃娃,看着其他小朋友嬉闹,而她却冷漠的像个木偶。  

  心里涩涩难受,她鬼使神差的握住了他的手,满眼都是关心和安慰。  

  凌墨身体僵一下,眸光里的冷冽退却,渐渐浮上了一层暖意,喟叹道,“能遇见你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