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不知道我这四年过的有多好
  挣扎徒劳,沐希瘫坐在床上,盯着腕间细链,空洞的眸中泛起泪花。

  他不爱她,却又不肯放过她。

  仅为了“责任”和她捆在一起互相折磨,值得吗?

  眼泪滑落,不知是不是太过伤心,她靠在床头,头脑又愈渐昏沉……

  迷迷糊糊中,有人为她解开手铐,将她抱起。

  带着淡淡薄荷味的男性气息袭来,伴着低沉温柔的嗓音,说不出的安心。

  “饭好了,先下去吃点吧。”

  她睁开眼,看到顾承煜俊美的侧脸,自嘲的笑了。

  沐希,你可真是贱,都这样了,躺在这个男人怀里还会有安心感。

  楼下,莫盈盈正在盛汤。

  见顾承煜抱着沐希下来,眸光一鸷,汤溅在手上。

  “怎么回事?”

  顾承煜皱眉低叱一声,随即又关心道,“烫的严不严重,要包扎吗?”

  沐希心头一紧,排斥的挣脱他的怀抱。

  要同时关心两个女人,他可真够忙的。

  沐希神情这才缓了些,说声没事,却暗地里看一眼沐希,目光如淬了毒。

  正式开始吃饭,顾承煜不停往沐希碗里夹肉。

  “医生说你体质太弱,多吃点营养的补补。”

  莫盈盈垂眸,紧紧捏住筷子。

  忽而,她盛了碗鲍鱼汤端到沐希手边,笑得一脸真诚:“之前我身体不好的时候,顾哥哥没少给我煲鲍鱼汤,顾哥哥煲的汤可好了,沐姐姐也尝尝?”

  言外之意,她现在所得都是她享受的剩下的。

  顾承煜目光一怔,她生病时的汤明明是他叫保姆煲的,可能是她记错了,他也没有去纠正。

  沐希则是眸色一僵,就连嘴里的肉都没了滋味。

  原来,这一切都是莫盈盈享受够剩下的。

  “不用,我不喜欢鲍鱼。”

  莫盈盈勾唇一笑,遗憾道,“沐姐姐,那可太可惜了。顾哥哥煲了两个小时呢。多亏了沐姐姐,我这四年才能过这么好。顾哥哥还说要好好感谢一下沐姐姐呢。”

  说着,凑到沐希耳边轻声道,“你不知道,这四年我和顾哥哥过得有多好。”

  对上她挑衅的眼神,沐希眯起眸。

  这四年,她在监狱里替莫盈盈顶罪受尽折磨,而本该入狱的罪犯却和她老公在一起,甜甜蜜蜜。

  这对比,可真够鲜明的。

  再没了吃饭的欲望,她停下筷子看着莫盈盈:“盈盈,最近编舞编的怎么样?”

  莫盈盈措手不及,眼中迅速闪过一抹慌乱。

  “盈盈之前编舞的“青花魂”特别成功,现在还不断受邀巡演。”

  顾承煜不知情的话语让莫盈盈越发窘迫。

  沐希挑眉,淡笑。

  哦?四年前的舞还在巡演,看来这几年都没再出什么佳作了。

  “盈盈,编舞虽然经典很重要,但若不能经常创新,也容易被大众遗忘。你要努力呀。”她用力握住莫盈盈的手,却仿佛在提醒,别忘了她还有把柄在她手中。

  莫盈盈勉强挤出抹笑,“沐姐姐说的很对。”

  接下来,莫盈盈一直心虚的低头吃饭。

  倒是顾承煜提到编舞,似想起什么,“希希,你不是很擅长编舞还有跳舞吗?你现在腿还没好,就先帮盈盈一起编舞吧。”

  给莫盈盈编舞?

  沐希厌恶的想拒绝,顾承煜却深深望着她,“等我让人把你的腿治好了,你再去跳舞。”

  可以吗?她的腿还能好吗?

  似看出她担忧,顾承煜紧紧握住她的手,“我一定会为你治好的。”

  沐希以为她再也无法重拾最爱的舞蹈,在狱中,狱医多少次对着她反复受伤的右腿叹息,“伤成这样,恐怕再好不了。”

  可他是拥有至高权利的顾承煜,他应允,几乎没什么不可能的。

  她已跌至地狱的心底,又隐隐燃起了一抹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