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别动
  我满以为江厉安会因为我这番轻浮的话感到不悦,很意外,他听了我的话之后,竟然露出了笑容。

  笑意里没有半分嘲笑的意思,他说:“南笙,晚上我有个很重要的酒会,刚刚我未婚妻给我打电话说她今晚跟几个姐妹聚餐,我缺个女伴,要不你跟我一块去吧。”

  我不想答应,第一他有未婚妻,其次我是江厉安前女友,还是个单身未婚妈妈,我不管那个身份,都非常不适合参加江厉安口中的很重要酒会。

  不料,江厉安却说道:“南笙,就当做是帮一个老朋友的忙吧,我没有其他意思,要是事情谈妥了,我到时候给你报酬,一百万怎么样。”

  我:“……”

  我答应了江厉安的请求。

  顾一南告诉我,这五年我靠着开网店养着自己跟他,在医院这段时间,我的网店,不是很景气,现在的网上生意,没有宣传跟大量的用钱堆积起来的广告,真的很难生存。

  江厉安的一百万,对我来说,充满了诱惑力。

  我把顾一南放在了前台,陈清希今天休息,我让她帮忙照顾一下顾一南,临走前,我再三嘱咐顾一南不要乱跑,乖乖听话。

  顾一南安安静静地坐在前台小姐的身边,对我点点头。

  我都来不及换一套像样的衣服,就被江厉安带上了车。

  总觉得很奇怪,这样跟前任跑去参加一个晚会,我打心里都觉得别扭荒唐。

  到了酒会现场,江厉安也没有尽到一个男伴的职责,他走在我前面,似乎极力跟我撇清关系的样子,非常不情愿让别人觉得我两是一块进来的。

  我不喜欢别人探究的目光。

  我今天穿了一件短袖与黑色牛仔裤,这种休闲的搭配跟酒会上光鲜亮丽的女人形成的鲜明和对比。

  几个女人端着香槟,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议论我的衣着,时不时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

  让我很不自在。

  我的目光追随着江厉安,企图他能理解一下我的窘境,然后会体贴地带我离开这里。

  可是江厉安自顾自的四处交际攀谈,像是在寻找什么人,眼睛不经意与我对视,又迅速地移向了别处。

  有人来跟我搭讪,也有人特意过来取笑我的穿着,我实在受不了他们这种上流社会圈子的觥筹交错。

  我想走,但一想到江厉安的一百万,我又不能提前离开。

  我不自然地喝着橙汁,视线在晚会现场的主舞台来回移动,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身上。

  我能明显感受到自己心跳加快,脑袋供氧不足之后的晕眩感,我喉咙一紧,抬腿小心翼翼地朝着那个男人背影走过去。

  宽阔的背脊,尽管穿着一身高级定制的西装外套,也能感受到这人外套里精壮的肉体美感。

  我不是冲着欣赏他的身材去的,我就是觉得光看这人背影,跟江厉安有几分相似,我好像在哪见过,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我忍不住捏紧拳头,试图疼痛让自己可以清醒一些。

  就快要走到那个背影身后时,脚下被人一绊,我一个踉跄没稳住身子,直接往前一扑。

  我在扑过去时,抓住机会看了眼身后,绊倒我的女人叫苏晴时。

  之前在我脑补自己是霍景淮拿捏在手上的玩物时,我在网上查过霍景淮。

  关于霍景淮的报道非常多,有很多的娱乐报道都是关于霍景淮跟苏时晴的。

  不得不说,苏时晴比照片里的还要美丽。我有点佩服自己,在摔倒的一刹那,居然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猛地扑倒在西装男人面前。

  我能闻到男人身上淡淡的古龙水香味,冷调不张扬,十分舒服,刚要站直身子对男人说声抱歉,男人转过了身,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

  “抱……”我的道歉还没说出口,身后猛地传来一阵刺痛,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背。

  紧接着我听到身边有几个女人尖叫,晚会现场一时之间变得混乱了起来。

  流血了。

  我能清楚感受到热乎乎的血不断渗出,低头,我看见大面积的白T恤被染红。

  不知何时,一把匕首插在我的后背,我想去拔。

  “别动。”男人抓住我的手腕,然后将我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