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么喜欢男人吗
  白苏沐所有的话,一下子被卡在了喉咙里。

  顾北寒就那么站在露台上,死盯着她,好似白苏沐敢再说一个字,他就会冲下来,狠狠的弄死她。

  “你说啊!”肥头大耳的男人将钞票砸在白苏沐的脸上,“你不说,这些钱,可就没有了。”

  白苏沐闭上眼睛,感觉到纸币锋利的边角,划疼了面颊。

  “贱人,赶紧说啊!”男人还在催,“快点说!”

  白苏沐垂下眼睑,盯着脚下的钞票,咽了口口水,缓缓开口:“我是全天下最贱的女人!”

  她蹲下身,一张张的捡钱,一遍遍的重复。

  “我是全天下,最下贱的女人。”

  下面男人们纷纷大笑,嘲讽道:“有钱果真是能让鬼推磨,啧啧,看样子,只要给这个女人钱,叫她现场脱衣服,她都会做!”

  白苏沐将所有纸币匆匆捡完,急忙想要下场。

  “等等!”那男人又拉住她,“我再给你钱,你就在这台子上,跟我做一次,怎么样?”

  白苏沐挣扎想甩开男人,“抱歉,今晚不行……”

  她还没下贱到,能在众人面前跟人做那种事情。

  “别啊,我给你十万,够多了吧,就一次。”

  “对不起,我拒绝……”

  “二十万!”男人加价,余光瞥了一眼阴影里暗藏着的白苏淇。

  二十万,的确是让白苏沐很心动的价码,二十万,足够她儿子在病房里住一个月,说不定还能治好他感染的感冒病毒。

  可是……

  二楼露台上,顾北寒的视线那么尖锐,好似要将她戳穿了。

  她不敢继续待在这里,怕惹怒了顾北寒,他会再次,折磨得她没了命。

  五年前的那场让她差点死掉的手术,还历历在目。

  “放开我……”白苏沐甩手。

  男人却顺势抱住了白苏沐的腰,大声说:“这里不好意思对吧?那我们去包厢,十万一次,这不是你平时的价码吗?”

  他强迫着,将白苏沐带走了。

  而这句话,原封不动的,传到了楼上顾北寒的耳朵里。

  十万,原来是这个女人固定的价码。

  那他,也只是她众多顾客里的,其中一个了?

  难怪,这女人那天在包厢里,竟那样放得开,原来是被人上多了,磨出技巧!

  顾北寒狠狠咬着牙齿,转身,大步追着白苏沐离开的方向而去。

  白苏沐被那个男人带到了一间小包房,男人压着白苏沐的手腕,低声说。

  “小美人,你放心,我其实那方面不行,不会真的上你,就是跟外面的兄弟们打了赌,一定会弄得你欲仙欲死,你就配合我叫几声,事后我给你十万!”

  男人只是捏着白苏沐的手腕,果真没碰她。

  白苏沐半信半疑,“你为什么不去找别的女人?”

  男人道:“其他女人,怎么有你好看?你快配合我,衣服扣子解开两颗,坐在我身上,叫几声,这张支票,就是你的了!”

  他一把拍下一张十万支票。

  钱,让白苏沐没了拒绝的底气。

  她咬牙,按照男人的吩咐,坐在他腿上,哼叫起来。

  男人握着她的腰,没有其他下流动作,只是说:“再动情一点,腰扭起来,演得像一点……”

  门外,顾北寒已经站定在了门口,正好,听见了里面的后半段对话。

  “我可是给了你十万,你得让我满意不是?快,用点力啊!”

  白苏沐想着那张支票,放开了所有动作,大声喊叫起来。

  她刚叫没两声,门口忽然一声爆响,顾北寒踢开门,两步冲了进来。

  男人惊叫一声,一把将白苏沐推下去。

  白苏沐摔在地上,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顾北寒用力揪住了头发。

  “白苏沐,五年没见,你变得可真够下贱啊!这么喜欢男人吗?行啊,我来帮你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