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巨额的医疗费
  “让我接电话……”白苏沐不甘心的挣扎道:“那个电话很重要,求你们了,让我接!”

  “别再吵了,等到了警局,我们还有的是话要问你!”警察毫不留情。

  白苏沐除了哭喊,没有其他办法,终究还是被带到了警察局。

  警察连番审问,问白苏沐到底有没有偷人钱包。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是他们诬陷我。”

  “但有人证说,就是你偷的,还不止一回……”

  就这样的对话,来来回回的盘问了白苏沐整整二十四个小时,直到一天之后,才因为证据不足,释放了白苏沐。

  二十四个小时的精神折磨,加上脸上的红肿伤口,白苏沐浑身虚软,硬撑着一口气,马不停蹄的往医院赶去。

  一进医院,果真出事了。

  “白小姐,你昨天怎么不接电话?”医生惋惜叹息。

  “你儿子昨晚突然出了意外,需要马上手术,但因为你人联系不到,签不了手术同意书,我也不敢擅自手术,现在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手术时间……”

  白苏沐膝盖发软,用力的抓着医生,干涩问道:“那现在,我孩子怎么样了?”

  医生摇头说:“状况不容乐观,最好能今明两天之内,手术治疗。昨天因为不能手术,我们只好保守用药,你预存的那些钱,都用完了。

  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把费用缴上,要不然,医院没办法安排手术……”

  白苏沐恍惚呆滞,过了好一阵才问:“手术费,需要多少?”

  医生道:“也不算特别大的手术,但因为你儿子状况特别,用药昂贵,所以,保守估计,三十万。”

  白苏沐眼前一片漆黑,几乎站不住。

  “白小姐!”医生扶住她,不忍道:“其实你儿子这种状况,就算手术治疗了,后续也会爆发很多问题,说不准哪天就会再有什么意外,所以,如果你选择放弃治疗,我们也可以理解……”

  言外之意就是,白苏沐这个孩子,其实根本就死定了,治疗也不过只是拖着命,在医院一边花钱,一边受苦而已。

  可是……

  白苏沐隔着无菌玻璃,看着孩子小小的身体,沉默的落下眼泪。

  这个孩子,是她的希望啊,是她与这个世界,唯一的羁绊了。

  如果没了孩子,她也不知道,自己活着,还能有什么意义。

  三十万巨款,两天之内,白苏沐哪里筹得到这么多钱?

  她本想先去把十万的支票兑了,可银行却说,支票损坏严重,无法兑款,她卖光尊严,换来的十万块钱,就这么废掉了。

  从医院里出来,白苏沐神思恍惚,茫然的站定在街头,忽然失去了方向。

  难道,挣扎了五年之后,她最终,还是只能跟孩子一起去死吗?

  又或者……回到陆云浩身边。

  可陆云浩跟顾北寒一样,都是冰冷又残忍的魔鬼,她回去,不过是从一个深渊,跳到另一个深渊。

  白苏沐站了半个小时,实在想不出其他的办法,绝望的想,难道真的要回去吗……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红色的轿车,忽然停在白苏沐的身前,车门一开,白苏淇冷漠傲慢的脸,出现在面前。

  “白苏沐,我知道你现在很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一百万。”

  白苏沐戒备警惕的盯着她,“我凭什么相信你?”

  白苏淇皱眉道:“一百万,你如果想要,就上车来,我们姐妹俩好好聊聊。如果你不想救你儿子的命,那我现在就走。你自己选。”

  白苏沐沉默片刻,还是咬牙上了车。

  为了一百万,她愿意赌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