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的孩子是自闭症
  “余情,你的孩子找到了,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孩子出了车祸,医院RH血型不足,很可能……”

  余情倏然捏紧手机,双目露出救赎般的光芒,急切开口,“输我的!我是RH血型!”

  六年前毕业前的那个晚上,她意外跟人发生关系有了一个孩子,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却被告知生下一个死胎。

  母亲不顾她的意愿将她送出国外,让她就读高等学府,自此她患上严重的产后忧郁。

  第一次违背母亲意愿将志愿改成心理学,医者不自医,却让她学会了怎么伪装。

  “孩子……没死,我把他送到孤儿院去了,你去问问吧,能找到就算你们的母女缘分。”

  半个月前,母亲病危的消息将她召回国,这是母亲生前的最后一句话。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她的孩子何其无辜?

  一出生就被亲外婆抛弃!

  母子失散五年!

  余情将母亲低调火化,送入殡仪馆,除了送进去那天,余情没再去看过她。

  是恨吗?怎能不恨?

  母亲去世的那天,余情一滴泪也没留,得知孩子被亲人认回,认养信息不详的那一刻,余情崩溃痛哭到昏厥。

  半个月来,余情的抑郁症反复得厉害,孩子,成了她心中的执念,也是她的心病。

  “唔……”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让辗转醒来的余情忍不住皱眉,“孩子……”

  入眼是干净纯洁,甚至是让人绝望的白,六年间,她无数次这么醒来,甚至午夜梦回时,耳边还能听到孩子的哭声。

  又是这样。

  余情的眼角微微潮湿。

  “你想要什么?”

  低沉冷漠的男音打翻了六年来尘封的记忆,余情失焦的瞳孔渐渐移到他身上。

  刀削斧刻般的五官和轮廓没有一点瑕疵,黛眉下的眸子狭长而又锐利,轻抿的双唇有些单薄,顺势而下一袭熨烫整齐的西装熨帖而又禁欲,他漫不经心交叠在一起的双腿上放着台正在工作的笔记本,听见她的声音才淡淡的抬起头。

  这就是孩子的父亲!

  那,孩子呢?

  “孩子怎么样?”余情的声音因过度失血显得有些虚弱,温热的双目间满是急色。

  “他很好,你救了他,条件随你开,我不会亏待你。”

  男人盯着她的眸色越来越深,有些不明白这个女人想干什么,一次献血400ml就是底线,这个女人听到血量不足后,竟然又献了400ml,而且睁开眼第一句话就是关心他儿子。

  如果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戏未免太过了。

  条件?她能有什么条件?

  余情唇角浮起一丝苦笑,假装淡定的一字一句忍痛说,“我想当萧少爷的心理医生。”

  在车上,她看过何景文给的资料,这个男人是云萧集团总裁,是容江市最大的财阀,能翻云覆雨,孩子跟着这样权势滔天的父亲应该过得很好。

  可是,萧云寒的儿子萧辰……是个自闭症。

  她的孩子,怎么会自闭呢?

  不过,也好。

  给了她一个靠近孩子的理由。

  “机会可以给你,不过能不能当要看你本事。”男人无波无澜的语调透着一丝危险讯息。

  一刹那,余情红了眼,她强忍着心中翻腾汹涌的思念,假装镇定的环视病房。

  “我的包里,有简历。”像是担心招致萧云寒怀疑,她接着解释,“这些年我一直在国外,前段时间母亲病危,决定回国发展,处理完母亲的后事,我现在是待业状态,另外,我还是医院的志愿者,接到医院电话才过来的……”

  电话是师兄何景文打给她的,说是医院也说得过去,至于志愿者的事,相信何景文已经替她处理好。

  萧云寒从外间的沙发上取来一只浅蓝色的女式皮包,余情从容的拿简历递给他,遮挡在纸张下面的几根手指微微打颤,眼底的情绪被她掩饰得很好。

  “这是我的简历。”她温柔平静的声音很适合当心理医生。

  布尼坦斯心理和外科双修硕士,学分逼近满分,校长亲自填写毕业评价,这种条件别说在国内,就是在国外也不好找,甚至她在回国之前还负责过几个自闭案例,雇佣方反映和评价都很好。

  单凭这份简历,确实够格。

  “辰辰要见你,只要他肯留下你,就算你面试过关。”萧云寒留下萧辰的房间号就离开了。

  余情一秒钟都不愿意多等,脚步踉跄,扶着墙三步一歇的到了萧辰的病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