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你相亲对象来了
  在我准备出门去陈清希医院找她的时候,陈清希电话又打过来了,并且这次直奔主题。

  “相亲?”我诧异。

  陈清希竟然让我替她相亲。

  我本想拒绝的,但是她言辞恳切,说是因为上午临时有个重要的手术,她母亲给她安排了个相亲对象,推脱不了,只得让我去帮忙。

  可是这种事情,我怎么想都不妥当。

  电话里,陈清希说了,最好把相亲给搞砸。

  我左右琢磨,最后只好硬着头皮去了陈清希告诉我的相亲地点。

  地点是在一家西餐厅,正前方刚好就是霍家公司总部大楼,几层楼高的LED显示屏正在轮番播放着某个音乐节的宣传广告。

  相亲对象还没来,陈清希说对方是个富二代,而且还是个海归,我在心里盘算着究竟要怎么不失礼貌地把这场相亲给弄凉。

  恰好,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江厉安,我大步朝着江厉安走过去,“厉安。”我先打了招呼。

  江厉安看了我一眼,对于我的出现,应该是挺不待见的,“什么事?”

  只是,听起来江厉安语气相对前段时间的见面要好些。

  “就是我朋友陈清希今天本来有个相亲,但是她临时有事,来不了,让我帮个忙。”

  我仔细打量着江厉安的神情,说道:“她说这个相亲对象不是很满意,你等会能不能帮我一下,耽搁不了你多长时间。”

  “让你前男友假装你男朋友?”江厉安嘴边勾起晦涩不明的讥笑。

  我想起现在的身份,也是挺可笑的,是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我微微一笑,跟他说了声抱歉。

  刚抬起腿,走了两步,江厉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慢着,南笙,怎么说也是老朋友了,这点忙也不算什么。”

  江厉安走到我身前,拉起我的手,朝我笑了笑,“你相亲对象来了。”

  不是我的相亲对象,是陈清希的,我在心里给自己辩解。

  “这样吧,南笙,我答应你扮演你的男朋友,帮你赶走相亲对象,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江厉安脸上噙着笑。

  “什么事?”

  他没有明说,只是拉着我的手向正前方卡座走去。

  座位上男人正低头看着菜单,他是陈清希的相亲对象,长相很年轻,模样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

  “嗨!”我拽着衣服下摆,打招呼时有些紧张。

  卡座上的男人抬了抬眼睛,然后我这我身边的江厉安,他疑惑地望着我:“陈小姐?”

  我拢了拢头发,“是我。”我跟他介绍江厉安:“这是我男朋友……”

  江厉安也很配合,三言两语把我们之间的爱情描绘地天花乱坠,然后卡座上的男人面露不屑,气呼呼地离开了餐厅。

  等人走后,江厉安转头对我说道:“南笙,霍景淮手头有个项目,我们公司正好也想参与合作,互惠互利,你在霍景淮身边帮忙说句话,合作顺利,我付你一百万。”

  “不必了。”江厉安果真是个道貌岸然的小人。

  “顾南笙!”

  身后一道冷冽的声音,愣是把我接下去的话给扼断了。

  我右手还挽着江厉安的手臂,左手的手腕被人一把抓住了。

  霍景淮双眸紧锁在我脸上,目光尖锐,神情虽然看起来十分冷静,但是我能够清晰感受到那种极力的克制,即将迸发的怒火呼之欲出。

  我心一怔,“霍先生,你听我解释。”

  “江厉安,瑞特科技跟远达地产的合作,我会另做考虑。”霍景淮无视了我的话,他对江厉安说道。

  “霍总——”江厉安在身后说着什么,我没太听清楚。

  我是被霍景淮拽上车的。

  他看起来很生气,虽然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但是从他一言不发沉默冰冷的神情里,不难发现,我今天的做的事情踩到了他的底线。

  “顾小姐,我希望你不要对我有任何隐瞒。”回到家后,霍景淮坐在沙发上,眼眸深邃骇人。

  第10 章 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自认行得直坐得正,如果霍景淮真要因为今天的事情,对我动怒,那也只能说明霍景淮自己心态有问题。

  刚要张口解释,霍景淮先开口了,“你是有孩子的人了,虽然景江现在人还没找到,我不希望看到你跟你自己的前任藕断丝连。”

  哪里藕断丝连了?这人高高在上习惯了,是不是认为自己认定的就是真相么?

