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没你狠
  面前的场景在宋晗依的眼中颠来倒去,陆则谨颀长的身影也变得扭曲,她闭上眼,任眼泪肆意地滑落,声音像是从遥远的什么地方传出来。

  “我没有。”

  她咬着牙,指甲几乎陷入肉里,一字一顿:“孩子也不是杂种。”

  或许是她的声音太过疲倦,可眼神清澈又肯定,陆则谨敛着眉,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一瞬,又转开,却一言不发,只随手将桌上的车钥匙拿起,就这样跨过她出了门。

  偌大的别墅里再次只剩她一人,宋晗依听见门关上的声音,才缓缓将自己缩成一团,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腿,放出隐忍已久的哭声。

  ……

  陆则谨没有回家过夜,宋晗依次日醒来时才发现。

  陈姨公事公办给她做了早饭后就去干别的活,再也没和以前一样,贴心地问她今日的菜味道如何。

  昨天哭了太久,宋晗依的眼睛依旧有些红肿,本想打算给陆则谨打去电话,可想到昨天他冷漠的话语,她点开联系人的手到底还是没按下去。

  下一秒,手机传出悠扬的铃音,来电显示是“姐姐”。

  是宋子佩。

  她的手顿了顿,还是接通了来电。

  两分钟后,那头挂了电话,宋晗依盯着屏幕,半晌才站起身,换好衣服后又上了点淡妆掩住自己憔悴的脸就出了门。

  她是去赴约的,宋子佩约她去宋家。

  两家不远,不过半小时就到了目的地。

  佣人没有为难她,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鄙夷。

  宋晗依进别墅之后,刚到后花园就看见宋子佩已经坐在小凉亭等她,女人气质娴雅,安安静静坐在那时,完全看不出她是个残疾人。

  她进了门,宋子佩似乎注意到了她,冲她浅笑。

  任谁也想不到这个女人有多狠心,竟然连自己的双腿都能舍弃。

  想到那天的场景,宋晗依都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她动作不免有些僵硬,扯起的唇角也很生硬,宋子佩眼里划过意味不明的光,她低头喝了口咖啡,突然开口:“我知道你怀孕了。”

  注意到宋晗依猛然僵直的脊背,她没抬头,只是唇角勾了勾,继续道:“则谨不会让你生下这个孩子的。”

  “如果我没猜错,他想让你打了这个孩子,对不对?”

  宋子佩说这话时笑得温柔,好像在同亲近的妹妹话着家常。

  宋晗依咬了咬唇,突然抬起头来对上她的视线,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眼神坚定。

  “我不会放弃他的。”她说着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小腹,脸色虽然惨然,嘴角却微微勾起一抹温柔的弧度:“不管怎么样,我都一定要把他生下来。”

  见她这幅状态,宋子佩低下头,眼里狠意一闪而过,口气平和:“可你已经没多少时间了,不是吗?”

  宋晗依一怔,还没来得及开口,又听女人道:“明明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还要锁着不爱你的男人,晗依,你不觉得自己很自私吗?”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宋晗依无声地攥紧了自己的衣摆。

  对面的这个人,嘴上温温和和地看着她的名字,说出来的话却如刀子般锋利。

  可是……

  “我没你狠。”宋晗依突然道。

  她没宋子佩狠心,所以注定赢不了她。

  却见宋子佩似乎是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目光突然变得阴寒,一瞬过后,她突然冲她笑了笑,说的内容却让宋晗依有些不明所以。

  “那我来帮你一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