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明天我派人过去接你
  我有些腿软。

  男人朝我走近,我才刚掏出证件,男人便伸手夺了过去。

  “等等,凌先生!”我后悔了。

  凌莫凡转过头,瞥我一眼,眼眸闪着精光,沉着冷静,又多了几分锐利。我身子一哆嗦,有些怂,“凌先生,我其实家里好像也没那么急。”

  废话,我才23岁,我妈就算再着急,担心我嫁不出去,也不会急着让我跟只见了三次面的男人结婚吧。

  何况,我没谈过恋爱,我这不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男人是长得好看,可能还很有钱,但是我相亲的目的是为了谈恋爱,找爱情,不是为了男人所谓的各取所需啊!

  男人停住了脚步,看了眼手腕上价值不菲的腕表,我不由得感慨,男人真的是好忙。

  “叶锦韵,你缺钱也缺男人吧?”凌莫凡声音像是突然降了零下几度的气温。

  “凌先生,我脑子有点不清醒,要不你让我再考虑考虑?”这个婚,不能结,就算要结婚,至少也应该让我多了解一些男人的基本情况,我现在除了他的名字什么都不知道。

  “叶小姐,我实在没有闲时间让你考虑,你父亲还有半年就出狱了吧,他是杀人犯,听说死者家属不满意判决,重新找了律师。”凌莫凡语气冰冷。

  我心一紧,“不是,他不是杀人凶手!”

  “他是不是凶手,对我来说不重要。”男人语气平缓,言语间的冷漠不言而喻,“你母亲为了你父亲的事情,借了不少钱吧,家里还有个读艺校的妹妹,对你这样的家庭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是,他说的没错,母亲为了父亲的事情,累得身体险些跨了,每次跟家里那些亲戚借钱,明嘲暗讽也是常见的事情,我有个妹妹,叫做叶梦雅,学画画的,有时候一套素描笔都要上千上万。

  我作为家里目前唯一的收入来源,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爱情呢?

  母亲希望我结婚,很明显不就是想要我找个靠得住的男人,分担家里的这些担子吗?

  是我欠缺考虑了。

  “行了,你听话一些,钱的事情不是问题,关于你父亲,要是你表现好,或许我可以帮个忙。”凌莫凡说。

  我抬头,望着男人,不可置信,“真的吗?”

  男人眸光深沉,扫了眼我的户口本,我咬咬牙,“我跟你结婚,期间我会配合你的。”

  “合作愉快。”男人转身,抬腿朝大厅走去。

  我紧跟其后。

  三天前,我跟凌莫凡初次见面,三天后的下午,我跟凌莫凡领了证。

  从民政局出来。

  阳光打在男人的侧脸,金灿灿的,男人脸颊的绒毛,在阳光底下泛着一层金光,如刀锋一般的脸部线条,也柔和了不少。

  “三点半,公司有个新产品发布会,我先走了。”男人拿出手机,接了个电话。

  我站在他身后,看着脚下拉长的影子,打开结婚证看着我跟凌莫凡本子上的合照。

  照片里,男人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穿着白衬衫,仔细看男人的眼瞳是有些晶莹的淡褐色,高挺的鼻梁像完美切分了左脸脸颊,五官的轮廓深邃分明,凌莫凡身上无处不肆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再看男人身旁的我,穿着一件平价的白衬衫,扎着半丸子头,我这人对镜头特别敏感,只要一感受到镜头,总想着眯眼比划一个茄子的手势,导致于结婚证里的照片我还笑得挺甜蜜。

  我这看起来也实在太配合了吧。

  一阵喇叭声。

  凌莫凡打开车窗,半张脸露了出来,“你站那发什么呆?”

  他语气好像不是很好。

  刚拿到证就对我这样,那以后还指不定对我怎么样,我在心里叹息,“你去忙吧。”我想冷静一下。

  “你东西收拾一下,明天我过去接你。”

  “干什么?”我心里来气。

  凌莫凡发动了车子,我以为他至少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再走,我都准备好他说什么我都拒绝了,他完全不给我拒绝的机会,车子便从我眼前直接飞过。

  我看着凌莫凡的车子离我远去,转身去了最近的一家市三甲医院。

  实习期快过了,还有几天我就转正了,转正之前需要一份最近一个月的体检单。

  因为预约好了时间,所以整一个体检下来,也不算太久。

  “平时多注意身体,加强营养,多吃新鲜肉类蔬菜,避免烟酒……”女医生在我报告单上打了勾,写了一串我看不懂的文字。

  但是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奇怪,“我是得了什么病吗?”

  女医生摘下口罩,对于我的问题,她好像有些诧异,随后一脸的不耐烦,“叶小姐,你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