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会不会太草率了
  我纳闷,我跟男人之间,除了我欠他钱的关系,还有这种白纸黑字文件形式的关系?

  怀着这种疑惑的心情,我在第二天下午,来到了餐厅。

  男人坐在昨天包工头打扮模样的相亲对象卡座上,一套黑色西装,酒红色领带打着绅士的温莎结,左胸膛是一个耀眼夺目的纪梵希的胸针。

  男人真的是自带了光环,不管说话做事,都有独属于他自己的气场。

  我走过去,站在桌前,“我是来还钱的。”

  男人低笑,偏过头,抬起精致的下巴,对自己身后站着的人示意了一下。

  身后,应该是男人的助理之类的,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很厚,我粗略瞄了一眼,文件应该有不下20张的A4纸。

  “叶小姐,你看起来很着急结婚。”坐在卡座上的男人,把视线转到我身上。

  我看着他的目光,忽然有些不淡定了,他的眼神就像是望不见底的深渊,眼底有一层淡淡的霜,冰冷中带着浑然天成的漠然。

  “家里人比较急。”我才23岁啊,按照我的年纪,我再过两年,都不算大龄青年吧。

  男人脸色没有任何和波动,只是打量着我,我总觉得他像是在审视一幅画,而很不巧,我是一幅赝品,男人眼里是淡淡的不屑与讽刺。

  “嗯,我们各取所需,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挺好的。”我完全没有理解他的意思,而且我又有些紧张,关键是男人长得好看,我不看他的脸,又觉得不尊重人家,盯着他看,我又丧失了思考能力。

  我完全是被他牵着鼻子走,他怎么问,我就怎么答。

  男人抬手看了眼腕表,“那叶小姐麻烦看下文件,我只预留了半小时的时间,两点半的飞机,我要去一趟日本。”

  这么日理万机吗?

  我抓紧时间把文件前两页大致扫了眼,这么多,我怎么可能在短短十几分钟看完。

  但是光看前面两页足够了,这人的意思就是让我跟他结婚。

  “不行。”虽然男人长了一张足以成为全民偶像的脸,身材看起来也很不错,但是我怕情敌太多,而且,我们才认识多久啊,连网友都谈不上,我怎么可能这么草率就跟他结婚。

  相亲也需要磨合期,他这样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怎么,我比不上昨天那坐在这的男人?”他问我。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关键是我现在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我慌张地说。

  “凌莫凡,我的名字。”男人拿了笔,在文件最后一眼签了名字,“叶小姐,还有哪些疑问?要是都没问题,签下你的名字,明天带上证件,下午三点钟去趟民政局。”

  民政局?

  我盯着那个潇洒的签名看了一会,迟疑了,“凌先生,你很着急结婚吗?”

  “不急,但结婚是迟早的事情,我需要应付家里人,既然叶小姐也不急着结婚,那我应该是跟叶小姐出于同一个目的。”凌莫凡视线落在我身上,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我望着他嘴角微微扯出的弧度,还是有些不放心,低头,拿起桌上的钢笔。

  手里的钢笔少说也要几千吧,我以前在某个二手市场好像看过这种型号的钢笔,标价是五千。

  人家财色两全,不可能贪图我什么吧,我握紧手中的笔,脑海中剧烈的挣扎着。

  会不会太草率了?

  咬咬牙,我在乙方签下自己的名字,深呼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凌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婚?”

  “这个可以商量。”凌莫凡起身,嘴角的弧度已经不在,音色低沉地对我说。

  听了这话,我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

  第二天下午,我按照男人约好的时间,坐了将近50分钟的公交车,下了车,又走了十几分钟的路程。

  民政局外面停车场,一辆黑色宝马760Li极为惹眼,我向着周围环视一圈后,准备给凌莫凡打电话。

  “证件都带了吗?”男人从那辆宝马车下来,迈着颀长的腿,朝我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