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放手吧
  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

  她和陆则谨,根本没有爱情,她从来都只是单方面地对陆则谨抱有期望。

  既然从来就不可能,她又何必死死纠缠他。

  就像宋子佩说的,她明明知道自己活不久了,还锁着不爱自己的男人,确实很自私。

  那就放手吧。

  宋晗依抬起头,对上宋子佩胜券在握的眼神,低低应声。

  “我答应你。”

  “只要你将肾源还给我外婆,我就答应你。”宋晗依抬手推上宋子佩的轮椅,故作冷静道:“我要你现在就联系医生……你知道的,我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

  宋子佩稍一犹豫,而后很快便答应了。

  推宋子佩去医生那的路上,宋晗依时不时低头将耳朵凑到她唇边,好像两人十分亲近。

  有护士路过两人,看见两人皆是挂着笑意,目光有些诧异。

  可是谁也不知道,宋晗依勾着的唇角是僵硬着的,两人聊着的话题,是如何“合理又完美”地被陆则谨发现她的“出轨”。

  ……

  宋晗依来到宋子佩指定的酒店开了房时,接收到了前台有些狐疑地眼神,里面似乎还含着一丝不屑和嘲意。

  她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攥紧了手里的房卡,进了房间后便给宋子佩发去了短信。

  不过十分钟,她就收到宋子佩的消息,让她开门。

  她宛如只会听指令的机器人一般,去开了门,门外是一个长相还不错,眼神却色眯眯的男人。

  光是看见那人朝自己投来的眼神,她就想吐。

  可一想到重病的外婆,她也只能强忍着让人进了门。

  照着宋子佩的要求摆拍了几张后,对方原本说好只是虚搭在她腰间的手突然往上移了移。

  宋晗依身子一僵,才想开口说话,又感觉对方突然加重了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脖颈间。

  “你不要乱来!”

  她神色一变,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声音带着警告,却还是有些颤抖。

  “宋小姐……我可听子佩小姐说了,你现在很缺钱?”

  意识到这人现在的行为是宋子佩允许的,宋晗依心里竟然有一种“果然是宋子佩的作风”的想法。

  她是真想毁了她。

  她没开口,身后的男人眼见还想再进一步做什么,门外突然响起了一声闷响。

  有人在踹门。

  宋晗依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面带煞气脸色黑沉的陆则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同时,刚刚还想轻薄自己的男人也被踹倒在地直叫唤。

  陆则谨怎么会在这?

  “你……啪!”

  她呆呆地正想开口,才吐出一个字,就迎来男人带着掌风的一巴掌。

  “宋晗依!”陆则谨喊她时声音格外冷沉,似乎带了一丝咬牙切齿,“来陆家的酒店开房,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我陆则谨娶了一个多浪荡多下贱的妻子,是不是?!”

  话音一落,宋晗依顿时反应过来,为什么当时前台看自己的表情这么奇怪。

  宋晗依垂着眸,她几乎想为宋子佩鼓掌。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狠。

  谁会相信,这一切都是宋子佩设计的?

  她永远都不可能赢得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