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我们是合作关系
  我看着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穿着条纹的浅色西装,鼻梁架了一副不规则复古眼镜,三步并作两步,朝我踱步走来。

  他真的很耀眼,男人用惊艳来形容,其实是不合理的,但是他真的长了一张堪称漂亮的脸,优雅与凌冽切换自如,脸部的线条立体感十足,却又不会十分刚毅。

  我可能真的捡了大便宜吧,能够跟凌莫凡结婚。

  但是,如凌莫凡所言,我们是合作关系。

  等到合作终止那天,就是我们离婚那天。

  “问你话,又发呆?”凌莫凡似乎有些不悦。

  我心里很乱,但是偏偏又不能有所表现,最终,也只是扯着嘴角,笑了笑:“你长得好看,所以一时没忍住就发呆了。”

  凌莫凡似乎也没想到我能说出这话,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我满以为他要出口讽刺我一句,但凌莫凡却突然来一句:“你看起来也不错。”

  我简直受宠若惊,“跟你比差远了,你是惊为天人,神仙长相,我这种人走在大街上,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不知道凌莫凡听了我这一波彩虹屁,怎么想的,反正,我听到好看的人夸奖自己长得也不赖,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我晚点有个视频会议,你抓紧时间。”他提醒我。

  我看着眼前的男人,极其不情愿地走入小区,上了楼开始收拾换洗的衣服,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

  凌莫凡的小区是B市名副其实的豪宅,环境宜人,三面靠海,我是做广告的,对于房产平时也略懂一二,小区里的高档别墅,没有一栋是低于五千万。

  小区的保安,应该是老远就认出了凌莫凡的车,车子还有几米的距离,就打开了升降杆。

  别墅的装修风格不一,有巴洛克风格,也有美国田园风格,还有偏于东方古典的装修,凌莫凡的别墅位于中间偏后的位置。

  别墅一共有三层,标准的古罗马庭院式建筑,走过一段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一边是偌大的泳池,一边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长廊。

  沿着小路而立的磨砂玻璃灯柱,在夜间绽放柔儿的光,庭院的中央还有一个小型的青铜雕塑喷泉水池。

  极尽奢华的风格,不由让我再次感慨,资本主义所造就的悬殊贫富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我的行李并不多,我们一下车,就有两人走了过来,他们穿着白色衬衫带着领结,就好像英国显赫家族里那种仆人衣着打扮,他们打开后备箱,帮我拿了行李。

  我亦步亦趋跟在凌莫凡身后。

  走进别墅。

  凌莫凡可能不是一般的有钱,我这是第四次见凌莫凡,从男人开的豪车,还有衣着,都可以清楚看到这人全身上下贴着有钱人的标签。

  但是以上的感受,都不如我眼下来得震惊。

  我站在一楼大厅,就像置身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古堡,脚下柔软的深棕色地毯,我曾经在影视资料看过,这地毯据说是是二战时期某位油画家使用过的地毯,大厅里赫然竖着几根白色的大理石,上面还印有古罗马战争时期的浮雕图案。

  “凌先生?”我难以适应,穷惯了,突然告诉我,我即将要生活在这座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个价的别墅里,我总觉得这一切很像梦。

  而且是特别不真实的梦。

  “你晚餐吃了么?”凌莫凡进来后,径直朝着大厅吧台后面的房间走去,突然转过头问我。

  我跑了一天,别说晚饭,我连中饭就只在便利店买了一瓶饮料,现在饿得要死。

  “还没。”我告诉他。

  凌莫凡视线转向了我身后,对我说:“一个小时后,来我书房。”

  不等我说话,凌莫凡转身走进了吧台后面的房间。

  我拽着衣服下摆,回头,望着站在我身后的两个穿着厨师服的男人。

  其中一个礼貌客气的问,“不知道夫人喜欢吃川菜还是粤菜?”

  另一个随后微笑着问,“或者,夫人平时喜欢吃中餐还是西餐?”

  我需要消化一下,不是,我需要冷静,我现在脑袋发热,有些缺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