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演戏
  办公室空旷冷清,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盯着手机屏幕,听着里面传来的女音,手突然攥紧了手机又松开,目光凉薄。

  博陆家人同情吗……

  陆则谨垂着眸,宋晗依悲凉的眼眸和满脸是血的模样在脑海一闪而过,眼神晦暗不明。

  那个女人……

  真的都只是在演戏吗?

  思绪还没蔓延开,一道温柔的女声便在耳旁响起。

  “则谨……”陆则谨顺势抬头,对上对面宋子佩复杂的神色,她脸上携着担忧和明显的不可置信,“晗依她……分明才失去了孩子……”

  她话没说完,留了足够的空间引人遐想。

  这话是间接地替宋晗依“坐实”了,她所有的悲切都是“装”的。

  更让人不能细思。

  先不提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她故意弄没的,如果昨天宋晗依的反应真的都是装的,那么她竟然连孩子都可以拿来利用——

  不管是哪种可能性,宋晗依的心机之深都令人发指。

  果不其然,陆则谨刚刚那点怀疑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皱了皱眉,将手搭上宋子佩的手,眼里的厌恶更甚:“随便她如何。”

  虽然他对这个孩子并无感情,可一想到她竟然连他的孩子都能这样对待,先前还装出一副多么不舍得的模样,他便觉得自己的心里升腾起一股无形的怒火。

  见他明显有些走神,宋子佩眼神一暗,面上染上一抹受伤之意:“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晗依会这样误解我。”

  陆则谨回过神,冷着声:“她就是狼心狗肺罢了。”

  ……

  陆则谨将宋子佩送回宋家便回了家。

  已是傍晚,陆则谨才进家门,看见玄关处的鞋子,顿了顿脚步。

  他紧皱着眉上了楼,果然见宋晗依坐在房间的床上。

  听见他开门的声音,宋晗依转过头,看见笔直立在门口陆则谨的身影。

  她站起身,几步走到男人面前,才抬起手,都没来得及碰到他的衣角,陆则谨便不动声色地后退了一步。

  宋晗依的手有些尴尬地僵在空中,好一会才放下,陆则谨蹙着眉:“有话就说。”

  却不想会突然看见面前的女人红了眼。

  “陆则谨……我求求你,救救我外婆。”

  陆则谨突然冷笑一声。

  救外婆?

  “你装够了没?”

  宋晗依迷茫不解地看着他,因紧张而语无伦次:“我没有装,我外婆生病了,她真的很需要……”

  “好啊。”陆则谨唇角突然一勾,宋晗依眼里迸射出欣喜之意,还没开口,又听他道:“不如拿你的身体换你外婆的命?”

  话音落下的同时,她身体顿时僵硬了。

  陆则谨眼里几乎没有任何感情,突然往前迈了一步,微微低下头,直直盯着她的眼睛,“已经上过一次了,再上一次就能换你外婆一条命,不划算吗?”

  他口气讥讽,说罢也不等她回答,便一把将她推到在床,不顾她的挣扎,更不顾她才流产,欺身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