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怎么不下地狱
  白苏沐想着那张支票,放开了所有动作,大声喊叫起来。

  她刚叫没两声,门口忽然一声爆响,顾北寒踢开门,两步冲了进来。

  男人惊叫一声,一把将白苏沐推下去。

  白苏沐摔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顾北寒用力揪住了头发。

  “白苏沐,五年没见,你变得可真够下贱啊!这么喜欢男人吗?行啊,我来帮你满足!”

  ——————

  “顾北寒,你要干什么?放开我!”白苏沐挣扎起来,她头皮被他扯得生疼,小脸发白,“松开我!”

  “白苏沐,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我来伺候你,难道你不觉得高兴吗?”

  顾北寒提起她,重重压在茶几上,摁着白苏沐挣扎不断的后颈,侧头,凶狠如狼的盯着沙发上的男人。

  “滚出去!”

  顾北寒的眼神凛冽威严,摄人不已,那男人竟然被生生吓怕了,连连点头说:“哎哎,好。”

  他急忙往门口走,刚跨出去脚,就见到了拐角处的白苏淇,他一下子想起了白苏淇的命令,又回过头去,对着里面的顾北寒说。

  “这位老总,你可真有眼光,这个女人的滋味,当真是好极了……”

  “我他妈叫你滚!”顾北寒抓起一个酒瓶子,狠狠砸了过去。

  男人一跳,逃似的蹿了出去。

  “白苏沐,你为了钱,当真是什么都出卖啊。”顾北寒摁着她,瞥见了那张十万的支票,他抓了起来,将支票送到白苏沐的眼前,“就这么喜欢钱吗?”

  白苏沐害怕他将支票撕毁,急忙伸手去抢。

  “还给我!”顾北寒用力一摁她,压得白苏沐后颈几乎断掉。

  “想要,那就跪下来求我!”顾北寒冷声道。

  白苏沐闭上眼睑,忍住眼泪,“好,我跪下求你,你先放开我……”

  顾北寒眸光沉了沉,没想到白苏沐已经堕落到了丝毫尊严也不顾的地步。

  他稍微分神,白苏沐猛然一挣,竟然撞开了他,随即着急不已的慌张抢夺支票。

  “把支票给我!”白苏沐用力掰着顾北寒的手腕,眼睛发红,“给我!”

  顾北寒怒火陡然上蹿,想也不想,单手将支票捏碎。

  “不要!”白苏沐尖叫,那可是她儿子的救命钱,“顾北寒,你混蛋!”

  白苏沐被怒火冲昏了头,一时失控,便狠狠推了一把顾北寒。

  顾北寒正好站在包厢的台阶上,一仰便跌了下去,手掌撑在了酒瓶的碎片上,猩红的血,涌流出来……

  那张被他手指顶穿了的支票,也散落了下来。

  白苏沐捡起支票,护在怀里想走。

  “白苏沐,你敢踏出这里一步,我就让你,从今以后在A市再也混不下去!”

  顾北寒扶着墙壁站起身,手掌的鲜血涂抹在墙壁上,触目惊心。

  白苏沐站定在门口,转头,冰冷又凄美的盯着顾北寒。

  “顾北寒,你这样狠毒又冷漠的男人,怎么不下地狱?”

  顾北寒瞳孔狠狠一缩,这女人,竟然诅咒他?

  她怎么敢!

  白苏沐捏紧支票,纸团顶在她手心,那弱小的存在感,提醒着白苏沐,儿子日渐严重的病况。

  “我求你了,求你从今往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她收回视线,泪水落下,顺着她苍白的脸颊,滴落在地。

  “五年前,你夺走了我的孩子,还让我差点死在手术台上……这些,难道还不够还你吗?”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才会被顾北寒如此残忍的对待?

  现在,她也不想知道了。

  儿子的病,已经耗干了她的心力。其余的,她什么都不想去想,也没精力去想。

  迈开脚步,白苏沐大步往外走。

  “白苏沐,你给我回来!”顾北寒在身后怒吼。

  白苏沐闭紧眼睛,头也不回,转过拐角。

  没想到,一转过去,就撞见了白苏淇。

  白苏淇眼神阴厉,恨不得就地杀了白苏沐,她一步上前来,扬手便要扇白苏沐耳光。

  白苏沐捏住白苏淇的手臂,动作更快,反手一耳光打在白苏淇娇嫩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响彻整个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