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不能当心理医生!
  萧辰的睡容有些困倦,透着三分稚气的精致的五官像极了那个让她随便开条件的男人,只有微小的地方能看出跟她的相像。

  余情倒了杯温水,用棉签帮他湿润嘴唇,他的唇色看起来红润了不少。

  不知道是她的动作惊动了他,还是小家伙本就睡得不太安稳,萧辰眼睛还没睁开,嘴里小声念了一句,“妈妈……”

  勉强听清了的余情险些泪洒当场,她蓦然僵住的手指不受控制的颤抖,腥咸滚烫的眼泪像是不受控制,她双唇抿紧,哽咽到一句话都说不出。

  她再也忍不住,轻轻将萧辰抱起,让他以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她怀里,像是一个小心却又大胆的小偷,轻吻了一下孩子的光洁柔软的额头。

  “妈妈在这里,妈妈在……不管发生任何情况,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萧辰睡眠极浅,余情的一番‘折腾’早就弄醒他,只是,他贪恋这个温暖的怀抱……

  这还是第一次做噩梦睡醒,有人这么抱着他。

  他满足的在余情怀里拱了拱,又小心翼翼的叫了声,“妈妈。”

  余情抱得更紧了。

  这一切,通通落入门外那个人的眼中,她收拢五指,指甲险些在掌心里掐碎。

  她拍下这对‘母子’感人的一幕,发给一个未被保存的号码,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进了车里,女人才拨通那个号码,“照片上的女人,给我查清楚底细,一点蛛丝马迹都别放过,尤其是那些见不得光,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查的越细越好。

  ‘叮——’

  正在开车的苏宁雅低头看简讯,上面的内容还真是没让她失望。

  她让人把东西发到邮箱,去最近的文印店打印出来,捏着薄薄的牛皮纸袋,她缓缓勾起唇瓣,一抹算计在眼角淡开。

  苏宁雅到公司的时候萧云寒会议刚结束,她直接去办公室找人,“云寒。”

  萧云寒抬头,看见来人是苏宁雅时眼底闪过几分复杂,语气如常,“怎么了?”

  “我听说你给辰辰新找了个心理医生,就想过来问问情况。”

  苏宁雅笑得清新雅致,踩着高跟鞋体态轻盈的坐在他对面。

  “心理医生和辰辰都在医院,你要是不放心就自己去看。”

  萧辰出了车祸,苏宁雅这个亲生母亲没露一面也就罢了,现在听说孩子找了心理医生,倒是想了解情况了。

  萧云寒看得出苏宁雅不是真的关心萧辰,就连萧辰之前的心理医生也有不少是被她逼走,不过只要她不出大错,萧云寒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眼下,她又坐不住了吗?

  “云寒,辰辰是我的孩子,我跟你一样关心他。”苏宁雅眸色沉重,欲言又止的模样将心里的担忧拿捏的刚刚好,“医院我去过了,辰辰还在休息,那个心理医生不合适。”

  “苏宁雅,这是辰辰的第九个心理医生,自闭症最怕接触新人,你真的关心辰辰?”

  不管是余情献血时的不顾一切,还是睁开眼第一句话就问萧辰,这足以让萧云寒心中的天平倾斜。

  苏宁雅语塞,之前她担心萧太太的位置被人撬走,但凡看得顺眼的人都不会留下,不过现在……她没有十足的把握,萧云寒不会留人。

  “我知道是我工作太忙,有时候顾及不到辰辰,你觉得我不爱他,可我……云寒,你先看看这个。”

  是一份详尽的调查资料。

  跟在医院看得余情的简历差不多,只是除此之外还多了一条,余情五年前患上抑郁症,五年间病情反复得厉害,严重时有自杀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