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只是羞辱她
  “你干什么!”岳瑶光痛得满脸惨白,立即挣扎,踢开了宫冥修。

  宫冥修往后退开,见岳瑶光动手,竟然也不生气。

  他将蜡烛扔在岳瑶光身上,满脸嘲讽冷笑:“岳瑶光,你就只配被这个东西碰!”

  岳瑶光脸上登时血色尽失。

  宫冥修根本不是真的要宠幸她,他只是想要……羞辱她。

  而且,他做到了。

  没有比这个,更让岳瑶光感到侮辱的事情了。

  “明日,若是母后问起,你好好给朕回答。”宫冥修开始整理金色龙袍,他身形高挑健壮,眉目精致如画,浑身气势更是矜贵悍然,有些俗气的金色,穿在他身上,只有贵气与高傲。

  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而赤身裸.体的岳瑶光,是他眼里下贱不值一提的蝼蚁。

  “若是你没回答好,惹得母后不开心,那下次我塞进去的就是毒蛇了。”最后一句话,他字字阴冷,宛若裹着寒气的刀子,刺得岳瑶光浑身发冷。

  腿间的疼痛,好似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岳瑶光咬紧了嘴唇,说不出半个字。

  宫冥修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一走,丫鬟们马上就推门进来,岳瑶光怕被他们看见床上的蜡烛,急忙藏起。

  那蜡烛的一头上,还沾着她处子的鲜血,她就这么,被这样一个冰冷的东西,破了身。

  可悲,又可笑。

  应付掉丫鬟,岳瑶光一夜失眠。

  每日清晨她都会去给太后请安,为了遮挡脸上的憔悴和眼底的乌青,她特地命丫鬟画了娇羞红润的浓妆。

  等她出发去了太后宫里,丫鬟们立即检查岳瑶光的床铺,确定上面沾着血色后,便将床被换下,叠得整整齐齐,快步送到太后宫,给太后娘娘过目。

  见了血,那便是的的确确同房了。

  太后很满意,拉着岳瑶光,亲亲热热热的说了半天家常话。

  那夜之后,宫冥修又是整整两月不见人。

  岳瑶光平时几乎不离开皇后宫,因为宫冥修不喜欢,他将她半软禁在皇后宫里,如果她擅自离开,便会引来宫冥修狠戾的责罚。

  出不了皇后宫,关于宫冥修的所有消息,都只能来源于宫女们的私下八卦。

  据说,宫冥修最是宠爱婉贵妃,夜夜留宿,赏赐无限,而且将国库里小半数的珠宝,都赏赐给了她,婉贵妃平时吃饭用的碗筷,都是上好的金镶玉,无比奢侈。

  又据说,只要婉贵妃一句话,陛下不管国事多忙,也会马上放下,前去陪她。

  婉贵妃,是陛下的心头肉。

  岳瑶光每次听见这些话,心脏都一阵剧疼。

  苏清婉,那个女人,对岳瑶光来说,是强盗。

  三年前,北平战乱,还是皇子的宫冥修奉命出征,战场上中了毒箭,命悬一线,军医说,要想解毒,一定要用人血做皿,养出解毒蛊血,再放血作为药引,煎以药材,给宫冥修服用。

  岳瑶光毫不犹豫的就同意了。

  可当她受尽折磨,养出蛊血,又被放尽半身鲜血,去给宫冥修煎药治病,她九死一生的修养整整半年,落下无数病根,终于身体健康,回来一看。

  为宫冥修治病的所有功劳,全落在了苏清婉身上。

  而她岳瑶光,变成了见死不救,抛弃宫冥修的贱女人。

  岳瑶光咬紧嘴唇,只感觉绝望和无力。

  这些事情,不管她怎么解释,宫冥修都不信她。他现在,只想折磨她。

  入秋之后,阴雨连绵。

  或许是受了风寒,岳瑶光开始精神不济,整日昏昏欲睡。

  贴身丫鬟秋雪为她请了御医,把脉一瞧,惊喜万分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您有喜了!”

  周围宫女太监们纷纷贺喜,可岳瑶光却瞬间白了脸色。

  她跟宫冥修根本没有同房,怎么可能怀孕!