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结束的时候,夜空繁星点点,陆则谨毫无留恋地起了身,瞥了眼床上宛如失去了生命一般,只呆愣地盯着天花板的宋晗依,冷嗤一声。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床上和死人一样,不知道你当初哪来的勇气勾引我。”

  他说着随手抽出一张支票,唇角勾着一抹冷笑,在支票上写了个数字便甩给她。

  宋晗依任支票轻飘飘地落到她身体上,视线缓缓向上移,落到他讥讽的唇角,听见他冷然的声音。

  “你外婆的命,拿好了。”

  ……

  隔日一早,宋晗依忍着私密处传来的疼痛感,攥紧了陆则谨昨夜留下的支票,赶着去了医院。

  只是没想到,肾源竟然已经被人买走了。

  宋晗依扯着外婆主治医生的手,表情隐忍:“医生,不是说好给我一天期限吗,怎么会……”

  怎么会被人先买走了?

  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她的手掰开:“宋小姐,这我们也说不上话……”

  宋晗依站在原地呆愣了好久,突然撇见不远处那道坐在轮椅上的身影。

  是宋子佩!

  脑中电光石火地闪过什么,宋晗依顿时明白了这一切的始终,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宋子佩面前,死死扯住了宋子佩的轮椅。

  “宋子佩!都是你做的,是不是?!”

  这里正是医院走道的尽头,几乎没什么人,宋子佩转了转轮椅,面对着她,唇角挂着一丝冷笑。

  “晗依,你总算聪明一点了。”

  没想到会得到这个回答,宋晗依愣了愣,随后便死死咬着牙,声音被她压得很低:“肾源也是你买走的!”

  宋子佩扬起的唇角那么碍眼,她甚至轻笑了一声,漫不经心回应她:“是啊。”

  “你要肾源根本没用!”

  宋晗依脱口而出,对上她浅笑的面庞,两侧的手好像下一刻就要掐上她的脖子,宋子佩像是看出了似得,目光从她的手往上移,“你不想救你外婆了吗?”

  她动作果然没动了。

  半天,宋晗依才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中带着疲倦:“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的孩子已经没了,你的腿也根本没事。”她顿了顿,无力的闭上眼睛:“我什么都没得到。”

  现在就连外婆都……

  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很简单,我只要你做一件事。”宋子佩微微掀起眼皮,一如当初那般温和地笑,似乎刚刚刻薄承认一切的人不是她。

  “配合我演一出'出轨'的戏,和则谨离婚。”

  宋晗依的身子狠狠一颤。

  和陆则谨离婚……

  她从来没想过。

  可那是将她从小养大的外婆。

  她被接回宋家后,和外婆的联系就没以前多了,她连外婆是什么时候生病的都不知道,已经够不孝的了。

  如果明知道有那么一丝救治的可能性,却因为她的犹豫,让外婆永远地离开她……

  宋晗依鼻头一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