  我被他堵得一时不想说话。

  沉默了好了会儿,我才跟他解释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他听完后,神色应该是缓和了一些。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江厉安是不可能了。”我怕他又起疑心,补充了一句。

  霍景淮冷冷哼了一个鼻音,“你现在有了霍家的孩子,江厉安你能保证江厉安接近你没有目的?”

  我自己开网店的,虽是小生意,也深知商业圈子里水深,想起今天江厉安的答应帮我忙后提出的条件,心里感到很沉重。

  “抱歉,以后我会注意的。”我对霍景淮说道。

  霍景淮双腿交叠,自下而上望着我,那双眼眸闪烁的光,像是凝着一层霜,落在身上寒气逼人,“以后少沾花惹草。”

  沾花惹草?

  这人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话,把事情都解释了,真不知道沾花惹草的结论怎么得出的。

  “霍先生,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我这人优点很少,最大的优点就是一向有自知之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心知肚明。 ”

  我对霍景淮说。

  霍景淮只是淡淡瞥我一眼,接着手机铃声响了,我见霍景淮接通电话,便顾自回卧室。

  我实在想不通留在霍景淮家里的意义,按他说的,现在他弟弟霍景江连个人影都找不到,我觉得即便霍景江真的是顾一南亲生父亲,那霍景江跟我之间一定不是因为喜欢才发生关系。

  说不定,霍景江是个流氓,我可能当初喜欢的是霍景淮,他们这种豪门恩怨总是很戏剧化,霍景江嫉妒自己哥哥,然后就强了我。

  我把自己闷在被窝,脑子里浮现出各种各样的思想斗争。

  一直到顾一南回家,我才从卧室出来。

  沙发上顾一南跟霍景淮挨在一起,52寸的液晶显示屏上正在播放动画片猫和老鼠。

  顾一南窝在沙发上,抬头问霍景淮:“妈咪也会吹气球,猫把气球的气放到老鼠嘴里,老鼠会变大,那我把气球的气放在妈咪嘴里,妈咪会变大吹走吗?”

  “你可以试试,说不定会变大,但不会吹走。”霍景淮一本正经回答。

  我默不作声站在两人身后。

  只听顾一南说道:“变大会好丑呀,我不想妈咪变丑。”

  霍景淮手掌放在顾一南后脑勺,揉了揉,“也不一定会变丑,可能会变聪明,你妈妈好像有点笨。”

  “妈咪很聪明的,聪明的妈咪生了聪明的我。”顾一南抬着脑袋,跟霍景淮理论。

  这两人看电视就看电视,干嘛非得谈论我?

  我故意走到厨房,弄出一些动静,好让两人收敛一些。

  不料,顾一南听到了动静,小跑到厨房,搂住我大腿,“妈咪!”顾一南扬起脑袋,“我爱你,今天老师说回家要跟妈咪还有爸爸说我爱你三个字,但是我没有爸爸,所以我就跟叔叔说了。”

  我鼻子都酸了,蹲下身子,抱起顾一南,“瞎说,你有爸爸的,不能随便跟陌生叔叔说我爱你,会被人笑话。”

  我这话,就是冲着霍景淮去的,我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在霍景淮心里,没一处让他满意!

  顾一南抱着我的脸颊,亲了亲我的脸颊,奶声奶气又十分认真说道:“妈咪怎么了?是不是不开心,我跟叔叔没有说你坏话哦,我妈咪全世界最漂亮最聪明。”

  怎么都想不到,会被自己四岁大的孩子夸到脸红。

  霍景淮倚在厨房门框,望着我,眼底浮出的那种似有若无的笑意让我无地自容,“你平时都教他这样说话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