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保大保小
  夜深,阴暗的地下室里。

  白苏沐被一阵强烈的腹痛唤醒,她捂着隆起的大肚子,惊惧的反应过来,她这是要生了。

  艰难的翻下小床,她跌跌撞撞的扑向门口,用力砸门。

  “开门,我要生了……开门!”

  铁门哗啦一响,两个保镖打开门,一言不发,直接将宫缩不止,即将要生产的她拖出地下室,拽上车,直奔医院。

  白苏沐疼得满头大汗,抓着保镖的手臂,不甘心的追问:“顾北寒呢?我快要生了,他人在哪里?”

  顾北寒,就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那个她爱了五年的男人。

  保镖甩开她的手,冷冷道:“你不配知道少爷在哪里。”

  白苏沐被带到了医院产房,她的羊水破了,可宫口却迟迟没开到足够生产的地步,只有不歇不止的强烈腹痛,折磨着白苏沐的身体,消磨她的意志力。

  她实在忍不住,痛苦的喊叫了起来。

  迷迷糊糊间,她终于听见产房外,传来顾北寒低沉的嗓音。

  他问:“怎么样了?”

  有护士急急忙忙的回答说:“孕妇难产,加上她体质虚弱,似乎长期营养不良,情况不容乐观,很有可能……陆总,虽然这个话很残忍,但我们还是得问,您现在是……保大还是保小?”

  白苏沐猛然咬住了嘴唇,忍下所有剧痛带来的呻吟。

  比起那些疼痛,顾北寒的回答,更加重要。

  几秒钟的沉默,却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白苏沐终于听见了顾北寒的回答,他说:“我要孩子。”

  一瞬间,白苏沐浑身的力气,全都被抽干了。

  她瘫软在产床上,眼前发黑,浑身发冷,耳边再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只有疼痛,深刻而又清晰。

  护士推门进来,冷声说:“马上给产妇打催生针,家属说了,要孩子……”

  疼,撕心裂肺的疼。

  黑暗和冰冷,渐渐将白苏沐整个人都吞噬了……

  她在一片漆黑里,恍惚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在渐渐远离她。

  挣扎着睁开眼睛,白苏沐模糊的看见了手术灯光,还有那抹,高大挺拔,万分熟悉的背影。

  顾北寒抱着孩子,正从产房里离开……

  “北寒……”她虚弱的喃喃开口,用尽浑身力气,颤抖着向顾北寒伸手,“孩子,北寒……”

  顾北寒的背影停住了,他侧过脸,表情模糊,但白苏沐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冰冷。

  “白苏沐,孩子我带走了。”他缓慢,而又冰冷的说道:“你,活该死在这里。”

  白苏沐拼命伸出去的手臂,猛然断了力气。

  顾北寒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

  白苏沐努力睁大眼睛,却又被潮水一般涌来的黑雾,裹住了视线。

  她活该死在这里……

  “不好了,病人血压骤降,心跳也停了!”医生大喊了一声,连忙往白苏沐的口鼻上罩上氧气罩。

  白苏沐觉得冷,浸入骨髓的冷。

  孩子没了,顾北寒走了……她,还有什么活头。

  滴滴——生命体征检测仪爆出锋鸣。

  已经到了走廊上的顾北寒,忽然停下了脚步。

  手术室的门没有关上,他看见了白苏沐无力垂着的雪白手臂,猩红的鲜血,从她的下身滴滴答答的落下,地板上一片血红。

  顾北寒强迫自己收回视线,继续往前走。

  无论死活,都是那个女人自找的下场……

  顾北寒闭紧眼睛,走远。

  病房里,医生贴在白苏沐的耳边,急急的低声说:“白小姐,你怀的是双胞胎,女儿虽然被抱走了,但你儿子被陆先生藏起来了,你不能死啊,为了你的女儿!”

  原本紧闭双眼的白苏沐,忽然撑开了眼睑,用力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