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房门刚关上,落锁的声音响起,鹿思落这才连忙从床上爬起来,飞快地跑进洗手间。

  “哇!”

  鹿思落眉头紧皱,原本精致秀美的脸庞,此时却是脸色苍白。原本满是灵动的眼睛,现在却一片冷漠。

  看着马桶里面鲜红的血液,鹿思落却不哭,反而笑了。

  真好,裴顾北。

  希望我死的时候,我对你的爱,也能跟着死去。

  这时,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鹿思落才连忙冲掉了马桶里面的猩红。

  刚走出洗手间,鹿思落便迎面对上了一巴掌。

  “鹿思落,你这个贱女人!”

  第二巴掌还没落下来,便被鹿思落抓住了。

  鹿思落此时浑身赤裸,身上还遍布着欢爱之后的痕迹。

  她冷冷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满脸愤怒的陆梦甜,不屑地笑道:“陆大小姐,你是不是打错人了?”

  说着,鹿思落轻轻甩开了她的手,没想到她却顺势便倒了下去。

  果然,脚步声恰到好处地靠近,第一个冲进来的是陆夫人庄雅,也是鹿思落的亲生母亲,陆梦甜的……养母。

  “鹿思落!你这个贱人!你干什么,难道你还要伤害梦甜吗?”庄雅一进门,便直奔鹿思落面前,又是一巴掌,落在了鹿思落的脸上。

  鹿思落一个趔趄,要不是扶住了身边的衣柜,便险些摔倒。

  而庄雅却立马蹲下身去,满脸焦灼地朝着陆梦甜关心道:“怎么样梦甜,这个贱人没伤到你吧?”

  陆梦甜此时却呜呜呜地哭起来,扑到了庄雅的怀里:“呜呜呜妈妈,我只不过是来求姐姐,让她不要再继续纠缠顾北哥哥了,我们就要订婚了。可是姐姐却……”

  订婚?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鹿思落还是没控制住的身体一颤,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

  此时,裴顾北也走了进来,站在门口冷冷地望着鹿思落。

  鹿思落看见了他,对上他眼里的嘲讽,却是一笑。

  “我?我怎么了?你要怪的人,难道不应该是这个马上就要跟你订婚的男人吗?”

  明明浑身还赤裸着,鹿思落却大方地朝着裴顾北走去。

  “你看,我身上这些,可都是你深爱的裴顾北弄的。你现在连孩子都生不出来了,裴顾北难道不是因为嫌弃你,所以才来找我的嘛?”

  说这些话的时候,鹿思落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裴顾北。

  而陆梦甜看到鹿思落走向裴顾北,连忙爬起来,冲过来一把把鹿思落给推倒在了地上。

  “不准你靠近我的顾北哥哥!你这个女表子!”

  陆梦甜大哭起来,扑进了裴顾北的怀里,“顾北哥哥,你不要把这个胡言乱语的女表子留在家里了好不好?你难道忘了吗,要不是她开车撞我,我也不会丢掉我们的孩子的!”

  庄雅看陆梦甜大哭,又气又心疼,咬着牙说道:“是啊顾北,你一直把这个女人留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还是把她送走吧,最好送到国外,再也别让她回来。”

  庄雅说这话的时候,仿佛在谈论一个罪大恶极的陌生人。

  鹿思落抬起头,用有些迷茫地眼神看向庄雅,心里大喊:妈妈,难道你又要不要我了吗?

  而裴顾北看到了鹿思落的眼神,却是邪邪一笑:“陆夫人,梦甜被鹿思落害得不能生育了。难道她不应该生一个来还给梦甜,再被送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